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228研究─需要的不是史料解密,而是恢復常識

2018-02-28 07:00

? 人氣

二二八紀念館,館內展景。(陳明仁攝)

二二八紀念館,館內展景。(陳明仁攝)

在台灣最近每一次到了228周年,都會聽到很多考驗閱聽者基礎常識程度的發言,往往還出於一些名牌教授之口。例如中研院的陳儀深教授最近就公開指責蔣介石必須要為228負責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主其事者後來都升官。他指責蔣介石袒護陳儀,短暫調回行政院任顧問,隔年還升為浙江省主席,所以就可反證蔣是228的元兇。

只要稍為把中國史背景知識與邏輯對照一下,就能理解蔣對陳的處理方式有其脈絡。陳儀本身是一個非常資深的將領,他在日本士官學校畢業時間早於蔣介石本人赴日留學期間。對這樣一個同鄉前輩─在日本留學的期別大概高自己5屆的老學長,蔣按照官場的傳統倫理,除非如後來的通敵投敵行為,否則是不可能對此人下重手的。陳儀在國軍將領中的人面也非常廣泛,他早年曾資助過一位湯姓青年從軍。這位湯先生終生對此感激涕零,甚至就把自己的名字改為「恩伯」,以示對陳恩公的感謝。在重視人情倫理的前現代性民國官場,還能期待當局怎樣嚴辦陳儀?

國府對228最重要的事件善後工作,就是在1947年清鄉結束後成立台灣省政府以取代原先的長官公署,新任的省主席換了一位國際公法專家魏道明。由於同時給陳儀只安排了一個根本就是閒差的顧問職,事實上已經等於撤職。這相當於現在國軍把出包單位的主官調為司令部委員是一樣的意思,只差沒有公然查辦。這對軍事資歷比起蔣自己都還要資深許多的陳儀,就已經是很嚴重的侮辱了。而陳儀也確實就此開始思想轉向,通過他的外甥丁名楠牽線,開始與中共聯繫。

1948年中陳儀所以被起復當浙江省主席,純粹是因為中共劉鄧大軍反攻中原得手,成功在大別山建立根據地。內戰局勢對國府嚴重惡化,戰火有可能將燒到浙江,必須要有一名在地背景的宿將坐鎮全局。因此這才起用了早在孫傳芳手下就當過師長的陳儀治浙,硬要把隔了一年多的起復扭曲為這是蔣要獎勵陳在228的表現,實在非常荒謬。

台灣省受降儀式於1945年10月25日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行,侵華日軍投降代表安藤利吉在儀式上將投降書呈送給中國受降主官陳儀。(新華社)
台灣省受降儀式於1945年10月25日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行,侵華日軍投降代表安藤利吉在儀式上將投降書呈送給中國受降主官陳儀。(新華社)

深綠歷史學者違反常識的地方還不僅於此,在228事件71週年的前夕,為了重建真相,國史館和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選譯外國的解密檔案,在國史館長吳密察所主持「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台北場次新書發表會上,又有驚人史料。根據該書,當時美國領事館在該年3月即向位於南京的美國大使館報告,指出228事件是「一場無組織又大都無武裝的台灣人民,與中國陸軍部隊支持的陳儀政府間發生的衝突」,並說陳儀部隊用打入人體以後會爆炸的達姆彈攻擊台灣人民。

當然很多人一聽到這個消息,又開始痛罵國民黨的殘忍。並且基於對美國史料的絕對相信,也不多做檢證,進行史料的辯偽。但要追求歷史的真相,還是要仔細的梳理一下,國軍到底有沒有真的在二二八使用達姆彈。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