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 一個更生人的手製紙紮屋,為何讓豪門貴客趨之若鶩

2018-12-13 18:00

? 人氣

游証珽對紙紮屋極度注重細節,生產速度快不起來。(郭晉瑋攝)

游証珽對紙紮屋極度注重細節,生產速度快不起來。(郭晉瑋攝)

長年混黑道的游証珽曾因販毒入獄九年多,他將所有精力投入學畫,沒浪費這段人生空窗期。他出獄後,和女友聯手做起紙紮生意,大膽用「精品」、「客製化」等模式做出市場區隔,結果成為不少喪家趨之若鶩的熱銷商品,成功扭轉人生。

富貴險中求,七萬五換十二年

台灣電影《艋舺》裡,外省幫大哥「灰狼」(鈕承澤飾)曾感慨:「風往哪個方向吹,草就要往哪個方向倒,年輕的時候我也曾經以為自己是風,可是最後遍體鱗傷,我才知道我們原來都只是草。」幾句話道盡黑道在權力、利益背後的唏噓。

今年四十一歲的更生人游証珽,高中開始加入黑幫。他說:「出來混的,十個裡面有八個家庭不完整。我爸也曾入獄,當時我在大哥的麻將館顧場子、幫忙買檳榔,一天能拿一千元,足夠養活弟弟、妹妹。」

他最終還是步上販毒之路,談起當年到底有多猖狂,他說:「當時《刑法》還沒把搖頭丸列入毒品,我們明目張膽地賣,連警察在旁邊都照賣不誤。某次有批警察衝進我的檳榔攤抓毒,明明看到現場有五百顆搖頭丸,卻拿我們沒轍。」

賣搖頭丸賺大錢,游的生活除了抽菸喝酒,就是賭博、嗑藥和開趴;後來他賣起安非他命和海洛英,被逮早在意料之中。當年他賣毒只賺七萬五千元,但法院認定他犯案二十一次,一罪一罰狠判七十八年六月。「聽到這個數字,我腿都軟了,覺得不如去死,但法官說合併執行『十二年』時,我竟然有點高興,但還是判很重啊!」他回想起那一幕,又好氣又好笑。

「被關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政府會把你關到老……。」游証珽露出恐懼的表情,顯示坐牢的陰影仍深植內心。

畫關公送朋友,開啟繪畫路

游証珽被收押在看守所時,舍房裡只有一本《蠟筆小新》,他覺得無聊就拿來照著畫,突然覺得「畫得還滿像的」。於是他到宜蘭監獄服刑時,決定開始學素描、國畫,一年多後轉到花蓮監獄,畫功已經更上層樓,「某次朋友來看我,我說要畫張素描送給他,他卻不想要,反而要求我畫關公圖。」游花了三個月畫這幅關公圖,最後的成品美得讓對方激賞不已,在口耳相傳下,游前後畫了近百幅關公送人。

他勤奮練筆打開繪畫之路,工廠四周的白牆因他披上色彩,當年小貓熊圓仔出生時,他在工廠牆上畫著圓仔一家三口,搭配他最喜歡的海賊王。

率先採用金墨顏料來作畫,讓游証珽獲得不少市場認同。(郭晉瑋攝)
率先採用金墨顏料來作畫,讓游証珽獲得不少市場認同。(郭晉瑋攝)

在花監五年多,去年五月,游正在幫一座立體關公銅雕上色,主管開玩笑說:「你好好做,搞不好神明會保佑你通過假釋喔!」神奇的是,他早上才剛完工,下午竟然就被告知「可以回家了」,游聽到這句話興奮得快要昏倒。

從三十一歲到四十歲,游証珽把九年多的人生黃金期獻給監獄,他卻笑著說:「入監不是壞事,它讓我學會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字,就是『態度』。」

金盆洗手重返社會,為了掙口飯吃,游研究出台灣還沒有人使用金墨顏料來畫關公,決定開賣「關公金墨畫」謀生,初期銷量很好,讓他攢了點錢。他接著和朋友合夥開公司,意外認識現任女友小緹。

「關公金墨畫很好賣,黑白兩道都想收藏,警察界、企業界,四海、竹聯及天道盟等道上大哥都很喜歡,因為掛起來很威武。不過這產品賣到後段卻青黃不接。」他研判,一幅畫能掛很久,市場需求會愈來愈窄,當時想開公司多賺錢卻反而賠光積蓄,游只好另覓他處成立工作室。這時跟著他一起創業的女友,成了新創事業的觸媒。

迷途更生人vs.精品紙紮屋

小緹從高中起就喜歡做袖珍屋,但她對網路上販賣的模型很不滿意,「有次上網訂購模型,送來時我直翻白眼,說好的法拉利怎麼變成Toyota?我推出客製化袖珍屋供客人下單,結果生意還不錯,有不少人買去當情人節禮物。」她知道游喜歡海賊王,還特地做了一組海賊王袖珍屋送給他。

兩人討論工作室定位時,有志一同地把腦筋動到要燒給往生者的「紙紮屋」身上。游証珽形容:「紙紮屋可以視為放大版的袖珍屋,有廠商考量馬上要燒掉,作工不是很細。但紙紮屋一樣能『客製化』,如果做出紙紮屋界的『VIP』,就能做出市場區隔。」 

都屬於行動派的兩個人立刻做好樣品,透過熟識的禮儀公司接單,雖然初期的訂單還是以普通款居多,但因為產品定位明確,不到一年就賣出一百多組。有趣的是,客製化服務也開始吸引到高端客群,近來更常有人「高價掛急單」想限期取貨。

對此,游証珽無奈地說:「客製化商品很費工,至少十天才做得出來。曾經有喪家拿照片給我們,他們想做往生者生前的愛車,連內裝都要求做得一模一樣。對方強調願意付高價,但限期三天交件,但我們不能為了賺錢而破壞產品精緻度,只好忍痛推掉。」

龜毛性格讓作品超擬真

不過,接單也曾接到感人案例。游說:「有個年輕人說,他的阿嬤生前最喜歡玩小瑪莉(投幣式電玩),拜託我做個同樣大小的紙紮。即使他的預算有限讓我無法賺錢,但他的想法很有意義,我還是二話不說接下來。」游証珽和小緹不眠不休地幫年輕人完成願望,游做了擬真的十元硬幣,小緹做的鍵盤也精細到可以按鈕。「成品組合後太逼真,連我們也嚇了一跳!」小緹對這個作品頗為得意。

游回想捧著小瑪莉給年輕人的場景,眼眶泛淚,「年輕人拿到的時候表情有多開心,你知道嗎?他一直說『天上的阿嬤會很高興喔』。我心情很激動,雖然沒賺到錢,但心裡很爽,以前賺到錢都沒有這麼快樂……。 」

感受到客戶的回饋,兩人更用心在創作上了。游專責紙紮屋的牆面、草坪等外圍建設,小緹則負責室內裝潢,兩人幾乎是披星戴月地趕工,共同存在的龜毛性格則讓作品愈來愈真實。

小緹視紙紮屋為藝術,連牆邊假花也堅持使用乾燥花。(郭晉瑋攝)
小緹視紙紮屋為藝術,連牆邊假花也堅持使用乾燥花。(郭晉瑋攝)

小緹說:「我們的別墅花草是用真的乾燥花,門也是可以開關的,成品絕對是精品。」游則在一旁猛點頭:「你家裡長什麼樣子,她都有辦法做到,讓成品相似度高達九○%。」

這對相差十一歲的戀人合作無間,不靠宣傳,精品紙紮屋的業績仍扶搖直上,讓前方的路愈來愈堅定。小緹不經意表露對男友的想法:「我滿瞭解他的,他常用開玩笑的方式講往事,聽起來好笑,但當年應該滿可悲的。我雖然不認識以前的他,但每個人都會犯錯,過去怎麼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正在做什麼。」

游証珽小檔案

年齡:41歲
綽號:老伙仔
入監原因:販毒
刑度:12年2月(服刑9年多出獄,目前假釋中)
專長:紙紮屋、金墨畫、砂畫
待過監獄:宜蘭、花蓮監獄
特殊證照:花蓮縣街頭藝人證照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