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228研究─需要的不是史料解密,而是恢復常識

2018-02-28 07:00

? 人氣

二二八紀念館,館內展景。(陳明仁攝)

二二八紀念館,館內展景。(陳明仁攝)

在台灣最近每一次到了228周年,都會聽到很多考驗閱聽者基礎常識程度的發言,往往還出於一些名牌教授之口。例如中研院的陳儀深教授最近就公開指責蔣介石必須要為228負責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主其事者後來都升官。他指責蔣介石袒護陳儀,短暫調回行政院任顧問,隔年還升為浙江省主席,所以就可反證蔣是228的元兇。

只要稍為把中國史背景知識與邏輯對照一下,就能理解蔣對陳的處理方式有其脈絡。陳儀本身是一個非常資深的將領,他在日本士官學校畢業時間早於蔣介石本人赴日留學期間。對這樣一個同鄉前輩─在日本留學的期別大概高自己5屆的老學長,蔣按照官場的傳統倫理,除非如後來的通敵投敵行為,否則是不可能對此人下重手的。陳儀在國軍將領中的人面也非常廣泛,他早年曾資助過一位湯姓青年從軍。這位湯先生終生對此感激涕零,甚至就把自己的名字改為「恩伯」,以示對陳恩公的感謝。在重視人情倫理的前現代性民國官場,還能期待當局怎樣嚴辦陳儀?

國府對228最重要的事件善後工作,就是在1947年清鄉結束後成立台灣省政府以取代原先的長官公署,新任的省主席換了一位國際公法專家魏道明。由於同時給陳儀只安排了一個根本就是閒差的顧問職,事實上已經等於撤職。這相當於現在國軍把出包單位的主官調為司令部委員是一樣的意思,只差沒有公然查辦。這對軍事資歷比起蔣自己都還要資深許多的陳儀,就已經是很嚴重的侮辱了。而陳儀也確實就此開始思想轉向,通過他的外甥丁名楠牽線,開始與中共聯繫。

1948年中陳儀所以被起復當浙江省主席,純粹是因為中共劉鄧大軍反攻中原得手,成功在大別山建立根據地。內戰局勢對國府嚴重惡化,戰火有可能將燒到浙江,必須要有一名在地背景的宿將坐鎮全局。因此這才起用了早在孫傳芳手下就當過師長的陳儀治浙,硬要把隔了一年多的起復扭曲為這是蔣要獎勵陳在228的表現,實在非常荒謬。

台灣省受降儀式於1945年10月25日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行,侵華日軍投降代表安藤利吉在儀式上將投降書呈送給中國受降主官陳儀。(新華社)
台灣省受降儀式於1945年10月25日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行,侵華日軍投降代表安藤利吉在儀式上將投降書呈送給中國受降主官陳儀。(新華社)

深綠歷史學者違反常識的地方還不僅於此,在228事件71週年的前夕,為了重建真相,國史館和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選譯外國的解密檔案,在國史館長吳密察所主持「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台北場次新書發表會上,又有驚人史料。根據該書,當時美國領事館在該年3月即向位於南京的美國大使館報告,指出228事件是「一場無組織又大都無武裝的台灣人民,與中國陸軍部隊支持的陳儀政府間發生的衝突」,並說陳儀部隊用打入人體以後會爆炸的達姆彈攻擊台灣人民。

當然很多人一聽到這個消息,又開始痛罵國民黨的殘忍。並且基於對美國史料的絕對相信,也不多做檢證,進行史料的辯偽。但要追求歷史的真相,還是要仔細的梳理一下,國軍到底有沒有真的在二二八使用達姆彈。

軍事專家宋兆文對此為文指出,當日國軍沒有生產這種彈藥的能力,確實如此。如果該批從外國如英美進口,出口國應該可以找到原始紀錄。但相關其他可供交叉檢證的證據資料均付之闕如,這份檔案本身有錯誤的可能很高。

20180222-「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台北場次新書發表會,(左起)中研院台灣史研所杜正宇、國史館館長吳密察、靜宜大學教授蘇瑤崇。(陳明仁攝)
20180222-「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台北場次新書發表會,(左起)中研院台灣史研所杜正宇、國史館館長吳密察、靜宜大學教授蘇瑤崇。(陳明仁攝)

1947年的國軍到底有沒有這種裝備,從國府本身當時在大陸的軍事史,乃至於在同一時間點同為與國軍交戰中的共軍檔案資料對證以找出頭緒,也是一個很好確認真相的方法。

從1946年末開始,國軍在內戰的戰場上逐漸失去主動,經常遭遇失敗。在1946年夏季內戰爆發,國府為了解除華東共軍對南京上海的威脅,動用了國軍五大主力中的整74師與整11師,以及數十萬國軍由南向北肅清在華東戰場盤據已久的新四軍後,蘇皖兩省的共軍-已經從新四軍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逐漸被壓迫北上,退向最後的根據地山東。但是共軍每次退卻前都有能力先給國軍一個巨大的打擊,華東戰場逐漸成為國軍的墳墓。

1946年12月的宿北戰役,國軍整編69師被消滅,師長戴之奇自殺。1947年1月的魯南戰役,國軍整26師、55師與第一快速縱隊先後在魯南的嶧縣與棗莊遭全殲,整26師長馬勵武與55師師長周毓英均被俘。

中共華東野戰軍(下簡稱華野)在魯南戰役的戰利品收穫頗豐,除了48門105榴彈砲以外,還有坦克24輛,汽車470輛。戰後在內戰爆發以來所繳獲大批美式裝備的基礎上,華野成立了擁有較大口徑火砲200多門的特種兵縱隊,能以強大的火力給國軍迎頭痛擊。因國軍在華東戰場的兵力極爲短缺,必須把部隊救火一樣地調來調去。這又給共軍在運動中襲擊消滅國軍創造了機會,國軍不斷面對更大的敗局。

在華東地區連天的戰火中,日曆一頁頁地翻到了1947年的2月。23日山東萊蕪戰役結束,國軍第十兵團被全部殲滅,共軍斃傷俘兵團司令李仙洲以下5.6萬人,給國軍極大的震撼,這時距台灣228事件的爆發只剩下還有5天時間。

在損失慘重的萊蕪戰役幾個月後,國軍王牌中的王牌,號稱蔣介石御林軍,全美械的整74師,在1947年的5月碰到了大劫。該師在清剿中共山東沂蒙山區根據地時被華野包圍,最後師長張靈甫自殺,全軍三萬多人也全為共軍殲滅,史稱孟良崮戰役。照國共雙方的敘述,這是國共內戰的天平開始全面傾倒的轉折點。

半年內國府在華東戰場連續發生四場大敗,國軍都已經被消滅了超過20萬人。戰況如此危急用甚麼都不過分了,但是國共戰史上就還是找不到國軍有使用達姆彈的紀錄。不只交戰中的共軍中找不到被達姆彈擊傷的人員,被俘虜的國軍被共軍審訊過後沒有留下使用達姆彈的證詞。更為如山鐵證的是,這幾場戰役中被共軍紀錄下大量繳得的國軍物資中,有火炮有汽車有坦克有成堆成垛的大批彈藥,就是從未找到過哪怕一箱的達姆彈。

20180225-孫文學校舉辦「二二八被遺忘的受難者追悼會」,白色恐怖受害者家屬的前國民黨黨主席洪秀柱參觀場中舉行二二八的真相與謊言資料展。由藍天行動聯盟總召集人武之璋等陪同。(陳明仁攝)
孫文學校舉辦「二二八被遺忘的受難者追悼會」,白色恐怖受害者家屬的前國民黨黨主席洪秀柱參觀場中舉行二二八的真相與謊言資料展。由藍天行動聯盟總召集人武之璋等陪同。(陳明仁攝)

如此答案只能有一個,國軍根本就沒有達姆彈。這份美國找到的物品與其他戰時相對應資料對比的結果,即可能只是因為當時國軍使用二戰末期生產的國造或是日製彈頭。因為資源缺乏而使用的金屬材料過於劣質,進入人體內即告碎裂。

如果1947年國軍當時真的有一批威力強大的達姆彈可以用來鎮壓民變,怎麼可能不優先使用於一直在吃大敗仗的華東戰場,而坐視張靈甫戴之奇等嫡系將領軍滅身死,這非常令人難以置信。而如果有使用在此共軍一定會在宣傳中大肆抗議,一如曾指責國軍曾在1948年淮海戰役中的雙堆集戰場使用毒氣,後來證明僅僅是催淚瓦斯。從中共歷史上都未做出此種國軍使用達姆彈指控看來,1940年代內戰中的國軍根本沒有這種武器,遑論使用在台灣。

現在二二八事件研究上最缺的不是機密資料尚未公開,而麻煩在於是解讀者本身缺少常識,然後就有了雖然勁爆卻根本經不起推敲與交叉檢證的結論。於是用於煽動閱聽者對特定黨派的仇恨有餘,對尋找歷史真相與族群和解毫無助益。

下一個228周年的時候,希望相關歷史學者對此研究新的貢獻,能更遵照研究方法辦理,結論能更符合常識。否則有一天根本不用等國共兩黨來爭奪論述權,相關論述自己就會把公信力給丟光了。

20180222-「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台北場次新書發表會。(陳明仁攝)
「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勁爆國軍使用達姆彈,軍事和歷史學者却指當年國軍配槍根本不可能使用達姆彈,一是規格不合,二是沒有製造能力。(陳明仁攝)

*作者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