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昌《獅頭花》新書發表會 原漢衝突交織出的戰役與愛戀故事

2017-12-02 15:00

? 人氣

陳耀昌「獅頭花」新書發表會。(陳明仁攝)

陳耀昌「獅頭花」新書發表會。(陳明仁攝)

台大醫院退休醫師陳耀昌繼《傀儡花》後又一力新作,近期推出「台灣花系列」第二部曲《獅頭花》,出版前就先獲得「台灣和平基金會的臺灣歷史小說獎」的肯定,今(2)日舉行《獅頭花》新書發表會。

首部曲《傀儡花》出版當年就奪下「台灣文學獎金典獎」,二部曲《獅頭花》還沒推出就先斬將。該書重建了屏東大龜文王國與清朝淮軍在1875年(光緒元年)「開山撫番」的戰爭故事(獅頭社戰役),也闡述原漢衝突交織出的戰役與愛戀故事。

日前,公視斥資1.55億元以《傀儡花》為主軸的大河劇已上網開標,公視集團董事長陳郁秀也蒞臨發表會現場,她說,希望能藉陳耀昌與優秀劇組之手,將台灣歷史鋪陳起來,推出別於過往「看一次就過去」的歷史戲劇,要讓觀眾意猶未盡。

公視董事長,陳郁秀,出席陳耀昌「獅頭花」新書發表會。(陳明仁攝)
公視董事長陳郁秀,出席陳耀昌「獅頭花」新書發表會。(陳明仁攝)

「陳耀昌從『小說化的歷史』長篇著手,並將醫生專業融入小說」

「我覺得他的東西不是小說,他的東西是歷史。」國史館館長吳密察認為,當今歷史學者寫文章,往往是從學術議題出發,做出歷史分析,不過學術歷史只有小圈圈的受眾,並非真真切切地「說故事」。但陳耀昌的「台灣花系列」卻跳脫出學術框架,藉由真實的田野與考究,編織出一部精采動人的歷史小說,也即將翻拍成戲劇。

國史館館長,吳密察,出席陳耀昌「獅頭花」新書發表會。(陳明仁攝)
國史館館長吳密察,出席陳耀昌「獅頭花」新書發表會。(陳明仁攝)

台灣文學學會副會長黃美娥也點出陳耀昌的與眾不同。她說明,在醫界作家領域,從過去談賴和,現在談的侯文詠,往往書寫出白色巨塔下的故事;而在文學領域,一般新銳作家多從短篇起手,進一步邁向長篇寫作。不過,陳耀昌卻是從「小說化的歷史」長篇著手,並將醫生專業融入小說,字句間描繪深刻,創作速度之快,也令不少作家感到汗顏。

「原漢交融的故事,其實一開始不是故事主角」

《獅頭花》一書描寫原漢之間的衝突到和解,交織出台灣移民時代裡導與族群的愛恨情仇。2000名埋骨台灣的淮軍,與雄霸南台灣的「大龜文猶邦」間,發生一場可歌可泣的原漢戰爭,與一段影響深遠的原漢戀情。

不過獅頭山社原漢交融的故事,其實一開始並不是故事主角。陳耀昌說,起初想以著名的「牡丹社事件」為創作題材,後於中國河北、屏東實地進行考察與田野調查時,歷經不少難以解釋的因緣巧合,冥冥之中《獅頭花》的故事便隨之誕生。

20171202-陳耀昌「獅頭花」新書發表會。(陳明仁攝)
台大醫學院退休醫師陳耀昌。(陳明仁攝)

從「開山撫番」演變為「剿番」陳耀昌:最大責任其實是沈葆楨

陳耀昌也說,諸如獅頭山社戰役、牡丹社事件,皆是由「開山撫番」政策,最後演變為剿番的事件,他認為這本書除了記錄,也要探討責任,後來發現最大的責任其實是沈葆楨。而在去年8月1日,總統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誓言要推原漢轉型正義,但事實上問題仍未解,轉型正義問題持續延宕,原住民仍為了傳統領域必須挺身而出,訴求轉型正義。

談及原住民族轉型正義,若以獅頭社戰役為例,陳耀昌認為,其實把獅頭社戰役戰場反照牡丹社事件,像是在內獅部落原址立一座古戰場碑,立「阿拉擺」像。此外,政府也可以訂定原住民英雄日,設一個漢人道歉文,就好像荷蘭人跟鄭成功受降的概念。另也可以在屏鵝公路兩旁設淮軍遺跡。

最後,陳耀昌引用普魯士鐵血宰相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名言,「愚者從經驗中學習,智者從歷史中學習」,他說,台灣經過400年的不可承受之輕與重,幾乎每個家庭都已經留著原漢混合的血,期望藉助自身醫學背景,以多元族群、多元文化、多元史觀的筆法書寫,繼續為原漢和解的目標努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趙宥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