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Shi Shi Shi、ㄕㄕㄕ 藍綠的ㄅㄆㄇabc選戰

民進黨台南市長初選候選人葉宜津倡廢ㄅㄆㄇ,引起熱議。(資料照,顏麟宇攝)

民進黨台南市長初選候選人葉宜津倡廢ㄅㄆㄇ,引起熱議。(資料照,顏麟宇攝)

誰忘本?

葉宜津政見之一是倡廢ㄅㄆㄇ,有人對此甚不以為然,嗆葉:妳改英文名字出來選!她這話說得沒什麼道理。

如果她也要參選,那麼她這樣嗆葉宜津倡廢「ㄅㄆㄇㄈ」或許有點意思,但她沒要選。她可能太藍、太blue吧,所以就說些與語言文字學習無關宏旨的沒道理的話。

民進黨立委葉宜津上月在台南市長初選政見發表會丟出新政策,稱若她當選將廢除注音符號「ㄅㄆㄇㄈ」,為了與國際接軌將改用羅馬拼音,遭網友噓爆。

稍早有位女星也在臉書反嗆:「一個連根本都可以捨棄的人,是不會把選民放在心中的」,最後更酸葉宜津別用中文名字,改用英文名字參選。

「一個連根本都可以捨棄的人,是不會把選民放在心中的」,這話在說什麼呢?「捨棄根本」,這話並不通。ㄅㄆㄇㄈ只是一種音標、一種標音的符號,羅馬拼音也是。哪個好,哪個重要,很難定論。ㄅㄆㄇㄈ只是國民黨在台推行,以政治力強迫學生學習,就如強迫學生軍人讀蔣公文章嘉言錄。這算什麼根本?或許是國民黨的根本吧?中國根本不用ㄅㄆㄇㄈ也把文字簡化嗆聲影星為何不批「忘本」?

而且要說「本」的話,傳統的注音是音同(某字)、音如、讀如、音近,以及反切注音,而不是ㄅㄆㄇㄈ。國民黨、王小姐才真的忘本。

在西門町揮五星旗都不算忘本,用另一種音標就忘本,未免太國民黨太中正紀念堂吧?或太黨產太婦聯會帳冊帳目吧?國民黨的東西都不能碰,不能改革現代化合理化嗎?

注音符號(音標)跟語言文字兩者是不一樣的東西

葉宜津政見之一是倡廢ㄅㄆㄇ,王思佳對此甚不以為然,嗆葉:妳改英文名字出來選!王思佳認為,所有語言都有它的基礎,中文有注音符號、日文有五十音、英文有ABC,「而我們極其有幸從小就會說這麼困難的中文,請珍惜!請保護」,這些可說是情緒話,與語言學習沒太大關聯。王小姐沒把注音符號(音標)跟語言文字分開來說,其實兩者是不一樣的東西。注音符號(音標)只是為語言文字服務,服務不佳、功效不彰,就不讓她服務,解雇她、不用她。當然,音標並非人,否則要資遣,加發費用或給退休金。英語美語用國際音標韋氏音標KK音標等,不用其中的一種、幾種就說她忘本、不愛英語美語?有這種道理嗎?重點是她(音標)好不好用、準確性如何;跟忘本毫無關係。

就像中國他們根本不用ㄅㄆㄇㄈ,也把文字簡化。他們中國中共可說比國民黨更愛中文,簡體字使中文適存於世界,而且更與甲骨文金文等相呼應;其拼音音標(漢語拼音)更方便且易與國際接軌。漢語拼音或台灣羅馬拼音是類似的東西,都沒有什麼忘本的問題,只是圖個方便,有益有利於語言文字的學習罷了。

葉要捨棄ㄅㄆㄇ改用羅馬拼音沒什麼壞處,盡管也不見得有多大好處,而且也非急務。大家不必急於廢ㄅㄆㄇㄈ,因非當務之急。而且提倡使用羅馬音標或其他更方便音標就可以了。讓更好用的注音符號或音標自然而然取代較差的,良幣真幣驅逐劣幣就可以了。

著眼於國際接軌這有點作用,但可能沒想像中那麼大。

注音符號或音標只是一種工具,工具如方便使用,能在市場流通,那就是好工具。腳踏車三輪車牛車馬車人力車汽車火車飛機太空船都是工具,各有其用途與適用的場所、時空。音標工具也是這樣。適用可用的時空場合會隨時代、政治、政府而改變。例如新店的注音或音標因馬英九而變成xindian而不是sindian或hsindian,而這也還會、還可以再改變。音標(注音符號)這種東西並非地心吸力萬有引力那樣難以搖撼、更易改變。

20180301-國民黨召開「聲援103年度中山獎學金解凍」記者會,前總統馬英九發言。( 盧逸峰攝 )
作者稱,新店的注音或音標因前總統馬英九而變成xindian而不是sindian或hsindian,而這也還會、還可以再改變。( 盧逸峰攝 )

語音、字音、聲調、腔調、南腔北調——ㄅㄆㄇㄈ是無法注出南腔北調的

有一點必須要弄清楚的是:注音符號(或音標)是一種標音、標注語音字音的工具;它們不等於語言文字。前者如ㄅㄆㄇㄈ漢語拼音羅馬拼音國際音標KK音標韋氏音標等等,後者如中文英文日語德語等等。注音符號(音標)與語言文字因沒有分清分開來說,就會產生了諸如下列的說法:

學ㄅㄆㄇ可能已經是多數台灣人的集體記憶,如果不是ㄅㄆㄇ,大家對於發音的聲調肯定是南腔北調,若要學中國式的拼音輸入,中國用漢語拼音為主,所以很多聲調都不會統一。台灣學既有的ㄅㄆㄇ不是很好嗎?倒是「與國際接軌」的羅馬拼音或是漢語拼音,其實都很難分辨聲韻,四聲跟一聲根本分不出來。

基本上這段話是不正確的。有ㄅㄆㄇㄈ大家還是南腔北調,而且南腔北調沒啥不好。ㄅㄆㄇㄈ是無法注出南腔北調的,什麼音標都是拿腔調沒辦法的。京片子廣話客家話台灣話印尼菲律賓語各有腔調有什麼不好?上提這些語文ㄅㄆㄇㄈ是難以標注的。論者說,羅馬拼音或是漢語拼音,其實都很難分辨聲韻,四聲跟一聲根本分不出來:這話錯了。ㄅㄆㄇㄈ同樣無法標注四聲跟一聲根本分不出來,只有加上「聲調符號」如上去入平(還分陰平陽平第一聲第二聲)。 羅馬拼音或是漢語拼音同樣也可以加上聲調符號,與ㄅㄆㄇㄈ 同樣可辨聲韻,四聲跟一聲。而且很難分辨聲韻,四聲跟一聲根本分不出來還是小事。還有無法注音入聲字注音台語客語與廣話英法德日語。在很多語言文字ㄅㄆㄇㄈ也無用武之地,ㄅㄆㄇㄈ其實功用沒那麼大。

有人說其他注音符號、音標拿某些音(捲舌和輕重音)沒則(沒輒)。捲舌和輕重音其實用羅馬拼音漢語拼音都不會有問題。而且ㄅㄆㄇㄈ問題更大。他們不適合注音英法德與日語或廣東話客家話或契丹話女真話匈奴話。入聲字更難注音。ㄅㄆㄇㄈ是功能有限的音標,主要適用於標注北京語而已。

今天ㄅㄆㄇㄈ之通行完全是國民黨在台灣以政治力弄出來的,弄久了大家習慣了,就以為他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跟黨產婦聯會產或中正紀念堂或銅像有點類似。其實未必是很正確的看法或觀點。而且不喜歡葉政見讓她落選不投她票就是了。但如她落選並不意味ㄅㄆㄇㄈ不可廢。

Shi Shi Shi Shi改用ㄅㄆㄇㄈ注音是ㄕㄕㄕㄕ

爭、比賽、比高下、各逞所能,,會引發紛爭、紛紛擾擾;這其實也有好的一面,可以促成進步,改良、改善。但漫無規則無所節制的競爭、比賽、比高下,只想謾罵攻擊,則有時會變質,變成比屎、比狗屎。

有人以語言學者的一段文字,「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趙元任《施氏食獅史》),用羅馬拼音加以注音,注出來的音是,“Shi Shi Shi Shi Shi Shi shi shi shi Shi Shi Shi…”以此嘲笑葉。但這其實不好笑。趙元任原意不是要嘲笑嘲弄,而是在說明注音音讀不光是音標而已,還要加上聲調、文字等,才能看出、聽出究竟。上面的注音改用ㄅㄆㄇㄈ注音是ㄕㄕㄕㄕㄕㄕㄕㄕㄕㄕㄕㄕ…,和上面的一樣可笑,還會讓人誤以為尸體(屍體)遍地。但如果加上文字(石室詩士)再加上聲調(二聲四聲一聲四聲),那麼意思就顯示出來,不會那樣莫名其妙了。

*作者為退休教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