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監獄到煉獄!美國女子監獄淪為皮條客獵場 拐騙出獄女囚推入火坑

2018-07-02 11:10

? 人氣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獨家披露美國女子監獄淪為皮條客眼中的魚池,女囚出獄後孤立無援被迫從事性交易。(截圖自The Guardian網站)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獨家披露美國女子監獄淪為皮條客眼中的魚池,女囚出獄後孤立無援被迫從事性交易。(截圖自The Guardian網站)

我常聽說有皮條客到看守所或監獄找新的妓女,對啊!那裡的確是個好地方,你想想那些女囚犯出獄後無依無靠,又沒地方可以去,只要你在她們坐牢期間寫信給她們、或甚至是寄錢到她們的戶頭,等她們出獄後,即使你是個完完全全的陌生人,她們也會對你百依百順,覺得自己虧欠你,這樣你就幫自己找到新女孩了。
——哈里斯(Anthony Harris),皮條客,2015年因強迫賣淫遭逮補,目前在德州監獄中服刑。

凱特(化名)在全美最大、位於佛羅里達州的羅維爾女子監獄服刑3年,也正是在那期間,她開始收到一位名叫羅爾斯(Richard Rawles)的陌生男子寫來的信,凱特在獄中常常莫名其妙收到不同男人寫給她的信,她並沒有放在心上,但羅爾斯不一樣,「他說他在網路上看到我的犯人大頭照後,就一直想著我。」凱特回憶道,這名叫做羅爾斯的男子聲稱在她出獄後會給她錢、一個能收留她的家,更重要的是無微不至的愛及照顧,「這正是我在尋找的,我從16歲經歷多次強暴後,就渴望被愛。」凱特說道。

但羅爾斯卻在2014年9月登上各大媒體頭條,他因犯下強迫性交、人口販運等多項指控遭逮補,也成為全美首位承認從監獄找女囚犯下手、強迫她們從事性交易的皮條客,「他家簡直就是個活生生的煉獄。」凱特說道,她和其他18位前女囚遭羅爾斯監禁長達5年,期間更受到多次暴力虐待。

然而,羅爾斯卻不是唯一的案例,英國《衛報》獨家披露全美不僅是在佛州,甚至是德州、俄亥俄州、北卡州以及密西西比州,皆發生皮條客及人口販運分子利用保釋金制度誘拐女受刑人從事性交易等案例。

美國女子監獄囚犯數量暴增 是1980年的八倍 

《邁阿密先驅報》揭露全美最大女子監獄羅維爾的腐敗情況。
《邁阿密先驅報》曾揭露全美最大女子監獄羅維爾的腐敗情況。   

過去40年以來,全美女監人口數超過834%,這樣的狀況卻成了皮條客眼中的大魚,他們利用保釋金制度找到新目標。這類皮條客會在網路上搜尋女囚個人資料,像是大頭照、保釋金等等,這些目標多半是在等待庭審期間遭拘留的囚犯,她們急需保釋金來交換短暫的自由,皮條客鎖定對象後會直接拿現金保釋女囚,或是透過無良的保釋金經紀人,等女囚順利獲釋,他們會給她兩個選擇,一是從事性交易償還保釋金,或是皮條客撤銷擔保、逼她們回到牢中。

「當他們把妳保出獄的那瞬間,妳就完了,因為妳欠他們,接下來妳會做任何他們要你做的事,因為妳不想回到牢中。」倖存者貝琪(Becki,化名)說道,她出入監獄的10年間,不停親眼目睹皮條客利用這樣的制度接近女囚,逼她們從事性交易來還債。

脆弱的女囚出獄後孤立無援 成皮條客眼中的代宰羔羊

正在監獄中服刑的女囚,更是皮條客及人口販子的理想對象,他們會先確認有哪些女囚快要期滿出獄,在那之前會利用信件、匯錢等各種甜頭與女囚培養感情,「在這裡面真的非常寂寞。」24歲的吉兒(Jill,化名)說道,「坐牢時,妳只能依靠妳自己,沒有那些陌生男子的支持,妳根本是孤身一人,我的家人也不幫我啊。」這已經是她第22次入獄,「想一下就知道了,他們在妳服刑期間無條件地幫你?怎麼可能,等妳出獄後,妳還敢跟他們說妳不願這樣作賤自己的身體?凡事都需要付出代價,我已經學到了。」

在美國,法律也沒有明訂一定要親人才能來接送囚犯出獄,等同於將這些女囚直接送進皮條客的手中,羅爾斯更是羅維爾女子監獄的常客,接送次數頻繁到女囚間都會流傳誰誰誰又被他帶走,但卻絲毫沒有引起執法單位的關注,羅維爾女子監獄前獄警米肯斯(John Meekins)說道:「他(羅爾斯)常常出現在監獄門口,還說他上個月來這裡三次,下禮拜還要再來一次。」米肯斯試著警告執法單位卻徒勞無功,「我聽到獄友間在討論性交易的事,我試著跟我的上司還有高層說,他們卻說:『不要增加我們的工作量』不予理會。」前獄警戴維森(Theresa Davidson)說道。

倖存者成立自救會 呼籲政府提供更多援助

在《衛報》的調查過程中,總共訪問了全美11州共20多名倖存者,以及監獄相關工作者、遭定罪的皮條客等,皆證實監獄及收容所正成為人口販運分子的誘拐地點,而美國女監目前的收監人數高達120萬人,許多人是因為非暴力犯罪遭判刑,其中25%的罪行與毒品有關,相當於有高達30萬名女囚極有可能會因為毒品成癮被皮條客盯上、受到控制。

「這些受盡創傷的婦女往往都是孤立無援,也因此監獄及收容所成了皮條客了獵場,因為在裡面的女囚往往都無家可歸。」倖存者貝兒(Nikki Bell)說道,她在過去也曾落入皮條客的手中,現在則成立反販運分子組織「一起自由的活下去」(Living in Freedom Together)幫助有類似遭遇的婦女,也回到自己曾受刑的監獄中輔導正在服刑的女囚,「現在他們知道怎麼利用司法系統,讓這些原本弱勢的婦女變得更加脆弱。」貝兒說道,「相關矯正單位應有法律責任去保護這些女囚。」另一位倖存者哈徹(Marian Hatcher)說道,「如果這些婦女是在服刑期間成為目標,而我們還眼睜睜看著她們出獄,把她們送進那些皮條客手中,這是整個國家體制的失敗,我們沒有盡到照顧這些弱勢婦女的責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韓亞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