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南韓政府為救聲望,罵日皇「戰犯之子」

2019-02-22 19:10

? 人氣

為拯救下跌的聲勢,韓國政府官員羞辱日本天皇明仁(左)是「戰犯之子」。 (AP)

為拯救下跌的聲勢,韓國政府官員羞辱日本天皇明仁(左)是「戰犯之子」。 (AP)

文喜相有張圓滾滾的大臉,去年七月就任南韓國會議長至今剛滿半年。本來走出南韓沒什麼人認識他,現在卻成了總統文在寅之外,全世界最有名的第二位「文先生」。他在訪問美國前接受《彭博新聞》專訪,點名日本天皇應該親自「握著老太太(前慰安婦)的手,說真的很對不起,問題才能一筆勾銷。」

日本社會真正的憲法是天皇

外界以為他想扮演「公道伯」化解矛盾,但文喜相畢竟不是台灣的王金平,他接著指明仁天皇「是主要戰犯(指昭和天皇)的兒子」,當然該在退位前道歉。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氣炸了,在國會公開要求文喜相道歉、收回不當言論。文議長到了美國有更多媒體包圍,變成加碼嗆「日本是無恥小偷」、「作賊喊捉賊」。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親自跟韓國外長康京和會談,對媒體強調「再三要求韓方道歉、撤回不當說法」。結果韓國外交部回應「兩邊沒言論爭議」、日方說法「與事實不符」,讓人跌破眼鏡。

文喜相在二○一七年曾以韓國大統領特使身分訪問日本,這代表他是文在寅的自己人,同時對日本不算外行。歷史恩怨本來怎樣都有話講,政治人物喬事辦法也各有千秋,但韓方搬天皇出來修理,就不是意外擦槍走火。

天皇雖沒有政治實權,但對日本人心的隱形影響力幾乎無遠弗屆。舉例來說,日本走上西化道路後可以廢除舊曆、不過農曆新年,但卻必須保留代表天皇的年號,現在是全世界僅存維持年號的國家。一般人日常生活就是用「平成」(明仁天皇的年號)記年分。有日本朋友說,小時候還看到阿公家裡掛皇室照片,老人家每天早上必向天皇鞠躬。

日本皇室的歉意不能盡如人意

現代國家的統治根本是憲法,二戰後美軍占領日本,盟軍總部可以擬出「美規和平憲法」,硬塞給戰敗國要求照辦。但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將軍再不可一世也知道,他如果亂動天皇,認輸順服的日本會天下大亂。或許可以說,日本社會真正的憲法,是象徵大和族世代延續的天皇,而不是西方概念裡的一部法典。

韓國找天皇單挑是想把事鬧大,但天皇是不是真的死皮賴臉,一心逃避歷史呢?《朝日新聞》最近刊出一篇明仁天皇學生時代的老朋友織田和雄的採訪報導,他說天皇認為自己必須代替父親完成撫慰靈魂的責任。所以明仁一路造訪沖繩、長崎、廣島、塞班島、帛琉等地祭拜,即使到沖繩遭遇汽油彈抗議、去中國前碰到煙霧彈威脅都沒有改變。

前外務省亞洲局長池田維擔任過日本駐荷蘭大使、駐台代表,曾經幫天皇完成走訪荷蘭的戰後和解之旅。在一次專訪中他也透露,天皇不是沒有想過親自訪問台灣跟韓國,只是這兩個地方都有太多條件框架(例如北京反對),沒辦法說走就走。去年三月,明仁專程到與那國島隔海遠眺台灣,應該也是想間接完成心底宿願。

另外,每年八月的「終戰日」追悼會,天皇都會出席悼念致詞,親口說過多次希望戰爭慘劇不再重演、「對大戰深刻反省」等。甚至七○年代後期,外界對靖國神社出現爭議,從昭和天皇到明仁父子,從此未曾再踏進神社一步。

或許日本皇室的歉意還不能盡如人意,不過跟文喜相等人相比,許多兩國在不同時期說過或簽過的各種「最終協議」,後來韓國都從「一筆勾銷」變成「一再反覆」的狼來了。

例如,一九六五年日韓簽下《請求權協定》,日方提供五億美元,韓方同意求償問題已「完全解決」,結果去年韓國冒出一串徵用勞工案要日本企業賠償。二○一五年兩邊也簽定《慰安婦協議》,超過七成受害婦女已領取補助金,現在韓國國會議長又要「戰犯的兒子握慰安婦的手道歉」。

安倍寧可忍受難堪也要拉攏川普

日本強調「最終」,但韓國只要搬出「戰犯」,什麼「協議」都可以推翻不算。關鍵還是在需要,如果南北韓現在互相炮擊,日韓就能放下恩怨合作。但目前韓國經濟不景氣,央行下修今年生產總值到二.六%,去年已經創下近六年最低成長。文在寅聲望也像溜滑梯,他把政治籌碼全押在北韓和解上,這下他唯一能展現強硬魄力的對象,只剩「萬年戰犯」日本。

也許是這樣,安倍不惜拉下臉來,親自推薦川普(Donald Trump)出馬競逐諾貝爾和平獎。他甘願冒著被國際輿論調侃的難堪,也要拉攏美國在綁架問題、導彈威脅問題上挺日本,否則一個安倍也很難對付南北韓聯手找碴。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