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醉夢溪畔的國族啟蒙

2015-05-25 05:30

? 人氣

政大醉夢溪畔,右為政大社資中心。(賴亮名/維基百科)

政大醉夢溪畔,右為政大社資中心。(賴亮名/維基百科)

日前參加母校的米壽校慶暨畢業30年校友回娘家活動。同級儕友對母校的召喚反應熱烈,數百位校友將當年用來辦理會考的大禮堂擠得滿滿的。根據大會司儀的統計,我們系上同學回娘家的陣容最為龐大,整整三大桌,座無虛席。六十餘人的班級,畢業三十年後竟然有大半同學請假甚至千里迢迢的回奔母校,只為了「重溫那段美好的大學時光」。

說同學不遠千里回奔母校並不誇張。為了這場30年的同學會,有一半以上的同學從國外趕回來。細數來處,有西班牙、美國、韓國、馬來西亞、香港、澳門,還有從中國奔馳回來的。為了這次「豈止於米 相期無限」盛會,一位同學甚至輾轉飛了25小時才返抵國門。這番盛情,豈止可感,簡直是無限了。

宴席上,同學觥籌交錯,把杯讌談。霎時間山東國語、廣東國語、馬來國語齊飛,母校師長殷切歡迎話語只能相忘醉夢溪裡。聽到這些曾經響徹校園的南腔北調,也讓我的思緒拉回到30年前的大學宿舍。

記得1980年代初入大學之際,系上歸國就學的僑生為數頗夥,同學聊天,最常觸及的是海外中國人在當地的處境。一聽到「海外中國人」一辭,韓華同學會倒一肚子苦水,遍數當地中國人受到高麗棒子的種種限制與歧視;來自英國殖民地的港仔大半聳聳肩,對是不是「中國人」不置可否;可是來自東南亞的同學,不管是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或是印尼,大多會跳起來義正辭嚴地告訴你:「我不是中國人,我是新加坡人」,或是「我是馬來西亞人」,了不起後面再加個「華人」。國家跟民族的差別,我那些同學分得一清二楚。

1980年代初期,高雄美麗島事件剛剛落幕,國內政治氣氛仍然肅殺。國民黨政府運用強勢的教育、媒體系統灌輸塑造的中國法統圖像,根本未曾遭到任何公開質疑。當時台灣學生滿腦子自以為是中國人,碰到滿屋子自海外歸國卻自稱不是中國人的僑生,常有數典忘祖一至如斯的感慨。同學之間偶有為此吵架拌嘴、不歡而散的場面。

其時,黨國威權體制宰制台灣已幾十年,大中國的國家想像也水銀瀉地般地充塞在絕大部分國人腦中。然而不到幾年,看似巍然不可侵犯的動員戡亂體制卻在東風吹、戰鼓擂的民主浪潮中一夕瓦解。台灣解嚴了,蔣經國過世了,刑法一百條修訂了,台獨主張除罪了。台灣人的自我認同意識經過歷次選舉有意無意的鼓吹,也逐漸站起來了。

這種轉變有數字為證。行政院陸委會自1992年起對台灣人民的自我認同態度進行調查:當時自認為是中國人的高達44%,自認為是台灣人的只有16%,另外有36%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這種自我認同的傾向在此後的二十幾年間有極大轉變。到了2014年之際,國人自認為是中國人的民眾降到了3.5%,自認為是台灣人的則高達60.4%,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則佔32.5%。從這些調查數字可以看出,台灣民眾在不同時期的確存在著不一樣的國族想像,而且也呈現出與中國圖騰切割、自我當家作主的趨勢。

二十幾年間,國人認同台灣人身份的從16%遽升到60.4%;中國人身份認同的則從44%下降到了3.5%。台灣民眾自我身分認同的轉變之所以如此急遽,其實跟國際形勢的轉變以及台灣民主化有相當程度的關連。

國際上,現實的政治形勢是,中國這個名銜及國際席位早在1971年就已經讓中華人民共合國在聯合國中給搶走了。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力的提升,國際影響力的擴大,當前國際上只要一提到中國,大家想到的當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到中國人,當然是指其治下的十三億龍的傳人。絕對不會是我們的中華民國,當然更不會是我們這群吃台灣米、喝台灣水的台灣人。可是遺憾的是,在國民黨大中國意識遺毒下,仍然有人堅持要台灣遵循一個中國原則,將台灣變成中國的一個地區。部分政治人物也刻意地操弄模糊語意,兩邊通吃地高喊「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甚至還露骨地強調「自己是純種中國人」。這種民族想像與國家認同的混淆,無疑是當前台灣國家力量凝聚的最大阻礙。

當台灣脫離中國獨立自主運作六十餘年之後,仍然有政黨沉陷在「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魔咒之中,仍然有民眾沉溺在「我是中國人」的身分認同之下。在這樣的中國認同泥淖裡,我們何時才能建立屬於我們自己的國家認同、民族認同?

回首審視這二十幾年的台灣政壇,有人說他是新台灣人,有人不是台灣人,有人則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大家吵得不可開交。然而造成今日台灣人民將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混淆一器的局面,國民黨政府在台灣50年的國族思想教化無疑的居功厥偉。

1949年國民黨政權潰逃來台。除了以軍事統治穩定政局外,在政治控制上更是不斷地強調反攻復國目標,強化其中國政權法統,以維繫其獨裁統治地位。在黨國體制下,我們不容置疑地被國家教育機器灌育成了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中國也理所當然的成為台灣人民認同的國家圖像。

然而自1971年以後,中華民國就不能代表中國了。生活在中國之外的台灣各族群民眾在國際認知下當然也不是中國人。我那些來自東南亞的同學三十幾年前就搞得清清楚楚的國家、民族觀念,很遺憾的在當今的台灣,卻仍然有部分民眾陷在「一個中國」、「我是中國人」的詞語魔咒之中。

李登輝有句話說得很清楚,中華民國與中國是國與國的關係,中華民國不是中國。我們應當認知,中華民國跟新加坡一樣都是以華人為主體的主權獨立國家。居住在這塊島嶼上的各族群同胞是中華民國國民、是華人、是原住民、是台灣人,但絕對不是中國人。這個觀念簡單至極,只要大家腦筋轉個彎就能想清楚,不知道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到現在還跳不出國民黨政權當年設下的國族魔障,還在鼓吹「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當權諸君,難道真的要完成馬鶴凌「化獨漸統,全面振興中國」遺願才甘心。

*作者任教於大華科技大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