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用靈魂對話敘事 張翎大樂:鬼沒有邏輯沒有時空和道德的束縛 讓我酣暢淋漓

張翎以靈魂對話的敍事手法寫成《勞燕》,三個靈魂相約七十年後再聚,圍繞著讓他們生命交會的女子。(視頻截圖示意)

張翎以靈魂對話的敍事手法寫成《勞燕》,三個靈魂相約七十年後再聚,圍繞著讓他們生命交會的女子。(視頻截圖示意)

《勞燕》很特別的採取靈魂對話的敘事形式,三個阿燕生命中的男人,在逝去多年之後以亡靈的形式相聚於「月湖」(玉壺),踐行70年前「生前別離,死後相聚」的約定,透過不同視角轉換,呈現女主角阿燕的不同面向,也折射出戰爭艱難中人性的萎瑣與清朗。

但開始的時候,故事並不是這麼開展,張翎平舖直敘的寫,阿燕如何如何,但愈寫愈不過癮,阿燕有三個面向:星星(stella)、風(wind)和阿燕,只有一個人是說不出來的;三個死掉的男人不斷倒敘,加上還活著的阿燕,很難串,幽靈最好,因為沒有邏輯。有人問她為什麼安排他們70年後在玉湖相聚?張翎一句話回答:「鬼有邏輯的嗎?鬼想去哪就在哪個年代,常人活人的時空概念對他們沒有束縛,道德概念也沒有束縛。」

當年中美合作所玉壺舊址充作中國學員宿舍的三進大屋。(作者提供)
當年中美合作所玉壺舊址充作中國學員宿舍的三進大屋。(作者提供)

現在的她書寫用減法美學,寫完還得「當街吆喝」

她把中美聯合抗戰做為「正史」的核心,靈魂敘述的「前史」、「後史」只取與「正史」相關的部份,與中美合作所訓練營無關的就略掉。張翎自己比較前一部作品《金山》就太密實,一個故事接著一個故事;《勞燕》疏密有致,有大塊的留白,讓她覺得無比自由,「《金山》有機會再版,我要大筆大筆刪。」她自陳,到她這個年紀,文學審美上比較重視「減法」,比方,《金山》有對話情節的人物就有75人,《勞燕》就是主角4人加上配角2人,更容易聚焦把故事說透。

當年美軍來到玉壺這個偏僻小鎮,對村民而言是天大的事。(張翎提供)
當年美軍來到玉壺這個偏僻小鎮,對村民而言是天大的事。(張翎提供)

《勞燕》的閱讀經驗還有一個特殊之處,書寫筆法不像中國人,張翎說,的確有人說《勞燕》像是翻譯小說,不過,回頭再看一下,有類似西方筆法的應該只有在牧師比利和美軍伊恩身上,「因為他們是美國人,要用適合他們的筆法,不能用劉兆虎的語言寫老美。」這兩個男人佔了很大篇幅,張翎自認專業是英美文學,旅居加拿大30多年,還做過17年的聽力康復師,這讓她寫外國人的時候可以不大有中國腔。

書成之後,過去從不做行銷活動的張翎,在中國就做了幾十場活動,還玩起直播(微信),原創文學作品不好銷,這是很難改變的事實,身為體制外的作家,唯一能做的是把閱讀帶到讀者面前,她認為,「在巨大轉型的時代裡,一個作家否認這些現象是不理性的。」她笑說,以前只管寫書,現在寫完書還要「當街吆喝」。

勞燕書封
勞燕書封。(時報出版)

《勞燕》作者訪台新書座談會

【第一場】從《勞燕》看女性在亂世中的堅韌與力量

張翎×楊翠(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副教授)

時間:11╱9(五)19:00-21:00

地點:永樂座(台北市建國南路二段123巷6號)

免費活動自由入座

【第二場】《勞燕》的鬼魅書寫與歷史對話

張翎×須文蔚(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

時間:11╱10(六)14:00-16: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