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當台中市「托育一條龍」不再如口號般響亮

2018-04-06 06:00

? 人氣

作者認為,台中市目前虐童通報機制落實上有相當大問題。(資料照,取自tribune.com.pk)

作者認為,台中市目前虐童通報機制落實上有相當大問題。(資料照,取自tribune.com.pk)

台中市政府「托育一條龍」口號喊得響亮;在政府高額預算補貼、整合既有能量與口號精美包裝的政策行銷下,豪氣地希望民眾「敢生能養」。然而,過去雖然偶有發生虐童事件,近來讓人心惶惶是頻頻發生震驚社會的虐童事件:從三月中北屯區托嬰中心保姆爆打幼童;一個禮拜後的三月下旬,北區標榜蒙特梭利教學的幼兒園爆發幼保員以各種手段虐童長達兩年;約一個禮拜後的四月伊始,又驚傳清水區一間國小附幼一位資深幼教主任長期對幼童不當管教…。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因為長期普遍低薪的勞動環境,使得父母親都必須投入職場賺錢。對於雙薪年輕父母而言,政府除了整合提供「量足」的整合式托育外,更重要是提供「質優」的安心托育環境,才可以讓雙薪年輕父母在犧牲照顧自己寶貝機會的不捨同時,得到一些安慰。發生頻率如此之高的虐童事件,令托育的父母擔憂:究竟只是一連串的單一個案?還是僅凸顯現行台中幼托管理黑暗面的冰山一角?而民眾的議論紛紛也對台中市政府響亮的「托育一條龍」招牌信心動搖。

本文並不是要理性分析台中市「托育一條龍」政策的現況與缺失:一方面文章會過於冗長;另一方面,已經有不少文章提出建設性的分析與建議。這篇文章試圖引導讀者撥開恐懼烏雲下進一步冷靜思考幾個重點,也期待給相關政策設計者一些建議。

首先,安心托育環境建立在托育家長與幼托業者的互相信任上。在這一系列的驚駭虐童事件餘波蕩漾下,不少托育家長不免擔心自家小孩所在托育環境(托嬰中心、幼兒園與居家保母)是否安全;因為如此,也比較沒被社會大眾注意到、需要受到士氣鼓勵的「間接受害者」,就是優質的托育業者與幼保專業人員們。不少幼保員與保姆透露部份家長有不理性的「獵巫」心態,對於用心與負責的他們造成不小壓力,甚至澆熄不少熱情。因此,有關當局除了必須有效處理相關案件造成的人心惶惶外,更要負責任重建安心托育環境不可缺少的信任基礎。

其次,部份個案突顯目前虐童通報機制落實上有相當大問題。給政策設計者更重要的反省是:這些落實實務問題並非全然來自通報機制「制度設計」上缺失。有關當局應該要檢討並深思,何以每每受到質疑後總「端出」乍看完備的通報機制檢討方案,卻無法更有效落實?是否應該回歸人性原點思考、從加害者同事與業者的角度思考:何以最容易覺察虐童的加害者同事不願通報?何以業者遲遲不願通報?或是,何以通報了卻總是虛應故事、大事化小?

通報機制的精神在於此:一旦下情上達,有關當局的公權力能及時介入,使受害者能及早脫離被虐待情事,更能有效避免潛在受害者產生。另外,還有一個少為人注意的通報效果:通報機制或許也讓該「加害者」能正視自我何以淪為虐童加害者;除了接受相當法律懲罰外,也能接受必要的身心治療。換言之,通報並非刻意要造成業者的名譽損害(也是許多圓方隱匿不報主因),那對於受害孩童與家庭已經無濟於事;通報也必須考量加害者同事因為人情而不願舉報的人性。因此,現行通報機制如何透過設計改善來鼓勵加害者同事與園方自願性通報,值得有關當局思考。

最後,幼保員的勞動條件改善直接影響安心托育環境的建立。我們必須肯認幼托環境是高壓工作情境。或許過度簡單化相關因素,不過市政府在「鼓勵生育」的承諾下管制幼托市場定價(管制價格是否必要非本文重點,筆者不強烈反對價格區間管制),業者為了維持營運合理利潤與遵守合法受托幼童人數限制(撇開實務上可能的不肖業者與受托「黑戶」),必然在可收容能量限制下極大化受托孩童人數。不過法令的人數限制是有其理性考量點:除了合格幼保員與保姆的供需穩定外,更重要是牽涉幼保員與保姆在從業環境下的身心與能力可承載服務量。因此,有關當局應該研擬政策工具鼓勵業者減輕相關壓力,這些將會直接正向回饋到受拖孩童的權益與安心托育環境的建立。

孩子是我們的希望;少子化衝擊下的台灣更該讓每個小孩健康快樂成長。身為台中市民,衷心希望幼托服務不只有、更要好;當層出不窮的虐童個案讓「托育一條龍」不再如同口號般響亮,期待市政府不是只有消極應付一個個的個案,而是更深層、更人性地通盤檢討台中當前出現症狀的托育環境。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前國會助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