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說菜鳥追星路,金鐘編劇與少女漫畫家攜手蹦出新滋味

2018-09-29 18:49

? 人氣

《魔幻時刻》由金鐘編劇柯雁心與漫畫家HOM(左)合作完成,HOM說,以前畫圖要把自己當導演,現在比較像演員拿劇本上台表演。(蓋亞文化提供)

《魔幻時刻》由金鐘編劇柯雁心與漫畫家HOM(左)合作完成,HOM說,以前畫圖要把自己當導演,現在比較像演員拿劇本上台表演。(蓋亞文化提供)

2014年,由王小棣、蔡明亮、陳玉勳、瞿友寧等8位導演共同籌畫的「植劇場」系列,靠著4個系列共8部戲劇,不僅意圖為台灣電視劇掀起一場「溫柔的革命」,同時也藉著創立Q Place表演教室「孵化」更多的演員人才,從300多名徵選者中選出的24位新星,這批學員除了接受一系列紮實的表演訓練外,也藉由參與植劇場戲劇演出,與前輩切磋累積時站經驗。

而植劇場在2016年推出跨領域計畫「漫畫植劇場」,與蓋亞文化、原動力文化合作,除了將《天黑請閉眼》、《花甲男孩轉大人》等植劇場戲劇改編為漫畫外,其中唯一一部原生漫畫,則是以Q Place工作室為基底,由金鐘編劇柯雁心側寫、採訪多位學員後,與漫畫家HOM(本名翁瑜鴻)攜手創作的《魔幻時刻─THE ACTOR》,記錄菜鳥演員追求星夢的掙扎與自我懷疑,第一集並入圍本年度金漫獎青年漫畫獎。 

《魔幻時刻》的主角們,有歷經風光而後落魄的鮮肉男神、有表演天份驚人的素人少女、意圖轉戰螢幕的劇場演員等等,總共6位主要角色,都是由柯雁心實地在Q Place隨堂觀察、一字一句打下學員逐字稿,最後將每個人的故事、背景交互揉合而來。

20170209-漫畫家HOM(中)在「漫畫植劇場」聯合簽名會現場手拿《魔幻時刻》留影。(蓋亞文化提供)
《魔幻時刻》記錄菜鳥演員追求星夢的掙扎與自我懷疑,由金鐘編劇柯雁心與漫畫家HOM(中)攜手創作。(蓋亞文化提供)

當編劇的文字思維碰上漫畫家的圖像思維…

凝聚出來的6個血肉角色,到了HOM手上要轉化成圖像時,困難點倒不在於吸收,而在於解讀;編劇的文字思維,與漫畫家的圖像思維碰撞下,HOM便坦言,「困難是用文字來理解」,常要思索看到的文字,應該是怎樣的方式呈現。

理解上有了差異,在呈現上也會產生困難,尤其兩人對角色的反應、行動意見相左時,「畢竟人物是他創造的,故事是我畫的,這就很麻煩了」,只能兩人不斷溝通取得平衡。

「其實最好的做法,應該是我們可以找個藍本,也許是哪個藝人、也許是我們都認識的角色,就可以直接想像。」HOM談到,像當初雁心有提過男主角佑權像《灌籃高手》的櫻木花道,但沒有那麼粗糙、那麼傻,女主角小夏則像《交響情人夢》的野田妹,這些還不算是藍本,但至少有個基調可以讓她參考。

「演技」如何視覺化?HOM:覺得可以發揮得更好

HOM聊起漫畫直接而爽快,對於自己認為不足的地方也坦率承認,包含首次和編劇合作的待調整之處、籌備期間緊湊無法呈現夠多細節等,而在最初的磨合談完後,再談已連載完結的這部作品,「我覺得其實沒有發揮得很好,」她大方地說,「其實也沒有不滿意,只是回頭看覺得可以更好。」 

在訪問過程中,HOM反覆提到的可以改進之處,正是對於「演技」的視覺化呈現。

20170209-漫畫家HOM(左)在「漫畫植劇場」聯合簽名會上接受採訪。(蓋亞文化提供)
漫畫家HOM(左)說,自己是個「龜毛」的人,從她的作品也可發現她對細節多所要求。圖為HOM在「漫畫植劇場」聯合簽名會上接受採訪。(蓋亞文化提供)

《魔幻時刻》中對於演員的演技呈現,多是採用具象化的手法,如學員徵選時,小夏拿起雨傘往地上一放,畫面上,瞬間從明亮的工作室轉為風雨飄搖的暗夜街頭,而小夏也化身惶恐的小女孩,在車燈交錯間尋找母親身影。

編輯操刀劇情 漫畫家「像演員拿劇本上台表演」

對於這樣的呈現手法,HOM說她其實想做更職人劇的細節呈現,「我相信演員有很多眉角,像什麼眉毛高一點、胸膛低一點、腰多蹲一點,可能他(的動作)其實很不自然,但花了很多心力讓我們看起來很自然」,沒能呈現這些想像中的內行門道,是HOM最心心念念的一點,也正顯示以漫畫《大城小事》初試啼聲、深入刻劃日常情感的她,對於細節的要求。

HOM也說,自己其實是個「龜毛」的人,過去單兵作戰時,常常畫分鏡一、兩個字就可以執著很久,而作為對比,如今劇情、分鏡都交由編劇操刀,自己只要專注在做畫上,讓她也呼應著《魔幻時刻》的戲劇主軸說,以前畫圖要把自己當導演,現在比較像演員拿劇本上台表演。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