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反對死刑?將蒙冤15年死囚變回自由人 律師羅秉成談廢死:沒有人是局外人

2017-12-03 00:34

? 人氣

鄭案辯護律師羅秉成表示,法官也會犯錯,是他反對死刑的原因之一。(謝孟穎攝)

鄭案辯護律師羅秉成表示,法官也會犯錯,是他反對死刑的原因之一。(謝孟穎攝)

「法官犯的錯常是人的生命,這是有死刑的國家無法避免的……」歷經15年「殺警」冤獄後終獲平反,今(2)日鄭性澤救援大隊於寧夏夜市舉行「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晚會,除了說明鄭案救援歷程、感謝群眾支持外,也說明數個仍在救援的冤案如謝志宏、邱和順,並有許多與會者表明反對死刑的立場。而鄭案辯護律師羅秉成表示,法官也會犯錯,是他反對死刑的原因之一。

凶槍上沒指紋、自白用槍與凶槍不一致 作家張娟芬發現鄭案大瑕疵

在40多個死刑定讞案件裡發現鄭案疑點、著成《十三姨KTV殺人事件》一書引起社會關注的作家張娟芬表示,當初看到鄭案覺得相當不可思議,明明證據充滿瑕疵,鄭性澤仍被判了死刑。

20171202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於寧夏夜市-張娟芬、冤獄平反協會羅士翔(謝孟穎攝)
作家張娟芬(左)表示,當初看到鄭案覺得相當不可思議,明明證據充滿瑕疵,鄭性澤仍被判了死刑。(謝孟穎攝)

張娟芬舉例:鄭性澤案有找到凶槍,但上面不是鄭性澤的指紋;鄭性澤自白承認開了2槍,但死亡的員警蘇憲丕身中3槍;鄭性澤自白說他用改造手槍,但打死警察的是制式手槍;至於案發KTV現場,也已被警方弄得凌亂……。

「死刑這麼嚴重,要用很嚴謹的證據來判」

歷經救援大隊數年努力,鄭性澤於今年11月確定無罪,對此張娟芬感嘆:「這些年研究死刑判決,才發現我們幻想的都不是事實。死刑這麼嚴重,應該要用很嚴謹的證據來判,殺警察這麼嚴重,但也是一樣。」

20171202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於寧夏夜市-鄭性澤(謝孟穎攝)
歷經救援大隊數年努力,鄭性澤於今年11月確定無罪。(謝孟穎攝)

「15年來鄭性澤的家人都活在痛苦中,社會該出來支持他、給他一個安慰,社會平反才剛要開始,我們也可以用我們的方式來支持鄭性澤。」張娟芬說。

「沒有人是局外人」羅秉成呼籲廢死:不然接下來可能是你,或你身邊的人

而鄭性澤的辯護律師羅秉成表示,今天是來還願的,因3年前開始救援鄭性澤時也在寧夏夜市辦過晚會,當時就許願希望之後鄭性澤可以重返此地。對於鄭案獲平反,羅秉成表示「這是我們台灣人的驕傲」。

隨後羅秉成話鋒一轉,開始談起反對死刑的立場:「人總是會做錯事,我們不是神,法官也不是神,法官犯的錯甚至比一般人多……但法官犯的錯常是人的生命,這是有死刑的國家無法避免的,也是我反對死刑的原因之一。」

20171202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於寧夏夜市-邱和順(謝孟穎攝)
羅秉成說:「人總是會做錯事,我們不是神,法官也不是神,法官犯的錯甚至比一般人多。圖為邱和順。(謝孟穎攝)

羅秉成表示,一些從事冤案救援工作的朋友曾表示「看判決就知道有冤無冤」:「律師說看判決就知道有冤無冤,有冤的判決都看起來鈍鈍的,甚至是笨笨的,聞起來的味道不太對,不是臭,是鈍、是笨,你就會知道這判決有問題要處理。」

談起冤案,羅秉成強調:「沒有人是局外人,被人冤枉加加減減都會,當然要關心,不然接下來可能是你,或你身邊的人。」同時羅秉成也期望司法多給人民一點保障:「希望司法安全一點,安全才能好好生活。沒有人被冤枉才是安全嘛!我們的司法沒那麼弱,但如果還是有死刑,那就不是弱,是害人。」

金馬得主林生祥到場演唱《大佛普拉斯》配樂 表示對冤案很有感

到場站台的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則強調,人一旦被捲入冤案,就是一輩子的傷害。邱伊翎表示,冤案其實沒有真正結案的那天,即便當事人已獲平反:「有些人仍然會說,啊只是證據不夠而已,啊一定還是你們做的,只是證據不夠……一個冤案的產生,對他們當事人還有家庭的影響是非常非常大的。」

今日活動出席者相當多樣,除了人權工作者以外,也有音樂界的創作歌手林生祥、樂評人馬世芳等。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表示,邀請林生祥是因鄭性澤人生第一場演唱會就獻給了「圍庄」。

20171202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於寧夏夜市-林生祥(謝孟穎攝)
音樂界的創作歌手林生祥也出席活動。(謝孟穎攝)

對於鄭案,林生祥相當感嘆:「我的小時候曾經被冤枉過,很難受,一個人被冤枉5000多天,一定更難受!」林生祥也現場為鄭性澤獻唱獲金馬獎雙項之電影《大佛普拉斯》配樂,第一首是「會面菜」(帶給監所受刑人的食物),並表示「現場吃面會菜最多的就是阿澤了」。

晚會盼更多人關懷冤案:希望無辜的人知道自己不孤單,我們會給他作伴

鄭性澤救援大隊表示,「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晚會不僅是讓鄭性澤重溫入獄前擺攤、擺彈珠檯的快樂時光,也希望透過在寧夏夜市宣講,讓更多群眾更了解鄭案,並關心其他救援中的冤案。

20171202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於寧夏夜市-鄭性澤(謝孟穎攝)
,「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晚會讓鄭性澤重溫入獄前擺攤、擺彈珠檯的快樂時光。(謝孟穎攝)

鄭性澤案不是第一例冤案 也不會是最後一例

羅秉成向群眾表示,鄭性澤案不是第一例冤案,蘇建和、徐自強、遭槍決的江國慶都是,而鄭案也不會是最後一例,「你站在這裡看我們一眼,就是很大的幫忙了喔」,今日晚會的意義,正是希望無辜的人知道自己不孤單,「我們會給他作伴」。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