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無數殺人犯 名律師嘆:台灣很多法官覺得自己是包青天,這是現在司法的問題…

2018-03-14 08:50

? 人氣

「台灣很多法官覺得自己是包青天,可以還人民公道、實現真正的公平正義,這是現在司法上的問題啦……」林俊宏感嘆。(取自theamericanpolitikos.com)

「台灣很多法官覺得自己是包青天,可以還人民公道、實現真正的公平正義,這是現在司法上的問題啦……」林俊宏感嘆。(取自theamericanpolitikos.com)

死刑真是一切正義的解答嗎?2014年6月,21歲的鄒族青年武張孝慈犯下一起殺人案,先以USB線勒斃雇主情侶、將屍體從竹北載到阿里山棄屍、最後又縱火破壞現場逃亡,全案判決從死刑、無期徒刑到今(2018)年25年有期徒刑定讞,媒體紛紛以「抄佛經悔過免死」下標,網友紛紛怒罵法官「恐龍」、「冷血」。

然而若細看高等法院判決書,可見到檢警、律師如何還原武張孝慈的一生,道出一名毫無前科的青年在遭受家庭暴力、雇主壓榨後步步被逼上絕路的歷程。3月8日晚間,廢死聯盟在每個月周二固定舉行之「廢死星期四」個案介紹裡,即邀來武張孝慈的辯護律師陳又寧、邱顯智、林俊宏3人分享這些經驗。

武張孝慈。(取自武張孝慈google+)
外省人與鄒族混血的21歲青年武張孝慈犯下一起殺人案。(取自武張孝慈google+)

說起武張孝慈案的判決為何能從死刑一路變成有期徒刑,陳又寧認為,法官一方面可能有受被告背景影響,但更重大的原因或許是被害人家屬在法庭上角色不顯眼。林俊宏則說,可能是因被害人家屬追究的強度沒那麼高、不像某些案件的家屬一到法庭就大喊「死刑」,但林俊宏也提問,法官究竟能不能「單純以這種反應」決定要不要判死刑?

「台灣很多法官覺得自己是包青天,可以還人民公道、實現真正的公平正義,這是現在司法上的問題啦……」林俊宏感嘆。武張孝慈案裡的律師,為何寧背負被唾罵「邪惡打手」的風險,也要替殺人犯辯護?見證過無數深淵,對於「正義」,他們指出死刑之外的更多種可能性。

律師林俊宏,出席【#79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又見湯英伸?--武張孝慈案。(武張孝慈案律師團)。(陳明仁攝)
律師林俊宏感嘆,武張孝慈案裡的律師,為何寧背負被唾罵「邪惡打手」的風險,也要替殺人犯辯護。(陳明仁攝)

「並不是每個人都那麼順遂,他就是會碰到一些事情,導致他做了一些事」

曾為犯下兒虐王昊案的劉金龍、小燈泡案龔重安、媽媽嘴案謝依涵、鄭捷隨機殺人案等辯護,林俊宏一路走來接的幾乎是被社會視為「窮凶惡極」的重大案件。說起為何會接這麼多死刑案件,他無奈笑:「其實我也不知道耶,就是沒人接啊,接接接起來,就這麼多了。」

《刑事訴訟法》31條規範,最輕本刑為3年以上有期徒刑案件皆要有辯護人,再怎麼「駭人」的案件,也應經過公平審判才能生效,而林俊宏就這樣接了一個又一個「已經沒有人要理他了」的重大案件。許多社會版上的「壞人」,在林俊宏與許多死刑案件辯護律師眼中,其實與普通人差別不大:

「跟這些個案當事人溝通時,我相信很多人都提過,這些當事人跟你我差別沒有太大,可能覺得是住在隔壁的大學生、隔壁麵店的老闆、在路上打工的人,跟大家沒有太大差距……可是人生中並不是每個人都那麼順遂,他就是會碰到一些事情,導致他去做了一些事……」

20180308-【#79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又見湯英伸?--武張孝慈案。(右起)林慈偉(廢死聯盟法務主任)主持,主講-邱顯智、陳又寧、林俊宏(武張孝慈案律師團)。(陳明仁攝)
廢死聯盟法務主任林慈偉(右起)、武張孝慈案律師團邱顯智、陳又寧、林俊宏認為,這些當事人跟你我差別沒有太大。(陳明仁攝)

與受刑人聊過驚覺幾乎人人家庭破碎 邱顯智嘆:我們可能比較幸運…

這麼普通的人,為何要去犯下會被判死刑的事情?林俊宏說,過去大眾並沒有很在意,現在老實說也沒有,但仍有慢慢改變。而在武張孝慈案裡,檢警、律師們與法官看到的是,一個本無前科、朋友們都覺得性格溫和的人,因為從小被家暴而喪失求助能力,即便被本是朋友的雇主放高利貸、嗆說「叫你女友下海還錢」也不敢報警,最後,精神鑑定結果顯示武張孝慈是因過去成長經驗產生一種「只有讓對方消失,才能解決問題」的心態,因而在酒後失控殺死雇主。

暴力、貧窮、絕望,是武張孝慈經歷的童年,而律師邱顯智分享過去在監獄服兵役的心得,與受刑人一一聊過以後,他才心驚──原來,這麼多人都是在這麼破碎的家庭長大:

「我們比較幸運,可能有比較多人愛我們,那些在監獄裡的收容人很多都是家屬不會來看他的……我每個禮拜問他說,最近有沒有人來看你,他都說『沒有』,就是沒人愛的孩子……」

被視為「惡行重大」、應永久與社會隔離之人,背後或許都有個「為什麼」。有聽眾提問,犯下隨機殺人案這般行為的鄭捷,是否就沒有爭議了?對此林俊宏回應,對此案最大遺憾是當時沒有去做調查,雖然想了解鄭捷為何會做這樣的事情,但法院想盡快了結案件、未接受證據申請,「這案子很可惜的,我也並不會因為這樣子,就去認為他是一個沒有人性的人。」

20180313-「318學運案二審宣判」記者會,律師林俊宏發言。(盧逸峰攝)
有聽眾提問,犯下隨機殺人案這般行為的鄭捷,是否就沒有爭議了?對此林俊宏回應,對此案最大遺憾是當時沒有去做調查。(盧逸峰攝)

「教化可能性」監獄環境影響大:要讓一個人變好,是不是要對他好一點?

考慮到武張孝慈坦承犯行、被害人配偶也表示對被告應科處之刑度「沒有意見」,本案最後以有期徒刑25年定讞,多年後出獄還有機會重新來過。對於武張孝慈服刑,林俊宏說,要開始擔心的是「這人會不會再犯這樣的事情」,而答案恐怕只有矯正署能回答:

「我們矯正署就是把你關起來,時間到就把你趕出去,沒有好好思考說怎樣去教化、矯治一個人,為他過去所犯錯誤負責……我們矯正機關沒去思考這件事情,法院判多久就把他關多久,只留一點點連最基本生活都沒辦法維持的錢,關完就把他趕出去,沒有想要解決受刑人再社會化的問題。也許他的家人不在了,沒有支持系統的時候要怎麼做?還是我們矯治系統是逼他50歲出來沒有工作、沒有人支持他,跑去大幹一陣再關起來?

「如果你要讓一個人變好,你是不是要對他好一點?」邱顯智說,如果人要擁有愛人的力量,首先是要有人愛他,因此國外有些監獄也會讓收容人養狗,「狗的特色就是牠會一直愛你」,甚至允許受刑人期滿後帶狗離開。但在台灣監獄10幾個人關一間的現況來看,這方法似乎窒礙難行。

律師邱顯智,出席【#79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又見湯英伸?--武張孝慈案。(武張孝慈案律師團)。(陳明仁攝)
邱顯智說,如果人要擁有愛人的力量,首先是要有人愛他。(陳明仁攝)

儘管監所環境有待改善,對於武張孝慈的未來,邱顯智還是樂觀的:「武張有表達過,感謝很多團體律師能夠這樣支持他,我相信他在這案件裡面法官可能有網開一面,我相信他未來會成為對這社會一個比較好的人。」

讓犯錯的人在獄中好好反省 也可做一些事情填補被害者的損害

一個案件裡不只有加害者,也有受害者,受害者的正義,亦是武張孝慈案律師極為關心的。判決書記錄,武案被害人謝男妻子曾言「希望被告要重判,判死刑,如果沒有判死刑,被告也要在裡面好好反省」,林俊宏指出,被害人家屬確實有減輕法官在判決上的壓力,但他也強調,家屬有任何情緒都相當合理、高喊「死刑」也非常自然,問題在於:法官能不能「單純」就這種反應,當作死刑與否的決定?

邱顯智則提醒,若是武張孝慈被判死刑、被「執行」掉了,問題其實並沒有解決,因為雇主的元配還有2個孩子、還在新竹讀幼稚園;武張孝慈年紀還輕,可以在監獄工廠裡做工賺錢、用以賠償被害人,此案即判賠1000多萬,他要在餘生裡慢慢償還。

若是像過去湯英伸殺人案、隔年馬上執行,邱顯智嘆:

「好像社會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填補被害人的損害,但事實上家屬太太和兩個孩子還是要在這社會上繼續生活下去啊!死刑是處理這案件一個好的方式嗎?是不是只有這樣的方式?如果比較有意義的安排,應該是讓這犯錯的人在獄中好好反省,同時他可以做一些事情來填補被害人的損害……」

槍響過後,受害者家屬依然要過日子。武張孝慈案的加害者沒被判死刑,受害者家屬「如果沒有判死刑,被告也要在裡面好好反省」的期望能否實現、加害者究竟如何要用餘生來彌補,是接下來該思考的課題。

20180308-【#79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又見湯英伸?--武張孝慈案。(右起)林慈偉(廢死聯盟法務主任)主持,主講-邱顯智、陳又寧、林俊宏(武張孝慈案律師團)。(陳明仁攝)
武張孝慈案的加害者沒被判死刑,受害者家屬「如果沒有判死刑,被告也要在裡面好好反省」的期望能否實現、加害者究竟如何要用餘生來彌補,是接下來該思考的課題。(陳明仁攝)

「我們應該要對每個人都『活生生』的來看,不是把他當孤伶伶的受刑人。」廢死聯盟主任林慈偉最後如此強調。

這或許也是為什麼,總有一群律師不放棄思考犯罪背後的「為什麼」、犯罪後「怎麼做」,他們要的「正義」,並不只有「包青天法官」一種解答。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