當台灣家屬哭喊「死要全屍」拒絕器官捐贈,美國老人選擇切下頭顱,運到那裡…

2016-05-17 10:47

? 人氣

解剖臺上沒有整個「大體」,只有一顆顆頭顱,原來都是美國老人死後捐出來的,為了運輸方便,只把頭顱切下,空運到地球的另一邊……

視死如歸反而長壽

人死了造墓沒話說,但是你知道有些人活得好好的,就給自己造墓嗎?那種為活人造的墓叫「生壙」。中國人認為造生壙非但不會早死,還能長壽,也可以說造生壙是「造福」。

古人也常早早為自己準備壽材。可能才五十歲,就找人用上等木料做個棺材,每年漆一遍,二十年沒死就漆上二十遍。

我常想這幾十遍漆下去,只怕後來連蓋都蓋不上了。只是每次問老人,他們都說漆愈多道愈嚴實,遺體不容易腐爛。而且如果不是有錢人還不可能造得起這樣的棺材,就算造了也沒地方擺。所以能為自己早早準備「壽材」的,表示富裕。還有一點:表示對死的豁達!

有官有財的棺材

其實中國人在很多方面都有這種心態,如果有人夢見棺材,甚至自己躺在棺材裡,非但不是惡兆,反而表示好運來了,八成要升官發財。

棺材!棺材!既有「官」,又有「財」。有些人甚至偶爾睡睡自己的「壽材」或「生壙」,還十分得意:你瞧我多神,活得多泰然,對於死這件事早看開了。年年睡進去,年年爬出來,老天不接我,我就長命百歲。

或許也正因為這種豁達的心態,使人能活得更輕鬆自在。既然視死如歸,連死都不怕了,還怕什麼?

往更深一層想,當我們總想到有一天會離開這個世界,就愈會把握當下的生命。當我們感覺人生不過幾十寒暑,到頭來,塵歸塵、土歸土,就愈能拿得起、放得下、看得開。

簽個生前契約?

許多人忌談死,連看見孩子把紙袋套在頭上、把筷子插在飯上,都會想到披麻帶孝和燒香祭典,認為犯了大忌。

問題是誰能不死呢?死總要來到,與其像鴕鳥把頭埋進沙裡,死到臨頭都不知道,還不如意識「那一天」而早早規劃。

現代人這方面好多了,而且愈對生死豁達的人,愈能早早規劃「自己的死」。為了省老伴和兒女的心,也為了安自己的心,許多老人會早早買好「福地」,還有些人會簽「生前契約」。有一天「走人」,連壽衣、壽材、墓園,乃至喪禮的大小事全由保險公司包辦了。許多地方甚至由政府代理,使人民沒有後顧之憂。

何必死後哀榮

喪禮跟婚禮一樣耗神。問題是辦婚禮,新人年輕、父母也不太老,加上喜事臨門,高高興興辦,累也沒什麼問題。相對地,辦喪禮時老伴如果還在,多半已經上年歲了,傷慟欲絕,有能力辦嗎?至於子女也多半中老年了,體力差得多。為了父母的「死後哀榮」,四處張羅擺場面,能不受傷嗎?我就有朋友因為父親過世,喪事還沒辦完就一病不起,喪事才完,又辦他的喪事了。

如果你疼愛親人,會希望這樣嗎?

愛要福澤綿延,讓子孫活得更好。而不是要求孩子用喪禮的場面來證明對自己的孝順,用哭聲來表示對自己的愛。想通了這一點,您如果有能力,是不是應該早早安排後事?甚至為了讓自己在最後的時刻少受點罪、少插幾根管子,早早就簽「放棄臨終搶救」的文件?

更進一步,想想我們的身體不過一副臭皮囊,火葬是被火燒成灰,土葬是在棺材裡腐爛,後者並不是保存全屍,只怕被蟲蛆和細菌一點點吃掉的感覺更糟糕。如果我們這個身體,到死還有些零件可用,以自己的死造福別人的生,捐出器官,不是更好嗎?

我曾在電視上看過,許多台灣醫學院的學生解剖人腦,解剖臺上沒有整個「大體」,只有一顆顆頭顱。原來都是美國老人死後捐出來的,為了運輸方便,只把頭顱切下,空運到地球的另一邊。多豁達的美國老人哪!能不令人敬佩嘛!

早早面對才能無憾

生死是要看透的!因為寬廣,所以厚實;因為豁達,所以泰然;因為知其不可迴避,於是勇敢地面對。更因為早早面對,所以能夠無憾。

最後讓我講個生壙的故事。

明末清初的大思想家黃宗羲,七十多歲的時候為自己建了生壙,死前特別叮囑家人喪事從簡:只要用擔架把大體抬到墓裡,一條被褥都不必加,不必棺槨、不做佛事、不做七七、凡鼓吹、巫覡、銘旌、紙幡兒、紙錢,一概不用。

他還說:「年紀到了,可以死了!一生沒什麼大善,也沒什麼大惡,可以死了!對先人雖然還做得不夠,但也沒什麼虧欠,可以死了!一生的著述雖然不盡傳世,比起古來名家也差不太多,可以死了!既然有這四個可以死的道理,死就真沒什麼痛苦了!」(語譯。)

是不是正因為黃宗羲的豁達,使他活得更平和、更積極,在那個人生七十古來稀的年代,活到八十五歲,無憾而終。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聯合文學《年輕不老,老得年輕:劉墉寫給中老年人的勵志處世書》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