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建交》香港樞機主教陳日君:教廷對中國投降,出賣中國地下教會的教徒

2018-03-02 13:00

? 人氣

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大力反對梵蒂岡承認中國官方教會與自封主教等協議。(美聯社)

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大力反對梵蒂岡承認中國官方教會與自封主教等協議。(美聯社)

多次公開批評中梵協議的香港教區榮休樞機主教陳日君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批評教廷的作法是對中國可悲的投降,出賣了中國地下教會的教徒,逼他們走進鳥籠之中。陳日君又指教宗對中國並不熟悉,據他所知,這份「醜惡」的協議不是來自教宗。

羅馬教廷被指為與中國建交,接受7名中共任命的主教,風波愈演愈烈。路透社早前引述梵蒂岡高層消息稱,教廷與中國關於主教任命的框架協議已經準備就緒。義大利媒體近日披露,教宗已同意與中國簽署主教任命協議,雙方最快在3月便簽署。

德國之聲:你批評即將簽署的協議,是把1200名中國天主教信徒逼進一個「大鳥籠」裡?為什麼?

陳日君:我們對這個協議的實質內容其實一無所知,因為我們被蒙在鼓裡。然而,從一些知情人士所透露的消息,我們看到一個畫面,知道即將會發生的事情。籠中鳥的例子不是我們發明而改的,是根據消息人士透露,知道協議內容的人表示,中梵達成協議後,仍將像籠中鳥。因此我們從中知道,明顯這是一份不好的協議,因為它把所有決定權都放在中國政府手上。我們可以接受一定程度的妥協,但要有個底線,中國政府怎可以為我們選主敎?這是很大諷刺及不可置信的。

德國之聲:有報道稱,教廷希望通過簽署這份協議,減少目前親政府的天主教愛國會及親教廷的「地下教會」之間的衝突,令教廷可合法看顧內地約1200萬名天主教徒,並致力傳播天主教。你同意嗎?

陳日君:如何可以「合一」(unify)?在哪裡可以合一?現在的分裂不是在敎會內部的。因為在中國政府的立場上,天主敎會是跟羅馬普世敎會分割的,是屬於本土的敎會;一部分人不認同中國政府的觀點,與敎廷聯結,就是地下敎會;而有部份因為接受跟從中國政府而成為公開敎會;兩個情況是完全不一様的,你如何合一他們?在那裡合一?把地下敎會的全部合一起來?這是不可能的,政府不容許的;把所有地下教會合一到公開敎會嗎?所以這不是一個合一,用回鳥籠的例子,是把原來在鳥籠外的信徒逼進鳥籠內地,把他們全部合一在一個鳥籠內,也就是說制造更多的奴隸了。

德國之聲:你認為教廷在協議上是否太樂觀,還是為了與中國建交而刻意讓步?

陳日君:現在問題是我們如何理解梵蒂岡敎廷。我常說,敎宗可能對中國真實況不太掌握,他來自南美洲,沒有直接與共產黨交手的經驗,特別是中國。然而,他身邊的人一定知道真實情況,所以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這完全是難以置信的。這一班人,尤其是國務卿,與中國共產黨接觸多年。而最近的事實清楚顯示,中國政策方向是加緊對教會的控制。所以敎廷怎可能樂觀地認為協議簽定有助改善分裂情況?不,他們反令情況惡化,他們投降了(surrender)。

德國之聲:你認為教廷把中國地下敎會出賣了嗎?

陳日君:他們把地下敎會的教徒出賣了,對那些長期忠貞於教廷的,長期忍受拘捕的敎徒,因為他們不想背叛自己信仰,而敎廷一直鼓勵他們要堅持著,現在卻要作出投降,這是不可想象的災難。我十分擔心,如果最後同意簽署,而這份協議雖然我們認知上是不好的,伱也必須要接受,你要遵從,我們不能反抗教宗的。

現在我常批評敎廷,因為根據我認知,敎宗並不是完全站在他們一方。我也重溫一些與教宗私人對話,證明了這個」醜惡」的協議不是來自敎宗。所以我想為教宗說話,防范中國大陸的人以為一切來自敎廷就是來自教宗,但假若明天協議簽署了,即表示一定得到敎宗的允許。所以情況變得很危險,他們把那些一直忠心的信徒的希望破滅了,令到一些支持中國政府的以為這是一場勝利——連教宗也對中國政府投降。

德國之聲:在中梵新框架協議之下,主教任命將分為三步曲,第一步是「民主選舉」,第二步是「主教團任命」,第三步為「教宗批准」。你認為這三部曲是否可落實執行?

陳日君:根據目前我們所知悉的,即將簽署的協議並不是一份好協議,因為它全部都是虛假(fake)。第一個步驟是「民主選舉」,民主選舉在中國是不可能的,因此主教任命是被操控的。

第二個步驟是由「主教團會議」任命。事實上現在根本沒有真正的「主教團會議」,它只是一個空名,敎會其實是政府在控制,這代表一切都在操控在政府的手裡。透過「主敎團協議」,他們把主教的名字給敎宗,說最後的話事權是屬於敎宗,聽起來似乎很好,但這也不是真實的。敎宗可以怎樣呢,他可以容易就委任這些名單嗎,不可以。因為這個政府從來都不會委任好的主敎,他們甚至不知道何謂是一個好的主敎。他們只著眼於所選的人是否容易受控制。所以敎宗可能會提出反對,但他可以反對多少次呢?反對後他仍然要讓政府去委任。所以這不是一個好辦法。

而現在他們希望把7名非法主敎正名化(legitimate),但是這些主教都不是好的主敎,他們都有複雜的問題,有些擁有女朋友,有些甚至有小孩。這是很一個壞的起步,對將來影響很大。

對於地下敎會的牧師及主敎,協議說會承認他們,邀請他們加入「主教團協議」,但是這不是讓步,這是把他們逼入籠裡。這十分諷刺,甚麼叫承認他們?容許他們在地下工作?所以整件事可以說是一個投降(surrender)。這是十分可悲的。我們可以作出妥協,忍受很多事情,但絕不能投降,我們不能違背天主敎良知。所以我希望敎宗能重新再思考,停止這份協議!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