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接客50人,比牲畜還悲慘」南韓慰安婦阿嬤含恨而終 哀悼者齊聚日駐韓大使館前怒吼:日本正式道歉!

2019-02-02 17:00

? 人氣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南韓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於1月28日與世長辭,享耆壽92歲。另一位同為被害者的李姓奶奶也於同一天上午逝世,兩位相繼離世後,在南韓政府登記備案中的238名慰安婦受害者,僅剩23人健在。金福童的告別式1日於首爾舉行,送別隊伍聚集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前,數百名民眾流淚哀悼,並怒喊「日本道歉」、「日本賠償」等口號。

金福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日軍遣送到各國作為性奴隸,1990年代後,金福童等多名受害者首度說出慘痛歷史真相,成為南韓最初反對戰爭性暴力的精神指標人物。1月29日,南韓慰安婦受害者援助團體「為了解決日軍性奴隸制問題的正義記憶聯合」(正義聯)公開這位堅毅女性逝世的消息時表示,金奶奶在臨終前仍發出憤恨的怒吼:「請鬥爭到底,直到慰安婦問題解決!」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民眾聚集在日駐韓大使館前抗議。(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民眾聚集在日駐韓大使館前抗議。(AP)

願逝者安息…哀悼者齊聚要求日本正式道歉

連日來,南韓總統文在寅、外交部長康京和等政府官員都前往靈堂弔唁。金福童的告別式在1日上午舉行,首爾日本駐韓大使館前,送別隊伍在街頭延綿數十公尺,舉著象徵慰安婦的「黃蝴蝶」紙片,祈禱受害者擺脫痛苦、自由飛翔,並要求日本就慰安婦問題正式道歉和賠償。

在大使館前要求日本向慰安婦道歉的「週三集會」自1992年首度舉行以來,日前已舉行了第1327次集會,金福童生前也經常出席,坐在慰安婦少女銅像旁,呼籲廢除2015年簽署的《日韓慰安婦協議》並要求日本政府道歉。正義聯代表尹美香致悼:「下次週三集會上,金福童奶奶也一定會坐在此處。相信在和平與人權成為話題的場合,她一定會與我們同在。」

根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日本官房副長官西村康稔1日表示:「如果人群有擾亂大使館安寧、損害威嚴之舉,依照《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來說是有問題的。」他還強調,東京當局時常向南韓政府要求維持大使館前的安寧。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一天接客超過50人,我們比牲畜還不如」

金福童一生未婚,她曾說過這麼一段話:「我這輩子未曾擁有愛情」。

根據《紐約時報》(NYT),金福童1926年生於南韓慶尚南道梁山市。1940年,年僅14歲的她被日本官兵強行徵召,表示要遣送她去一處服裝工廠工作,日軍還威脅,她不服從的話,就要折磨其家人。

金福童跟隨日軍離開後,從此墜入生不如死的地獄,5年間被送至中國大陸、香港、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等地,充當日軍「慰安婦」。金福童生前受訪時表示:「我平日一天必須接客15名官兵,周六和周日,則要一天接客超過50人。我們比牲畜還不如。」

金福童1947年才回到家鄉,跟大多數慰安婦受害者一樣,她選擇掩蓋過去的傷痛,以避免招來社會的異樣眼光,但那段陰霾讓金福童必須服用藥物度日,無法生兒育女,甚至無法獨立生活。尹美香說,1992年初見金福童的時候,她酗酒、抽菸,過得很不快樂。

南韓的慰安婦紀念館(美聯社)
南韓的慰安婦紀念館(美聯社)

年邁鬥爭者的控訴,讓南韓人開始正視慰安婦議題

1991年,慰安婦倖存者金學順出面指控日本罪行,成為首位公開過去可怕遭遇的第一位受害者,金福童1992年亦決定站出來,向世人講述歷史真相、要求日本政府正式道歉。

她由此開始了聲張正義的歷程,不僅替自己,還要為了所有戰爭性暴力受害者奮鬥,26年間奔走世界各地:1993年,她出席在奧地利世界人權大會(World Conference On Human Rights)並作證,2000年她在「女性國際戰犯審判法庭」上,作為原告進行陳述,從2012年起,她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以及美國、英國、德國、挪威和日本等國,闡述反對戰爭性暴力的理念。

《紐時》指出,一開始南韓社會把「慰安婦」視為尷尬的存在,因為她們揭露了整個南韓民族不願回想的難堪歷史,警察驅散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前的抗議女性,金福童也曾表示,她的親姊妹甚至因此對她避而不見。但隨著越來越多受害女性發聲,以及民間組織積極聲援,慰安婦議題終於獲得社會重視。

金福童晚年罹癌,但她仍拖著病體前往日本駐韓大使館抗議,她2012年曾說:「作為受害者,我堅持站在日本駐韓大使館門前,要求恢復慰安婦受害者的名譽和人權。我深知,當今世界仍有許多像我們一樣因戰爭而遭受性暴力折磨的女性,我想幫助那些飽受痛苦的女性。」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她再也無法發聲了,臨死前仍沒得到正式道歉」

如今這位抗爭鬥士離去,南韓社會陷入沉痛哀傷,前往告別式哀悼的慰安婦倖存者李英淑(音譯,Lee Yong-su)流淚說:「她再也無法發聲了,她從未獲得日本正式的道歉。」37歲女性金賢兒(音譯,Kim Hyeon-ah)表示:「令人心碎,我很遺憾她臨死前仍未達成宿願。我們這一代人沒有經歷過戰爭,很感激金奶奶告訴我們,戰時女性的人權有多麼容易受到壓迫。」

日本政府之前曾就「慰安婦」問題道歉,包括時任官房長官河野洋平1993年發表的《河野談話》,承認日本政府對慰安婦有責任,不過許多南韓民眾認為日本的道歉誠意不足。日韓兩國於2015年12月達成《日韓慰安婦問題協議》,隔年7月根據協議成立「和解‧平癒財團」,並由日方出資10億日圓(約新台幣2.8億元),向受害者發放撫慰金,但由於文在寅政府批評前政權「拿錢賤賣受害慰安婦」,南韓當局去年11月宣布將解散財團,日韓關係降至冰點。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圖為慰安婦倖存者李英淑與在日駐韓大使館的慰安婦銅像。(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圖為慰安婦倖存者李英淑與在日駐韓大使館的慰安婦銅像。(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