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觀點:相信你會沒事,然後慢慢走過去

2015-09-13 06:00

? 人氣

越南胡志明市街景。(洪滋敏攝。)

越南胡志明市街景。(洪滋敏攝。)

如果你有去過越南, 一定會知道這個摩托車密度極高(沒錯,比台灣還要高)的國家的馬路有多難過,馬路那麼寬,摩托車像漲滿湍急的河流從你面前毫不客氣地奔洩而過,但最令人慌張的不是因為車多,不是因為馬路太寬看不到對岸,而是你非常疑惑為什麼在這麼大的一個路口卻沒有紅綠燈......?

那次到越南的拍攝工作是個意外,什麼狀況都還沒搞清楚人就已經在越南了,工作時間基本上都是坐車,一直到晚餐後的空檔時間我說要自己出去走走,很快就遇到了一個車流湍急的大路口,我很自然地覺得在這麼大的路口會有紅綠燈,於是便停下來想等車子過去,但在好幾分鐘車流量沒有任何要減少的跡象後,才發現根本就沒有紅綠燈這回事,然後我就慌了,左看看,右看看,看見當地人從我身邊很自然地,像完全沒有車子一樣地往對向走了過去......

我左右躊躇了一下,心想:「不然怎麼辦?」只好抬起腳想如法炮製,但才沒走幾步,對向車子咻地好大一聲,讓我像被驚嚇地狗一樣瞬間縮了回來......

那個晚上我沒有膽過任何一條馬路。

「這樣不是辦法啊......」心想「總不能一直被困在這吧?」

工作結束後我沒有跟團隊回台灣,所以當天得搬到另一個地方住,背著背包我面對著比前一晚更凶惡的大馬路,一個超過五線道的超大的圓環,沒有任何一個紅路燈,所有的車都好像知道前後左右該往哪裡去似地往各面流動,看著當地的小攤販推著車子走入這樣的湍流,不到一分鐘就到了另一頭,

「慢慢走過去,車子會自己閃你。」當地人都這麼跟我說,但仍然站在路口的我發現,知道該怎麼做並不是問題真正的解法...「一定還有什麼其他更重要的原因。」

「恐懼。」心裡浮起一個聲音,我問那個聲音:「恐懼什麼?」

「你害怕會被撞,會受傷,不相信自己可以平安地到達對岸。」它說

「但真的有可能會被撞,會受傷啊,你看車子這麼多呀...」我替自己辯護,

它似對我攤手:「那你就停在這吧,哪裡都不要去。」

「可是我想過去,為什麼沒有紅綠燈,這不是我的錯。」理直氣撞地我又說,

「人生什麼時候都有紅綠燈了?」

原本以為理正言順的我頓時啞口無言......

「那怎麼辦?」我說,

「的確,這樣走過去是有可能被撞,有可能受傷,但如果你想過去,那麼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相信自己可以平安地到達對岸,相信自己會沒事,然後慢慢地走過去。」

突然間那個聲音就消失了,回到現實,看著一樣凶惡的馬路心想:「好啊,有種來撞我。」然後我踏出第一步。

也許太多時候我們都站在那個路口,期待那個紅綠燈可以告訴我們什麼時候停,什麼時候前進,結果我們哪裡都沒去,因為人生大多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紅綠燈;要不就是你真的照著紅綠燈告訴你的方向前進,你以為如此便能毫無錯誤地到達人生的頂端,結果經常發現的卻是怎麼身邊的人都跟你長得一模一樣......

「人們嚮往非凡,獲得的卻總只是普通而已。」-《你瘋了》曼弗烈,呂茲

寧可擁抱也許鼻青臉腫的可能,也不要被困在這裡。

「相信你會沒事,然後慢慢地走過去。」

*作者為自由跨域藝術工作者/攝影師 ,著有《中亞,聽見邊境的心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