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和謙觀點:當中梵開始接近,會不會帶來骨牌效應?

2018-04-06 06:40

? 人氣

教宗方濟各(左)與教廷信理部部長穆勒(AP)

教宗方濟各(左)與教廷信理部部長穆勒(AP)

前兩周,當北京滿城盡說金正恩前夕,在三里屯使館區的一角,却罕見地響起有關教廷梵蒂岡的聲音。在現任教宗的祖國─阿根廷駐華使館的邀請下,一位對教宗方濟各進行過多次一對一專訪的年輕義大利記者Hernán Reyes Alcaide應邀來華,發表他去年底推出的新書《拉丁美洲:教宗與Hernán Reyes Alcaide的對話》。這位記者說,如果不瞭解拉丁美洲,基本上就沒有辦法真正理解教宗這個人。他說,教宗是一個非常尊重媒體、也重視使用媒體的人,他甚至有自己的whatsapp和instargram。

不過,這位記者在所有問答環節中,都謹慎地否認自己是「教宗的朋友」。「我連他的instagram好友都不是,對于他,我就是個訪問者。」由于本書還沒出英/中文版,我只能從其他人的譯介中讀到教宗對拉丁美洲民主的關切,尤其是關切拉美「名義民主」與「實質民主」間的距離。

他在訪談中說道,「爲民主體系奮鬥,是現在拉丁美洲天主教徒的首要任務;就像所有政治體制一樣,如果沒有被好好對待和維持,它就會退化,就會在腐敗和暴力的浪潮下退化」。

義大利記者Hernán Reyes Alcaide和他的著作《拉丁美洲:教宗與Hernán Reyes Alcaide的對話》。(徐和謙提供)
義大利記者Hernán Reyes Alcaide和他的著作《拉丁美洲:教宗與Hernán Reyes Alcaide的對話》。(徐和謙提供)

當然,作爲一場在北京舉辦的活動,所有人主要關切的,還是梵諦岡與中國關係的進展。台下除了當主人的阿根廷駐華大使之外,衆多拉美國家─烏拉圭、墨西哥以及新上任的巴拿馬大使,均現身會場。

作者告訴我們,在訪談過程中,他倆基本沒有談到梵蒂岡當前跟中國關係的談判和進展。但他透露,教宗本人對中國非常瞭解,「他對中國的瞭解,甚至超過了對意大利的瞭解」。在問到方濟各從什麽渠道瞭解中國時,這位記者說,每天都有人從全世界各地給他寫關于中國的信,包括用email、用紙本信函,甚至在他外訪途中直接把信塞給他。但除此之外,他說他沒有辦法代表教宗,表達任何他對中國的看法。

我則問這位記者,你們是否曾談到冷戰年代裏梵諦岡與東歐國家的「和解」?教皇有沒有談到,在多大程度上,梵諦岡與世俗國家之間的「妥協」和「適應」是有必要或值得的?

這位記者巧妙地說,他們的對談唯一一次談到共産主義的時候,是說到意大利某城的某個廣場上有一塊非常著名的柏林墻的遺迹,「你去看過了嗎?」「還沒」「我也沒有」。這位記者回顧,「這是整個對話裏,我們最接近共産主義的一刻」。

但作者講,教皇還是一個比較堅持原則的人。

2015年,他在主持紀念亞美尼亞大屠殺100周年的彌撒時,曾使用「種族滅絕」一詞形容當時奧斯曼帝國對亞美尼亞的屠殺;此舉引發了土耳其政府的嚴重抗議和召回大使之舉。但方濟各認爲,既然自己過去在阿根廷當主教時就一直這麽說,如今若當了教皇之後就改口,似乎不是自己的風格;但作爲全球天主教徒的領袖,他若要在當上教皇之後繼續這麽說,自己也確實多斟酌了幾遍。

席間,與會的數十人繼續就中梵問題和連帶的外交效應繼續討論。烏拉圭駐華大使盧格裏斯說,如果中梵的外交關係正常化,絕對是中國軟實力的一次巨大躍升,因爲這象徵著中國與全球最大的軟實力來源─教廷,達成了和解。

義大利記者Hernán Reyes Alcaide應邀訪問中國。(徐和謙提供)
義大利記者Hernán Reyes Alcaide應邀訪問中國。(徐和謙提供)

在被問到如果届時有西方國家輿論批評梵諦岡的「妥協」時,篤信天主教的拉丁美洲各國會如何回應,拉美各國政府會不會與梵蒂岡站在同一陣綫時?烏拉圭大使說,「當然」,「我們全部都會出來,表達對梵蒂岡决定的支持。這不只會對地區政治帶來影響,對于所有以推動天主教信仰爲念的社會來說,都會把此事當作一個巨大的好事」。

而貿易官員出身的墨西哥駐華大使何塞‧路易斯‧伯納爾則不認爲即使梵諦岡與中國的外交關係正常化了,就必然會在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引起外交層面上的「骨牌效應」。他說,對中美洲這些國家來說,自己和梵蒂岡如何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仍然是一碼歸一碼。

一位沒有宗教信仰的古巴大使館年輕官則認爲,就算中梵關係正常化之後,那些尚未與北京建立外交關係的中美洲國家會怎麽想,主要還是看經濟面。

他說,尤其是臺灣企業和商業勢力在中美洲國家的扎根,長期以來給當地政局帶來不少影響。當地政客與臺灣企業的關係,恐怕是這些國家「轉向」與否的主要牽絆。

「不過,如果主要的心理牽絆是臺灣的民間企業實力,而非官方關係的話,那麽北京在與這些國家談判時,仍順帶承諾保護這些在中美洲台商的既有商業利益,甚至邀請這些台商繼續參與日後中國大陸與該國建交後的大型項目,那又會是如何?」這位古巴外交官沉吟了一會說,「嗯……就我就不知道了」。「關于這個問題,你或許可以去問問巴拿馬大使嘛」,一位同行聽到我的問題如此建議我。一回頭,剛到任不久的巴拿馬大使施可方,早已杳然離場矣。

*作者為旅居北京的媒體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