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在社會中的地位,但又不想承受孤獨」越來越多日本老人寧願在監獄中度日

2019-02-02 16:00

? 人氣

日本監獄中的老年犯人(BBC中文網)

日本監獄中的老年犯人(BBC中文網)

69歲的日本老人高田敏夫剛剛被刑滿釋放。他對BBC記者巴特勒說,因為貧窮無法養活自己,所以故意犯法蹲監獄,這樣就可以得到「免費生活了」。

這種思維聽起來很荒唐,但震驚之餘卻讓人感到一種悲傷與無奈。關鍵是,有高田老人這樣想法的日本老人越來越多,為此也導致日本老人犯罪率激增。

高田老人已經不是初犯,他首次進監獄的時候62歲。當時,他故意偷了一輛自行車,然後直接就騎到了警察局自首。近年來,日本的老年犯罪現象越來越嚴重。這些老人年齡在65歲以上,年齡最大的超過80歲。但是,究竟為什麼呢?

在監獄期間養老金照發,還可以攢點錢

日本法律很嚴厲,對小偷小摸嚴懲不貸。高田也如願以償得免費「住上了監獄」。出來後高田一不做二不休,再次成功把自己送進監獄。這次,他試圖持刀威脅搶劫女性,於是又免費在監獄裏住了幾年。

高田說,他在監獄期間養老金照發,這樣還可以攢點錢。

日本是一個法制社會,以犯罪率低和社會治安好而聞名。與此同時,日本又是老齡社會,對老人的關愛不盡人意。

高田敏夫
BBC 69歲的高田敏夫已經不是初犯。

日本老人犯罪率直線上升,慣犯特別多

隨著人們壽命的延長和老年貧窮的加劇,日本老人犯罪率直線上升。1997年,65歲以上老人犯罪率佔犯罪率的5%,但20年後,這一比率已經上升到20%以上。

日本老年犯罪的另外一大特點是重覆犯罪,即慣犯多。

惠子(化名)是一名70歲的老年女性,她瘦小、乾淨。她告訴巴特勒自己犯罪的原因也是由於貧困所逼。「我和丈夫不和。因此無處可去。偷盜成為了我唯一的選擇,」她說。

惠子還說,一些年紀80多歲的老人,連路都走不好也在犯罪。這一切都是因為沒有錢、找不到食物。惠子也是慣犯,和她見面幾個月後聽說她又因為行竊而被捕。

行竊也是日本老人最主要的犯罪,他們通常偷盜的食品不到3000日元(大約185元人民幣)。

紐曼是一位澳大利亞人口統計學家,他在東京一家研究機構工作。他指出如果僅靠「微不足道的」基本國家養老金很難維持生活,除非還有其他的收入來源。

根據紐曼的計算,在扣除了房租、食品以及醫療方面的費用後就已經出現赤字。這還是在支付供暖和衣物之前。

家庭結構變化 老人無依無靠

山田老人
BBC 山田認為孤獨等心理因素是導致老年犯罪的主要原因。

像中國傳統一樣,過去日本老人靠子女照顧。但在那些經濟不好的地方,許多年輕人都已經離開當地,只剩下老人無依無靠。

紐曼說:「老人不想成為孩子的負擔,但僅靠國家養老金又沒法生存,所以唯一不連累孩子的辦法就是進監獄」。

在監獄裏可以保障一天三餐,還不用付錢。

「找不到在社會中的地位,但又不想承受孤獨」

除了尋求進監獄這種極端手段以外,自殺在日本老人中也越來也普遍,因為他們不願意給他人添麻煩。

廣島康復中心的負責人山田認為,日本家庭結構的變化也是促成日本老人犯罪率上升的原因。他表示,與其說是財政困難,倒不如說是心理因素所導致的後果。

85歲的山田老人在廣島原子彈爆炸時還是個孩子,當時他被人從倒塌的家中廢墟中拉了出來。他表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已經發生了變化。人們變得越來越孤獨。一些人已經找不到在社會中的地位,但又不想承受孤獨。

他說:「在那些犯罪的老人中,通常都是有一個轉折點,一個誘因。比如,他們失去了妻子或者孩子。他們無法再面對現實等。一般來講,如果有人照顧和支持他們,那就不至於犯罪。」

山田認為,高田敏夫只不過是用貧窮當作一個「藉口」而已。高田的主要問題是孤獨。而促使他不斷犯罪的原因很可能是在監獄裏有一些陪伴,不至於那麼孤獨。

高田的父母已經過世,雖然他有2位兄長,但已經失去了聯繫。他離過兩次婚,還有3名子女,但跟他們都沒有聯繫了。高田表示,如果有家人的支持,自己也不會走到這一步。

獄警
BBC 日本政府擴大了監獄收容量。

應對老年犯罪增加 日本政府擴大監獄收容量

據東京人口學家紐曼的觀察,近來日本政府已經擴大了監獄收容量,並招收了更多的女獄警以應對老年犯罪的增加,特別是老年女性犯人的增多。

不但如此,紐曼還注意到監獄裏醫療費用急劇上升。BBC記者巴特勒說,在東京附近的府中市監獄,大約三分之一的犯人年齡在60歲以上。

監獄的負責人之一矢澤正次告訴巴特勒,為了應對老年犯人監獄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善,例如安裝了一些扶手、適合老年人使用的特殊廁所,並開設老年罪犯課程等。

犯人在獄中有各種活動,其中包括唱卡拉OK。矢澤說,這樣做的原因是讓他們認識到真正的生活是在監獄以外,監獄外面才有幸福。但矢澤承認,即使這樣有些犯人還是覺得監獄生活更好,因此,許多人重返監獄。

高田敏夫
BBC 高田喜歡畫畫。

與其花費庭審和監禁費用,還不如建立大型退休村模式

紐曼認為,與其花費庭審和監禁費用,還不如建立大型退休村模式。可以讓退休者放棄一半的國家退休金,但他們可以免費吃住,並享受免費醫療。

他們在退休村中可以唱卡拉OK,玩遊戲,並有相對的自由。紐曼在把這一切費用計算之後發現,它要比目前政府的開支要低得多。

紐曼懷疑日本對小偷小摸的重判可能反而「鼓勵」了那些想重新回到監獄的慣犯。

例如,偷了價值200日元的三明治,罰金高達840萬日元或是坐牢2年。不僅如此,日本法院對在商店行竊的懲罰還在逐步嚴厲。它旨在杜絶這種犯罪案件。

在監獄中上課。
BBC 犯人在監獄中上課。

至於前面提到的犯人高田,他表示不想再犯罪了。

他說:「我馬上就要70歲了。我不想再這樣幹了。下次,我將更加年老體弱,不會再這麼做了。」

但未來到底怎樣卻很難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