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死後可以復活,備份記憶可望成真!但你願意接受「100%致命」的手術嗎?

2018-03-18 09:00

? 人氣

從古至今,人們藉由著作、言語,試圖儲存人類大腦的智慧,但總是無法完整保存。如今,美國一家新創公司Nectome推出「保存大腦」方案,透過高科技的防腐技術,完整保存大腦。Nectome期待,未來的科學家取得掃描大腦的技術,將大腦的智慧轉換成數位訊號,屆時大腦就可「復活」,重現人類智慧。然而這項技術也有爭議,參加者必須接受「100%致命」的手術,獻出自己的生命,才有機會備份大腦。

「保存大腦」計畫 將於下周提案

Nectome的共同創辦人麥金泰爾(Robert McIntyre)下周將在美國新創產業加速器Y Combinator的展示大會中,介紹「保存大腦」的計畫。他們將提案發展大腦完整保存的技術,可保存大腦長達百年,甚至千年之久。

Nectome的官網對於保存大腦有著美好想像:「我們的目標是完整保存大腦,讓大腦儲存的記憶完好無缺:從你最喜愛書籍的美妙章節,到對於冬天冷冽空氣的感受,烘焙蘋果派的經驗或是與朋友、家人一同享用晚餐。」Nectome指出,如果記憶能確實以相當良好的大腦儲存技術保存下來,他們相信,未來一個世紀之內,科學家可以將人腦數位化,並利用保存的資訊,重新製造與原本大腦類似的心靈。

新技術將大腦保存度提升至奈米級

Nectome的新技術並非無憑無據,早在數年前,麥金泰爾就與低溫生物學家法海(Greg Fahy)在21世紀藥業公司(21st Century Medicine)合作,以低溫防腐技術保存大腦,這種技術可望將大腦的保存提升到奈米級,包括連結神經細胞突觸的神經網路體(connectome)也能保存。

Nectome也與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神經科學家波伊登(Edward Boyden)合作,提升保存豬腦的技術,甚至能在電子顯微鏡裡看到豬腦的突觸,他們以此獲得8萬美元(約新台幣235萬元)的科學獎。除此之外,Nectome也募集100萬美元(約新台幣293萬元)的資金,並獲得美國國立精神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贊助96萬美元(約新台幣281萬元),用於腦部成像計畫。
 

Nectome除了利用豬腦實驗,今年2月更得到一位剛過世2.5小時的婦人大腦,並利用以醛安定的低溫冷凍(aldehyde-stabilized cryopreservation)技術,將婦人的大腦切片,以電子顯微鏡觀察它的狀態。

事實上,大腦保存的生意早就有人在做,美國亞利桑那州的阿爾克生命延續基金會(Alcor Life Extension)就已經以液態氮技術,低溫保存150位遺體與大腦,連美國職棒傳奇球星威廉斯(Ted Williams)的大腦都被冰在裡面,然而,一直有人質疑液態氮保存的方式,反而會損害大腦。Nectome的技術,有望完整保存大腦。

「100%的死亡率」仍有25人排隊參加

然而Nectome的技術有項困境:大腦必須是活體。因此施行「保存大腦」手術的體驗者必須在存活時,就將防腐化學劑注射到頸動脈裡。麥金泰爾向《MIT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表示,這項技術「有著100%的死亡率」。因此,若要試行這項技術,Nectome會先與生命已至末期的病患合作,讓他們連結心肺機器,在全身麻醉之下注射防腐化學劑。
 

這項新技術目前仍未商業化,真正執行也是好幾年後的事情。但Nectome已經開辦「等待清單」,吸引潛在客戶上門。想參加計畫的人可以先付1萬美元的訂金(約新台幣29.3萬元),加入排隊行列,若臨時反悔,還可全額退費。目前已有25人加入等待清單中,其中一位是Y Combinator計畫的創始人奧特曼(Sam Altman),奧特曼現年32歲,認為大腦數位化的計畫確實可行,還稱:「我假定我的大腦將上傳到雲端。」

「像在鼓吹他人自殺」保存大腦有倫理爭議

儘管這項技術看來前景可期,仍有醫學倫理上的問題,美國加州2015年起實施《生命盡頭選擇法》(End of Life Option Act),開放醫師協助病症末期的病患結束生命,由於保存大腦的手術可能涉及受試者生命權的爭議,Nectome諮詢熟悉加州《生命盡頭選擇法》(End of Life Option Act)的律師,認定這項「保存大腦」的服務應屬合法。
 

然而也有專家認為應該審慎討論倫理問題,大腦保存基金會(Brain Preservation Foundation)董事長、同為神經科學家的海沃夫(Ken Hayworth)表示,若自己得了絕症,希望能使用「保存大腦」的手術安樂死。但他也期待,這個計畫的草案若能先刊登於醫學期刊上,讓醫學倫理的社群得以完整討論,再商業化,應該會更理想。

海沃夫進一步指出:「這有點像引誘其他人自殺,以保存他們的腦。」他認為麥金泰爾讓大家加入「等待清單」的想法雖立意良善,但有可能已跨過那條倫理紅線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亦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