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亞親自敘述「諾亞方舟」故事唯一抄本,以色列博物館將展出死海經卷《創世紀外傳》

2018-03-22 11:40

? 人氣

研究人員正在修復死海經卷。

研究人員正在修復死海經卷。

位於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館將展出死海經卷《創世紀外傳》一部分,這是60年來,死海經卷首次展現在世人面前,經卷的內容是諾亞乘方舟躲避洪水的傳說,這雖然是世人耳熟能詳的故事,但其描述手法才是《創世紀外傳》的特別之處—因為在這份古老的文件中,故事是以諾亞的第一人稱來描述這段驚險歷程。

1947年,牧羊人意外在約旦河西岸庫姆蘭(Qumran)附近的洞穴中發現死海經卷(Dead Sea Scrolls)。死海經卷完成時期介於西元前3世紀至西元1世紀之間,內容大多由希伯來文記述,除了《舊約全書》,還記載了一些不曾見於任何經典的內容,對於宗教及猶太律法研究有相當大的助益。

死海經卷部分碎片。(美聯社)
死海經卷部分碎片。(美聯社)

《美聯社》(AP)報導,此次以色列博物館(Israel Museum)將展出的《創世紀外傳》(Genesis Apocryphon)屬於第一批出土的經卷,約於西元前1世紀完成,內容以亞拉姆文(Aramaic)寫就,以第一人稱描寫諾亞(Noah)、亞伯拉罕(Abraham)、以諾(Enoch)和拉麥(Lamech)等《舊約》人物的傳說。

死海經卷展館館長羅伊特曼(Adolfo Roitman)說,這份《創世紀外傳》是「世界唯一的抄本,它紀載了《舊約》族長的故事,但描述手法和我們熟知的摩西五經(Pentateuch)不同,」提供解讀的另一種角度。

正在修復中的死海經卷。
正在修復中的死海經卷。

此次以色列博物館將展出《創世記外傳》的一部分,上頭以諾亞的第一人稱記載他乘著方舟躲避洪水的傳說。方舟停泊在亞拉拉特山(Mount Ararat),諾亞描述自己用動物獻祭,「為整個世界贖罪」。

牧羊人意外發現經卷

1947年,貝都因(Bedouin)的牧羊人穆罕默德.埃.笛(Muhammed edh-Dhib)和珠馬(Jum’a Muhammed)意外在洞穴裡發現死海經卷。埃.笛在1961年接受採訪時曾回憶當時情景:「一開始裡頭很暗,當我能看清眼前事物時,發現兩邊共有約10個瓦罐,而中間的瓦罐被落石砸壞了。其中一個瓦罐裡三份手抄本,其中兩份被布捲起來,另一份沒有,它們看起來綠綠的。」牧羊人的紀錄以及經卷的後續整理過程這次也將一併展出,觀展民眾可更加了解參與其中的人物。

研究人員正在修復死海經卷。
研究人員正在修復死海經卷。

那份沒有被裹起來的手抄本,就是《創世紀外傳》。它被發現時保存狀況就很糟,又過了10年才被運至紐約,變得更加脆弱。之後以色列買下《創世紀外傳》和其他三份經卷,並帶回耶路撒冷。60年間《創世紀外傳》只在1960年代展出一次,而且展期非常短,這回以色列博物館策展煞費苦心,希望民眾近距離閱覽經卷的內容,又擔心文物受損。

「智慧玻璃」展櫃保護脆弱文物

以色列博物館館長布魯諾(Ido Bruno)說,這是民眾第一次看到《創世紀外傳》,展覽將持續數個月,然後經卷會再次收到地窖,下次它出現在世人面前,可能是數十年之後的事。

死海經卷由特殊玻璃保護,避免光源損害文物。(美聯社)
死海經卷由特殊玻璃保護,避免光源損害文物。(美聯社)

為了保護脆弱的經卷碎片,死海經卷展館(Shrine of the Book)會將《創世紀外傳》放置在「智慧玻璃」打造的展櫃中,避免光源直射損傷文物。參觀民眾按下展櫃的按鈕,原本不透光的白色玻璃會變得透明,經卷脆片也出現在眼前,30秒後,展櫃又會回復不透明的狀態。

羅伊特曼說:「看這份抄本和看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的畫,是不同的兩件事。抄本看起來並不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份文件裡的內容,這是我們此前從未知曉的記述傳統。它為我們打開一扇新的窗戶認識古代猶太歷史和文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