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托兒所、幼稚園老師容易失控暴走?在德國幼兒園工作的她:我們不需當超人

2018-03-22 05:30

? 人氣

不管願不願意,總是很難避免臉書上流竄的負面新聞,有的新聞我光是讀文字內容就太虐心,完全沒有膽量點進影片內容去看那衝擊的畫面,而每每看到幼兒園虐童事件發生,我都會想,這些失控暴走的大人,就算撇除肢體暴力的失格舉動不談,孩子在這樣充滿高壓情緒的環境下生活,也未免太折磨。

在德國幼兒園工作過後,我發現除了教育信念本質上的差異,另外令人感受最深的,就是在比例上德國的幼教師的確有較成熟的情緒控管能力,他們不僅高度包容孩子的不同學習步調,在處理孩子行為問題也相當有技巧。

這幾天班上兩歲的貝拉(化名)只要一到早餐或午餐時間,當我們把水杯遞給她時,她就會開始大哭說不要喝水,然後生氣地把水杯推開,有幾次不小心還打翻了水杯。昨天午餐時,我照例把水杯遞給每個孩子,貝拉又開始抽泣了起來說她不想喝水,又把面前的水杯推回來給我,我跟她說「你不想喝水沒關係,但請把水杯留在桌子上,等一下妳也許想喝時就用得到。」她看著我,還是重複的囁嚅著不要喝水不要喝水,我低下身,再次跟她確認「貝拉,妳可以不喝水,但請把水杯留在桌上。」

不強迫進食飲水,但是堅持把食物,水杯留在桌上的原因,是因為理解在這年紀的孩子情緒來來去去,很多時候孩子的「NO」其實只是一時的,甚至是為了反對而反對,只要不牴觸大原則,大人不必花費大多心力跟孩子的情緒玩角力賽,非得爭個輸贏

(圖/作者提供)
大人不必花費大多心力跟孩子的情緒玩角力賽。(圖/作者提供

幼兒園裡的用餐時間,我們會多少放些食物在孩子餐盤上,但是擁有最後的決定權的還是孩子,令人驚訝的是,這樣的方式往往長期下來更能培養出孩子均衡進食的習慣。在早餐時間進行了二十分鐘後,貝拉自己倒了滿滿一杯水喝光,她壓根忘了自己之前有多麽抗拒喝水這件事,我跟德國幼教師米拉兩人相視而笑,一句話都沒有說。

到了下午的點心時間,孩子們首次嘗試賣相有點觸目驚心的血橙(blood orange),兩歲半的班奈一看就說他不要吃,我一樣告訴他不喜歡可以不要吃,不過血橙非常好吃,比柳橙還甜上許多。同桌的有幾個孩子不挑嘴拿了就吃,過了五分鐘後,也許看著別人吃也嘴饞了,班奈竟然對我說「一點點。。。」我轉頭問他「你想吃一點點嗎?」他說對,但只要一點點就好,我說沒問題,就真的只扳了一小瓣給他試味道,然後他對我說很好吃,連吃了好幾塊。

教養絕對是門技術活,會認為幼教工作就是陪孩子玩玩,不需專業且入行門檻低的人,我想他/她對這行業有著不小的誤解。

如果老師不懂得方法,不持續求知,找不到與孩子內心世界的連節,他絕對會覺得這工作苦不堪言,然後一上班就在等下班時間。反之,只要老師能正確理解孩子每個行為背後的原因,懂得管教必須得適時收放,他們會快樂的根本不覺得自己是在工作,因為每天都會得到孩子滿滿的愛和擁抱。

德國的小孩沒有比較好教,孩子就是孩子,他們固然有千百種樣貌和個性,但也同樣的調皮好奇和擁有愛挑戰的天性。我也必須說,德國幼教師的穩定情緒,很大一部分來自於校方強大的支援機制。

「我們不需要當超人」是我在幼兒園工作初期,資深德國同事告訴我的一句話。我們幼兒園的師生比例是一比四,同時間還有兩位實習生,一旦有同事臨時請病假忙不過來時,分校會立刻調派人力前來支援,若分校當天沒有人力上的調度餘裕,也會通知配合的臨時雇員 (Aushelfe)上工,為的就是怕老師壓力過大。

德國多數的幼教師都知道一個網站叫做Kununu,這裡面有幾乎各大幼兒園的在職/已離職的員工對其工作環境,薪水,工作氣氛,未來工作展望等等進行評鑑。所以整體評價差的幼兒園很難找得到好老師,老師的流動率也會很大。在我看來,老師的素質絕對是一個幼兒園經營成敗的關鍵,其他的校內設備資源反而是其次,因此若一家幼兒園裡不願意對人力花下成本,長期的要求老師一再承載不合理的工作量,自然留不住專業的優質老師,而最後留在幼兒園的老師,就可能因為專業能力不足又長時間在高壓環境工作而暴躁易怒。

我認為,一個失控的大人,若再加上一個冷眼旁觀的同事,那麼這家幼兒園有明顯的管理疏失,亦難辭其咎。

本圖/文授權轉載自德國幼兒園原來這樣教(原標題:是誰讓孩子哭泣?)
責任編輯/蔡昀暻

喜歡這篇文章嗎?

莊琳君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