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蔡碧仲兩百分人生歸零再出發

蔡碧仲提供 蔡碧仲自家籌組「圓滿究竟之道研究會」,一起思考人生哲學。(蔡碧仲提供)

蔡碧仲提供 蔡碧仲自家籌組「圓滿究竟之道研究會」,一起思考人生哲學。(蔡碧仲提供)

「我的人生幾乎是perfect,有人說滿分一百分,我覺得自己有兩百分,在小兒子誌鈞出事之前,生命可以用非常完美來形容!」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談起人生至痛,眼眶泛紅微濕。

蔡碧仲育有兩子兩女,么兒誌鈞外型高大帥氣,幾乎是他年輕時的翻版,自然也成為夫妻的心頭肉。誌鈞就讀嘉義中學三年級時,除了在學校合唱團擔任指揮,也是網球校隊,允文允武一直都是校內風雲人物。

手術七日病情急轉直下……

這樣的陽光男孩,在二○一二年十一月卻出了事。他在學校胸悶到醫院就診,醫生診斷出氣胸後進行手術。原本術後恢復情況不錯,七日病情卻急轉直下,居然奪去他的性命,誌鈞人生數字只短短停留在十七歲。

五年了,蔡碧仲輕嘆著,講起誌鈞,他雙眼流露慈愛,「他才剛開始一段戀愛……以往我都會載他去上學,但他那段時間不讓我載,要求自己騎腳踏車上學,現在想想,他可能是要跟我道別。」愛子心切的蔡碧仲,開車跟在誌鈞後面,兒子回眸對爸爸燦笑,父子間的情感濃郁。

這是律師界「南霸天」蔡碧仲的人生故事,人脈遍及嘉義政商司法界,卻無力救回兒子,這件事對主治醫生同樣是不可承受之重。那天,蔡碧仲主動擁抱充滿抱歉的醫師,沒有採取法律行動。「當你失去最愛,除了把他救回來,任何替代方案都沒辦法復原。」多年後他重提此事,心酸仍飄散不去。

蔡碧仲出身雲林元長鄉,小時候生活困頓到「沒辦法煎一個蛋帶便當,阿公阿嬤把蛋和著粉一起煎,再切成九塊,一次帶一塊當便當菜。」爸爸經年累月在外工作,媽媽則務農扛家計,他和唯一的弟弟蔡朝金相依為命。身為哥哥,他不到灶頭高就得幫忙燒柴煮飯。

喪子之痛讓蔡碧仲重新檢視自己的人生目標。(柯承惠攝)
喪子之痛讓蔡碧仲重新檢視自己的人生目標。(柯承惠攝)

可惜命運弄人,蔡碧仲十五歲時,九歲的弟弟到田裡釣青蛙,回家後卻發高燒,一場小病卻讓弟弟撒手人寰。蔡碧仲初嘗失去至親之慟,爸媽從雲林舉家搬到台北,想遠離傷心地。

國中念四年、高中念四年

經濟不佳,蔡碧仲從小就懂得念書突圍。他的小學夢想是拿到縣長獎,這樣可以獲得一本遠東英漢辭典。因此,他從一年級就開始拚第一名。有次他考壞了怕影響總體分數,還篡改分數,慘遭老師拳打腳踢。

好強的鄉下孩子搬到台北,功課一時沒跟上,考公立高中竟落了榜,隔年發奮考上成功高中,卻因玩心太重留級。「高一時,地理、生物、英、數四科都被死當,害我國中念四年、高中念四年。」蔡碧仲談起過去也覺得莞爾。

留級的蔡碧仲面子掛不住,乾脆輟學去舅舅開的麵包店工作,每天拼命工作拚成紙片人。這時蔡碧仲才瞭解讀書反而最輕鬆,返回學校之後判若兩人,從全校最後一名一路攀升到第一名,還高中政治大學法律系,最後考上司法官,讓蔡家在地方上揚眉吐氣。

把亡子之痛轉化成懷念和提升

當了八年檢察官,蔡碧仲成為嘉義地檢署黑金剋星,當他決定轉任律師的那一刻,在地方造成轟動,還有人暱稱他「吸塵器」、「流刺網」(指吸光案件),律師界更流傳「北顧立雄、南蔡碧仲」的封號。

蔡碧仲對南部大案無役不與,他也幫許多政治人物,例如前縣長蘇治芬、陳明文及張花冠打官司,執業二十年來,在嘉義接案量永遠排第一。在人生巔峰痛失愛子,蔡碧仲回想:「當年弟弟過世時,痛的感覺沒有那麼深沉;這一次卻像是,好不容易來到一個頂點,卻發現基礎全都被摧毀了。」

直到意外發生第四天,他摸摸兒子的額頭,才相信他離開了。「走的不真正走,留的沒有真正留」,他靈光乍現地對兒子起誓:「爸爸的身體留在這,但心都跟你走了;你的身體走了,但心留在爸爸這裡,我會以你為師,未來我們一直相伴。」

這個巨變扭轉蔡碧仲對人生的看法,他拋下對名利欲望的想像,連律師事務所的經營方針也跟著轉變,朝著公益發展。至於要用什麼方式延續父子的幸福?這個想法一開始聽起來虛無,後來也慢慢成形。「今天如果不是這樣,很多事情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也許我還繼續當律師,多賺不少錢,但生命並沒有轉變。我想把這種痛轉化成懷念和提升。」

想到誌鈞,蔡碧仲不諱言仍會落下男兒淚。「如果想刻意遺忘,揪心的痛將沒有藥醫,變成『死的沒有死,活的沒有活』。我原本的人生是兩百分,他走了以後雖然變成零分,卻是另一個新階段的起點。」

蔡碧仲對世界看得更寬容了,懷念兒子的方式也非「遺忘」而是「保留」。

把痛昇華成力量,才能救自己

「他的房間我都好好地保存,誌鈞的味道還在,他的球鞋、車子、衣服跟喜歡的東西,我想他的時候會進去房間,每個過年也不會忘記給他壓歲錢,他喜歡的東西全部擺在那邊,全家福也常會有他(P圖)的照片,做什麼都不會少了他。」

蔡碧仲也開始鑽研人生之道,在自家籌組「圓滿究竟之道研究會」,一起思考人生哲學、暢談東西方的經典。他不是想開宗立派,是希望透過善知識的引導及精進修行,治療(或解脫)身心苦痛。「錢賺得再多又怎麼樣?人生走到這歲數,誰不是在舔傷口?幸福就我而言非常具體,我要和誌鈞一直幸福下去。」

他清楚誌鈞喜歡打網球,就在愛子生日前後,舉辦以他為名的青少年網球賽,今年已經要邁向第六屆;而家人在這一天,不是忙著做忌日,反而像在辦慶典、嘉年華一樣,高興地想著他。

「分解那些痛苦,不要把它丟掉或築牆,把痛昇華成力量,才能救自己和家人,也才能解救更多人。」服務的概念在他心裡生了根。一年多前,他脫下律師袍,北上法務部接任政次,即使政務工作忙碌,薪水更與他的律師收入天差地遠,他卻不以為意,神色總是一貫優雅愉快。

為了紀念亡兒,蔡碧仲除了保留兒子生前的用具,還以兒子為名舉辦網球賽。(蔡碧仲提供)
為了紀念亡兒,蔡碧仲除了保留兒子生前的用具,還以兒子為名舉辦網球賽。(蔡碧仲提供)

蔡碧仲散發的正能量讓聲勢旺了起來,許多政壇人士勸進他接任縣市副首長,或舉荐他擔任黨產會要職、監察委員、鼓吹他參選縣市長或立委。不過,他對一切總抱持自在、隨緣的態度,「緣分到了就去做。」

寫書為愛子在塵世裡留下痕跡

轉換跑道的他,只有一點從未改變,就是無論從事什麼職務,他都會連兒子的份一起活著。就算再怎麼忙他仍勤於筆耕,每天寫下生命的省思。「我要讓別人知道誌鈞成為一個利基,把我變成更好的人。我之前出過一本書《世間如鏡──以子為師》,就能幫誌鈞在塵世裡留下痕跡,我一定要讓大家知道,他是多麼棒的一個小孩。」這是一個慈父寵愛兒子的方式。

蔡碧仲小檔案

現職:法務部政務次長、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主任
學歷:成功高中(獲頒傑出校友)、政治大學法律系畢業
司訓所期別:25期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2男2女(么兒過世)
經歷:澎湖、雲林、嘉義地檢檢察官、蔡碧仲律師事務所負責人、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理事長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