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忠偉觀點:美國阿靈頓國家公墓的前世今生

2018-09-30 07:10

? 人氣

在華盛頓郊區的阿靈頓國家公墓,號稱老衛隊的美國陸軍第三步兵團的一位軍人把小型國旗插在每一座墓碑前。(資料照,美聯社)

在華盛頓郊區的阿靈頓國家公墓,號稱老衛隊的美國陸軍第三步兵團的一位軍人把小型國旗插在每一座墓碑前。(資料照,美聯社)

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坐落於美國維吉尼亞州阿靈頓郡(Arlington County,Virginia),緊鄰美國國防部五角大廈(或寫成:五角大樓,The Pentagon),和林肯紀念堂(Lincoln Memorial)之間隔著一條波多馬克河(Potomac River)--阿靈頓公墓位於波托馬克河的西岸,而林肯紀念堂就在河的東岸,兩地以大橋相連。從1864年5月13日--第一名南軍士兵的葬禮在這裡舉行,阿靈頓公墓就開始作為美軍(主要是北軍/聯邦軍隊)於南北戰爭時期的軍事公墓來使用(基本上戰敗的南軍軍人是不可以葬於其內的)。

aling圖一:阿靈頓公墓。(取自維基百科).png
阿靈頓公墓。(取自維基百科)

屬於私人產業的阿靈頓宮

在阿靈頓國家公墓的最高點,有一幢二層樓黃色老房子矗立在其中,那是南北戰爭時南軍統帥--羅伯特‧李將軍(Robert Edward Lee,1807~1870,1829年以第二名成績畢業於西點軍校)當年繼承自他岳父喬治․華盛頓․帕克․卡斯迪斯的私人宅邸,在南北戰爭爆發之前,這裡後有著大片玫瑰園和放牧大批牛隻的農場。卡斯迪斯有個很特別的身份--他是美國國父與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1732~1799)的繼孫;他的親祖母--馬莎․華盛頓(Martha Dandridge Custis Washington,1731~1802)於1759年嫁給喬治‧華盛頓時,是一個25歲的寡婦,而且還帶著兩個小孩--約翰․帕克․卡斯迪斯與瑪莎․帕奇․卡斯蒂斯。由於華盛頓婚後並未生育,因此他視這兩個繼子女如己生。其中約翰․帕克․卡斯迪斯在獨立戰爭中成了繼父華盛頓的得力助手,只可惜就在戰爭即將取得最後勝利時,他因病英年病逝。之後,其年幼的兒子--喬治․華盛頓․帕克․卡斯迪斯,就由華盛頓夫婦親自撫養長大。卡斯迪斯只有一個獨生女--瑪麗,而李將軍因為是卡斯迪斯夫人表姐的兒子,由於兩個人從小就玩在一起,長大之後,兩人便順理成章的結為連理。1831年時李將軍剛從西點軍校畢業的第三年,當時軍階為中尉,兩人就在這棟豪華的阿靈頓宅屋中舉行盛大的婚禮。李將軍後來在1852~1855年時還曾擔任西點軍校(The 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第十任校長(註一)。

aling圖二:羅伯特‧愛德華․李(Robert Edward Lee)將軍。(作者提供).png
羅伯特‧愛德華․李(Robert Edward Lee)將軍。(作者提供)
aling圖三:阿靈頓宮。(取自維基百科).png
阿靈頓宮。(取自維基百科)

1955年美國政府花錢將這幢古色古香的舊宅邸重新修復,屋內所有裝潢和內戰前一模一樣,並將其改成李將軍紀念館--「阿靈頓宮(Arlington House)」。最早這幢漂亮的二層樓建築,是卡斯蒂斯委請曾經參與美國首都華盛頓(Washington.D.C)的整體規劃建設的工程師--喬治‧海德菲爾德所設計建造的,施工時間長達15年。卡斯蒂斯建此莊園的目的之一就是收藏與展示繼祖父華盛頓總統的遺物。其實不只這棟房子是屬於李將軍的私產,整個阿靈頓公墓最早的區域其實都是屬於李將軍家族所有。 

因「南北戰爭」而成為墓園的阿靈頓公墓

西元1864年,這時南北戰爭已經進行到第四年了,由於傷亡人數不斷增加,聯邦政府(即北方的「美利堅合眾國」--簡稱「聯邦」)面臨了--陣亡官兵無處可葬的窘境。於是聯邦政府的軍需署長(Q.M.G.- quartermaster-general)梅格斯(Montgomery C. Meigs)將軍(少將)便在當年5月13日下令在維吉尼亞州馬克河南岸開闢了一處新的墓地,這個地方位處高地、可以俯瞰華盛頓特區,這就是阿靈頓--它原本是屬於當時南軍統帥羅伯特‧李的私人財產,但是因為戰爭的關係而被美國聯邦政府所查封。隔年當南北戰爭結束之時,這塊墓地已經埋了超過16,000人。這樣做除了解決了聯邦政府的困境,同時也是聯邦政府為了懲罰李將軍的「叛國」行為,從某個角度來說也算是羞辱李將軍,讓李家永遠無法拿回這塊地。

自1864年阿靈頓公幕啟用以來,從到處皆為黃泥的公共墓園,到目前為止整個墓園共分成70個不同區域,面積已經從原本的80公頃,擴大了至少3倍--達252公頃(624 英畝),埋葬的往生者超過42萬人(2018年)的寬廣墓園。阿靈頓公墓起初僅提供給在戰爭中殉國的軍人及國防單位公務員如--第一次世界大戰美軍總司令約翰․潘興將軍(John Joseph Pershing,1860~1948)…等安息之用。隨著時代的變遷,其收容資格也擴及對美國有重大貢獻的「國家英雄」、有功軍人家屬及退伍軍人等。例如:前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1917~1963)」與他的兩個弟弟--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Francis 「Bobby」 Kennedy,1925~1968)、愛德華․甘迺迪(Edward Moore「Ted」 Kennedy,1932~2009)、其妻賈桂琳、美國首位非裔的大法官瑟古德.馬歇爾(Thurgood Marshall)、民權鬥士麥格‧艾佛斯(Medgar Evers)等,過世後也都安葬在「阿靈頓國家公墓」之內。為了紀念甘迺迪這位遭刺殺身亡的總統,美國政府特別在其墓前燃燒長明火。園區內到處綠樹成蔭,花木修剪的相當整齊。沒有依附中國人的風水習俗,整座墓園隨當地自然環境綿延起伏,白色的墓碑鱗次櫛比,不但沒有傳統中式墓園的陰森恐怖,反倒看起來宛如往生者的龐大軍陣,聲勢浩蕩,甚為壯觀。

aling圖四:阿靈頓公墓。(作者提供).png
阿靈頓公墓。(作者提供)
aling圖五:阿靈頓公墓。(作者提供).png
阿靈頓公墓。(作者提供)

1948年,杜魯門總統(Harry S. Truman,1884~1972)頒布第《9981例行政命令》,正式消除美國軍隊中種族隔離現象。隨後一名被讚譽為「哈林區地獄戰士」(Harlem Hellfighters)的黑人老兵波爾斯(Sport Woods)得以埋葬於阿靈頓國家公墓內。但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葬在阿靈頓的黑人是林肯總統的一名僱員,美國政府在他的墓碑上特別標註──「他是公民,並非奴隸。」

「南北戰爭」結束,李將軍轉到華李大學辦學

歷時5年的「南北戰爭(又稱『美國内戰/American Civil War』)」陣亡人數約61.8萬人(含病死),其中北方損失36萬人,南方損失25.8萬人;南北兩軍共約有100萬人受傷,當時美國總人口也不過3,100多萬,其中北方人口約2,200萬,南方人口約900萬,單單就北方死亡的人口,幾乎與美國在第二次界大戰中的死亡人數(約380,000人~405,000人)相等。1865年,李將軍率領疲憊不堪的南軍向格蘭特將軍(General Grant,1822~1885,美國第十八任總統)所代表的聯邦軍隊投降。李將軍提出的唯一投降要求即是善待所有南方的將士,給他們一紙赦免,使他們能免於以後的政治磨難,而對於他自己,他沒有要求任何,因為遭受許多政治壓力與反對,因此一直到他去世為止,李將軍始終都沒有得到聯邦政府的赦免。直到1975年,才由美國第三十八任總統--傑拉爾德․魯道夫․福特(Gerald Rudolph Ford, Jr.,1913~2006)發佈特赦令,並由美國國會回復李將軍的公民權。

南北戰爭結束後李將軍就在位於維吉尼亞州中西部尚納多亞山谷(Shenadoan Valley)萊辛頓(Lexington)的「華盛頓與李大學(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華李大學)」擔任校長,他在1870年過世之後就葬於校園中的小禮拜堂(Lee Chapel),禮拜堂的地下室有收藏詳細的校史資料,是想了解南方歷史及李將軍生平事蹟必經之地。華李大學由於校園風景優美,在2000年時曾被列為全美liberal arts colleges 中的12名。美國第一所由州政府創辦的軍校──維吉尼亞軍事學院(維吉尼亞軍校,VMI-Virginia Military Institute,1839年11月11日創校)就在隔壁。不同於聯邦政府所屬的西點軍校(1802年3月16日由傑佛遜總統簽署成立法案,7月4日正式宣布成立)在二戰之後才開始劃分學系,這所以法國工業學院為藍本的軍校在創校之初就認為──畢業生未必將軍人作為終生的職業和唯一的選擇。因此維吉尼亞軍校生在讀完一年級的共同課程後,升二年級時可依個人的興趣與專長選讀不同科系。

同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原本只有理工學系的維吉尼亞軍校也將文史科系納入,目前擁有──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土木、機械、電機、經濟、歷史、英文、現代語言等11種不同學系(學位)(註二)。美國國會在1976年批准女性可以進入所有軍校就讀(同年西點軍校就開放女性入學)。但維吉尼亞軍校一直以──開放女性入學將打破學校的傳統與增加管理難度為由拒絕。校方與聯邦政府司法部打了好幾年的官司,直到1996年在美國最高法院威脅要切斷聯邦政府給予維吉尼亞軍校的補助(即私有化)與國防部將取消其 ROTC (預備軍官團)的訓練課程後,維吉尼亞軍校才不得不在1997年開始開放女性入學(即2001年班)。

aling圖六:華李大學校園風景。(作者提供).png
華李大學校園風景。(作者提供).png

為了盡速弭平南北戰爭帶給美國的傷害,當時戰勝的格蘭特將軍特別給予了投降南軍全體將士應有的尊重:南軍軍官可以攜帶手槍或佩劍離開部隊,每個軍官和將士都得到一份由格蘭特將軍簽署的《證明書》──證明他們是放下武器的平民,他們可以自由地回到家鄉,不受戰爭法律的追究,不受北方聯邦的歧視。而美國政府也堅守格蘭特將軍對於投降南軍的承諾,多年來保障了每一名降軍軍人個人和家庭的安全和尊嚴,無論士兵或軍官在戰爭後都沒有被逮捕或坐牢,也沒有遭受經濟和政治的壓力,他們都重新獲得了一個普通平民安寧和平靜生活的權力,於是,美國又恢復了戰前正常的法律秩序。這也是美國文化偉大的地方--勝利者固然值得讚揚,失敗者同樣令人敬佩;勝者理應名垂青史,失敗者也無愧後人。

雖然政治上的歧異可以透過政治人物的大智慧來化解,但是戰爭在老百姓之間所造成的仇恨與對立,卻無法在短時間之內消除殆盡。像獲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教育學博士,曾任--教育部部長、國立北京大學校長、長沙臨時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中國紅十字會會長、石門水庫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的蔣夢麟先生(1886~1964)在其所著之《西潮》第九章【負笈西行】中就有寫道:「(1908~1912年之間; 蔣夢麟先生當時在柏克萊加州大學讀書期間)……學校裏最難忘的是哲學館的一位老工友,…他當過兵,曾在內戰期間在聯邦軍隊(北軍)麾下參加許多戰役。他生活在回憶中,喜歡講童年和內戰的故事。……西點軍校在他看起來也是笑話,……雖然內戰已經結束多年,他對參加南部同盟(南軍)的人卻始終恨之入骨。他說,一次戰役結束之後,他發現一位敵人受傷躺在地上,他正預備去救助。『你曉得這傢伙怎麼著?他一槍就向我射過來!』他瞪著兩隻眼睛狠狠地望著我,好像我就是那個不知好歹的傢伙似的。我說:『那你怎麼辦』『我一槍就把這畜牲當場解決了』他回答說…」(註三)

戰後,阿靈頓的合法繼承人,羅伯特‧李的大兒子--喬治․華盛頓․卡斯蒂斯․李(George Washington Custis Lee,1832~1913,少將退伍)向聯邦法院控告--聯邦政府未經合法程序侵吞李家的私產。官司纏訟多年,最後一直打到聯邦最高法院。1882年,經聯邦最高法院判定:「……無論何時何地,公民的私有財産都受法律保護,戰時也不例外;非經法律程式和合理補償,政府也不得徵用私有財産;即使是叛軍首領的私有財産,也一樣受到法律保護,不能隨意剝奪。因此,聯邦政府敗訴,阿靈頓必須物歸原主……」,即法院命令聯邦政府必須將阿靈頓返還給原來的所有權人。

聯邦政府執行了法庭命令,將阿靈頓產權歸還李家。同時,鑒於阿靈頓已在事實上成為聯邦軍人墓地,已經有好幾千個甚至上萬的墳墓分佈在各個山坡上。因此,聯邦政府和李家談判,提出以15萬美元買下阿靈頓,這在當時算得上是一筆天文數字的鉅款了。面對現實李家只能接受這項交易,此後聯邦政府正式成為阿靈頓的合法擁有者,1933年,墓園交由國家公園部管理,之後再交給國國防部,成為我們今天看到的阿靈頓國家公墓。

平均每年都有約450萬遊客來阿靈頓國家公墓參訪;每週1~5每天都有20多場的葬禮在舉行。每一次葬禮都有7名士兵負責對空鳴槍。由於是國葬儀式,因此每個棺木上均有覆蓋一面美國國旗,在典禮當中,每面覆蓋在棺木上的國旗在下葬之前都必須在1分54秒內要摺疊完畢,每次總共要摺13次讓國旗成為一個整齊的三角形--而國旗上的星星圖案一定要對外,如此才能交付給家屬當做紀念。葬禮完畢時所吹奏的「熄燈號」,也源自於南北戰爭時期,整首歌是由丹尼爾‧巴特菲爾德准將在「半島戰役」時所創作的.........(註四)

阿靈頓公墓面臨土地不足的窘境

但是從1944年開始,阿靈頓國家公墓就面臨了空間不足的問題,預估在近幾年就會出現無地可葬的窘境,2010年時的統計顯示──估計大約還能容納約14,000人左右,為了增加容量,每一個墳墓的大小也從原本的寬2公尺、長3公尺,縮減成寬1.5公尺、長3公尺。1960年起還採取了多層次的排葬法--將逝者與其親屬分層埋葬,就連墓園的圍牆上,也成為了選擇火葬者的納骨塔。但每年估計會新埋葬7,000人,不得已最後就只能緊縮入葬者的資格──負責管理公墓的美國陸軍部表示,正嚴肅考慮將大幅提高入葬阿靈頓的標準,僅開放戰死,以及授勳美國最高軍事榮銜「榮譽勳章」(Medal of Honor)者,在此永眠。目前軍方正為此調查民意,並希望在2018年秋天能夠正式提出議案。然而此舉,自然引發了來自軍人的強烈反對聲浪。擁有170萬退休老兵成員的美國「海外作戰退伍軍人協會」(VFW- Veterans of Foreign Wars),其副理事長托爾斯(John Towles)便不客氣的批評,軍方的提案無異於「食言」。陸軍提議的入葬資格,對於許多正在服役或是退休軍人而言,等同於將他們拒於園外,為國奮鬥半輩子,等待的身後榮光也將化為烏有。為此這幾年聯邦政府又多次徵收了附近的幾筆土地,只是透過這麼多的努力,預計阿靈頓國家公墓到了2060年、甚至在2043年時就會面臨墓地不足的問題。不過要管理40多萬座墳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也曾零星傳出墓碑或遺體錯置的烏龍事件。

阿靈頓國家公墓接收安葬者的條件是:死者生前必須服過兵役,屬正常退役或陣亡。沒有服過兵役的美國人,允許在此安葬的除了軍人配偶或未成年子女,只有美國總統可以破例,這裡安葬的普通士兵比政要和將軍多。目前,全美國家墓園共有168座,由聯邦政府管轄的國家墓園共分四個管理系統: 

(1)退伍軍人事務部(the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共管理128座墓園;

(2)國防部(the Department of the Army)管理兩座墓園,一是:「阿靈頓國家公墓」、二是「美國軍人暨飛行員之家國家公墓」。前者除軍人外,也埋葬民兵以及重要國家領袖; 

(3)國家公園服務署(National Park Service;NPS)管理14座墓園,這些墓園多與美國歷史有關,因此和遺跡或古戰場結合。 

(4)美國戰爭紀念委員會(the American Battle Monuments Commission) 管理24 座海外美國軍人公墓(註五)。以規模來說阿靈頓國家公墓(墓園)排名第二,但是知名度最高,規模最大的國家墓園則是建於1965年的「休斯頓國家公墓(Houston National Cemetery)」,其佔地將近420公畝。

1971年時,為了方便人們悼念戰爭英雄,美國聯邦政府將原本紀念南北戰爭陣亡將士的紀念日──每年5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一,正式定為國定假日。西元2000年,美國國會更正式通過《國家追憶時刻法案》,將美東時間下午3點整,定為「國家追憶時刻」(National Moment of Remembrance),希望人們能暫停所有工作,為逝去的忠烈默哀1分鐘。經過長期的教育養成,每到「國殤日」這天,美國人的愛國情懷高漲:除了政府部門會降半旗、軍人公墓插上美國國旗外,一般百姓也會自動自發的前往公墓獻花哀悼,沒辦法過去的也會在自家門窗掛上國旗,來表達對於國家的熱愛與支持。

aling圖七:阿靈頓國家公墓內禮兵摺疊完成的美國國旗。(作者提供).png
阿靈頓國家公墓內禮兵摺疊完成的美國國旗。(作者提供)
aling圖八:位於阿靈頓公墓內的陳納德將軍墓碑之正面。(作者提供).png
位於阿靈頓公墓內的陳納德將軍墓碑之正面。(作者提供)
aling圖九:位於阿靈頓公墓內的陳納德將軍墓碑之側面,雕刻了飛虎隊的隊徽。(作者提供).png
位於阿靈頓公墓內的陳納德將軍墓碑之側面,雕刻了飛虎隊的隊徽。(作者提供)
aling圖十:位於阿靈頓公墓內的陳納德將軍墓碑之背面是用中文寫的「陳納德將軍之墓」,這是阿靈頓公墓中唯一刻有中文字的墓碑。(作者提供).png
位於阿靈頓公墓內的陳納德將軍墓碑之背面是用中文寫的「陳納德將軍之墓」,這是阿靈頓公墓中唯一刻有中文字的墓碑。(作者提供)
aling圖十一:這是兩次世界大戰、韓戰和越南戰等時期為國犧牲的「美軍無名戰士之墓(Tomb of the Unknowns)」。(作者提供).png
這是兩次世界大戰、韓戰和越南戰等時期為國犧牲的「美軍無名戰士之墓(Tomb of the Unknowns)」。(作者提供)

附註:

(註一)參見──《維基百科》之【羅伯特․李

(註二)參見──

(Ⅰ)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院(劉鳳翰訪問、李郁青紀錄):《溫哈熊先生訪問紀錄》(中央硏究院近代史硏究所),p40。

(Ⅱ)國防大學理工學院/學生林昀嬋、葉榮承:《106年赴美國維吉尼亞軍校暑期見學返國報告書》(公務出國報告資訊網)。

(註三)參見──《西潮》(致良出版社),p116~117。

(註四)發生於1862年春的--半島戰役/Peninsular Campaign:北軍取道約克河(York River)與詹姆斯河(James River)形成的維吉尼亞半島向南軍大舉進攻,企圖占領南方聯盟位於維吉尼亞州的首府里奇蒙(Richmond,Virginia),但未能取勝。第一階段,北軍迫近里奇蒙,以「七棵松戰役(Battle of Seven Pines)」結束。南軍將領約瑟夫․埃格雷斯頓․約翰斯頓(Joseph Eggleston Johnston,1807~1891/為李將軍西點軍校同學)因此而受到重傷,之後部隊改由李將軍指揮。第二階段,經過三個星期平靜無事,最後,以李將軍迫使北軍撤退而結束戰役。

(註五)參見──文藻外語學院/鄧文龍副教授、郭慧根副教授、陳予捷、楊幃婷、申善云:《各國殯葬設施經營管理制度之比較研究》(內政部全國殯葬資訊入口網/內政部委託研究報告/中華民國99年3月26日)。

*作者為中正理工學院專科班畢,自由作家。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忠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