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清洗」還不夠 翁山蘇姬領導緬甸的全力推行「緬族化」少數民族語言文化岌岌可危

2018-03-18 14:00

? 人氣

翁山蘇姬上任至今,少數民族議題未解甚至日益嚴重,緬甸境內高達2千多萬人的少數民族該如何生存。(AP)

翁山蘇姬上任至今,少數民族議題未解甚至日益嚴重,緬甸境內高達2千多萬人的少數民族該如何生存。(AP)

從我5歲開始上學以來,我學到緬族國王跟英雄的英勇事蹟,我會大聲朗讀緬語詩,甚至還會跳緬族舞,事實上我卻是一位克欽族人,但我不懂族人的歷史及文化,甚至還覺得念克欽語很丟臉,一點都不想跟別人說我的名字。」—— 致力於推動緬甸民族和解的政治分析家諾(Stella Naw)

諾的童年回憶,和在緬甸土地上其他約130個不同的少數民族一樣,儘管他們的人口佔全國總人口40%,依然改變不了跟現今掌權者緬族人相比之下的弱勢地位,早在20年前,不管是像諾一樣的克欽族或是其他少數民族,只要到公立學校上課,他們接受到的便是一連串的「緬族化」教育。

據《美聯社》報導,其實在緬甸全國上下,已悄然在進行一套非正式的「緬族化」(Burmanization)系統,舉凡至教育、宗教改革、壓制性法律到經濟剝削等,都是用來好好清洗這些少數民族對自我身份的認識與認同。

翁山蘇姬少數民族的希望?「她就是緬族人啊」

原本貴為緬甸「少數民族之燈塔」的翁山蘇姬,上任至今也未曾與2016年初掌權時所說「致力於不同民族間的和解,以及制定聯邦憲法將是首重事務」,期望能將緬甸自軍隊掌權中解放出來,為少數民族引來新的篇章。

但隨即的羅興亞人事件引爆,將近70萬名羅興亞穆斯林遭到暴力驅逐,翁山蘇姬與其政府的不聞不問讓她的聲勢一落千丈,從昔日的人權舵手成為今日的人權殺手,國際社會一片譁然,聯合國更將這一切的迫害稱為「種族清洗的教科書範例」(textbook example of ethnic cleansing)。

緬甸軍方屠殺羅興亞人,緬甸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卻毫無作為(AP)
緬甸軍方屠殺羅興亞人,緬甸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卻毫無作為。(AP)

少數民族在緬甸的地位受到嚴重的威脅,在想掙脫軍事統治邁向民主政治的過渡期中,民族主義及極端佛教主義在緬甸崛起,與軍方衝突不斷的撣邦(Shan)北部依然烽火連天,少數民族的日子似乎一點都沒改善,大家開始說:「這個翁山蘇姬,說到底也是個緬族人啊!」

居住在欽邦(Chin State)臉上帶有傳統紋身的Munn部族婦女。(AP)
居住在欽邦(Chin State)臉上帶有傳統紋身的Munn部族婦女。(AP)

當局否認進行「緬族化」 堅稱興建佛塔為保護信仰

但比起顯而易見的肢體衝突,心靈上的淺移默化更是難以察覺,緬甸當局不僅否認實施「緬族化」,緬甸的宗教事務與文化部(Ministry of Religious Affairs and Culture)的副處長(deputy direcotr)哥奈(Ko Ko Naing)更表示:「即使在法律上政府沒有義務這麼做,但我們允許少數民族在下課後去學習他們的語言,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這些少數民族正在被『緬族化』。」

緬甸首都奈比多( Naypyidaw)的烏帕塔桑蒂佛塔( Uppatasanti Pagoda )。(AP)
緬甸首都奈比多( Naypyidaw)的烏帕塔桑蒂佛塔( Uppatasanti Pagoda )。(AP)

哥奈更向美聯社(AP)表示:「提倡佛教也是政府的責任,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在全國上下興建象徵佛教的佛塔(pagoda),這樣一來,我們的信仰及國家才不會消失。」

欽族人(Chin)。(AP)
欽族人(Chin)。(AP)

位於緬甸西北部的欽邦(Chin)深受其害,當地有高達90%的欽族人信仰基督教,但境內的十字架幾乎被破壞殆盡,更不停受到來自當局視佛教為國教的壓力,更北邊的克欽邦(Kachin)擁有90%以上的基督徒,但境內卻擁有全國密度最高的佛塔,即使是位於東北方有最多佛教徒的撣邦(Shan)也批評政府以「非撣族」風格的方式建造一座又一座不屬於他們的寶塔,「當中國人征服這裡時,他們建造護城河;當緬族人征服這裡時,他們便建造佛塔。」

撣族忘不了的是在1991年,緬甸當局下令拆除前撣邦統治者興建的「景棟宮」(Kengtung Palace),剩下的殘磚破瓦散落在新建的軍事基地周圍。

在撣邦(Shan State)南部的茵萊湖(Inle Lake)上,正承載著一艘慶祝年度寶塔節的船隻。(AP)
在撣邦(Shan State)南部的茵萊湖(Inle Lake)上,正承載著一艘慶祝年度寶塔節的船隻。(AP)

維護少數民族的文化? 緬甸政府:「請你們自己努力」

「儘管前總統登盛(Thein Sein)放寬了對學習緬語之外語言的限制,允許我們在課後時間教學,但小孩子下課後多半都想出去玩,或根本不想花錢學習自己的族語。」克倫發展網(Karen Development Network)的負責人說道,據他們統計,居住在克倫邦東瓜(Taungoo)的2000名學童中,就有一半不想參加相關的課後活動。

克倫邦(Karen State)內的克倫族女校,這所學校附設可容納200多名的宿舍,專門教授克倫語、英語以及緬語。(AP)
克倫邦(Karen State)內的克倫族女校,這所學校附設可容納200多名的宿舍,專門教授克倫語、英語以及緬語。(AP)

「每當我聽到我的姪子姪女或孫子輩的小孩邊玩邊說緬語時,我就會問他們:『你們到底是克倫人還是緬人』。」克倫發展網的負責人曾向政府尋求幫助,但得到的回應卻是:「如果你們想保留自己的文化和身份,你們就得自己來。」

緬甸少數民族求重視 各邦的武力衝突恐再起

住在離東瓜不遠處的山上,克倫民族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KNU)的高級領導人認為,唯一能讓少數民族在緬甸獲得平等權利,就是要通過制定憲法,「我們的祖先不得不用武力來捍衛我們的文化及身份,現在我們必須透過政治手段來保障這些承諾」KNU中央常務委員會(Central Standing Committee)的成員艾瓦(Padoh Eh Wah)說道。包括KNU在內的其他克倫族武裝團體,在2012年成功與緬甸政府簽署停火協議,但最近仍發生零星衝突。

但克倫發展網的負責人卻不這麼認為:「除了武裝威脅外,沒有什麼能阻止緬族繼續侵佔其他民族的土地。」他繼續說道:「現在他們有了權力、政府支持、金援甚至是教育,還有什麼是他們得不到的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韓亞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