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蘇瑤崇專文(下):如果能選擇─228之後台灣人的首選一是美國二是日本

蔣介石與麥克阿瑟(左)。(資料圖/騰訊)

蔣介石與麥克阿瑟(左)。(資料圖/騰訊)

引言:2017年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在2017年2月舉辦「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特展,首度展出國外檔案機構與二二八事件相關的解密檔案。2018年2月,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進而在有限的資源下,選譯出版這批解密海外檔案,將有助於二二八事件真相的探討及檔案的解密與公開。

四、選譯美國檔案介紹

本書選譯的美國檔案,依時期可分成兩大類,一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二是大戰之後。雖在內容性質上,這兩個時期截然不同,但其中的延續性也值得注意。

(一)戰時美軍有關臺灣的檔案

本書選譯戰時美軍有關臺灣的檔案有:日軍在臺之情勢、鋪道計畫的目標、軍政府計畫(1945年7月30日)、軍政府修正計畫(1945年8月23日)、刪除軍政府計畫之討論(1945年9月19日)、占領臺灣(1945年8月29日)等。

大戰期間為打敗日本,「攻占臺灣」是美國重要戰略之一。美國企圖透過占領臺灣,一方面切斷日本與南洋日軍之聯絡,一方面進而進攻廈門,與中國夾擊日軍。珍珠港事變後,美國陸軍即主張應該攻占臺灣,並成立小組(desk)專門從事臺灣研究。美國陸軍檔案中,有很多根據審訊戰俘或實際空拍調查、乃至訪問相關人士等的臺灣相關調查。

美軍的臺灣研究可分為「戰術」與「政略」兩種。1944年曾經想執行一項命名為「鋪道計畫」的攻占臺灣計畫。其中「占領統治」研究,因為防範日裔美國人知悉此計畫,又以「X島計畫」代稱之。另外,相關軍事行動「鋪道計畫」之內容,可參考杜正宇博士發表於《國史館館刊》(2018年3月出刊)之論文。

本書選譯的軍政府計畫有7月30日計畫、8月23日修正計畫以及9月19日刪除軍政府之討論等三件,它們呈現了這段期間美國政策思維的變化。軍政府計畫是美國假定美軍攻占臺灣後,必須設立過渡之軍政府,直到戰後處理完成,相關國家簽訂和約後,才會依和約規定將臺灣交給指定國。然而,戰後實際的發展完全與此原先之計畫大大不同。因此,在這個計畫裡所出現戰後處理的另一種可能性,並沒有被充分認識,甚至讓人誤以為「開羅會議」之後臺灣已理所當然地回歸「中華民國」。而不知在日本投降之前,臺灣的處置仍有不同的可能性,而這些可能性的討論與戰後問題有關,並且在戰後和約簽訂前,臺灣仍是處於「占領狀態」。

1944年後半,因為日軍打通了中國華中華南的聯絡,因此美軍原計畫在廈門登陸,並與中國軍共同夾擊日軍的戰略破滅。但另一方面,太平洋戰爭中美軍的進展非常順利,日軍已無法防衛海域,美軍已可直接進攻日本本土,早日結束戰爭。因此美軍進攻琉球以取代臺灣,這是放棄鋪道計畫最主要原因。但這時日本卻出現本土決戰之呼聲,企圖頑抗至最後一兵一卒。假若日本頑抗到底,美軍也必須有相對備案。於是假定美軍征服日本本土後,臺灣若仍繼續作戰,則仍有必要予以掃蕩與統治。此外,國民黨軍不僅無與日軍作戰的能力,且戰後可能發生國共內戰,甚至於連前來臺灣的能力都有問題。這些是鋪道計畫放棄後,美軍仍然有軍政府計畫的主要原因。

1945年6月,美軍攻占沖繩島後,日本自知已無力抵抗美軍之本土進攻,是以透過諸多管道,向美國探詢「投降」的條件,甚至提出願意放棄所有殖民地,只要能維持「國體」與本土領域即可。不過,這時美國總統早已宣示日本必須「無條件投降」,而且原子彈已經完成了。

1945年8月9日,長崎原爆(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1945年8月9日,長崎原爆(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美軍認為中國戰後可能發生內戰,並無能力統治臺灣,貿然將臺灣交給中國,將會帶給臺灣嚴重的政經問題,而且此時占領臺灣也不再有與日軍作戰的風險。在這樣的考量下,7月30日做出軍政府計畫結論:「美國必須占領臺灣建立軍政府,除非狀況允許,方可由中國來承擔此責任。美國在臺灣建立的軍政府應持續運作,直至美國政府認為政權可移交予中國當局為止。」

如果依照此一計畫進行,日本投降後,臺灣將由美國占領統治。然而,歷史總有戲劇性變化。8月3日美軍內部有人提出強烈反對,認為「美國沒有理由花費鉅額經費幫中國代管臺灣。如果以中國沒有能力為理由而必須代管臺灣,那美國豈非必須代管幾千年以上」。事實上,對美國而言,在向來的決策會議中,占領臺灣只是一個可能選項,並非必要選項。雖然,7月30日決策會議中做出「占領」結論,但應視為這是「順勢而為」,非必然如此,是以在有人強烈反對下,臺灣政策又回到原點。

結果,8月9日參謀長聯席會即命令駐中國美軍以最小限度協助中國軍占領臺灣,而後才有盟軍司令麥克阿瑟之命令第一號「在中國領域(滿洲地區除外)內,臺灣以及北緯16度以北之法屬支那之所有日本全部陸海軍及附屬部隊,應向蔣介石委員長投降」之規定。日本投降後,8月17日命令第一號正式發佈,臺灣日軍向蔣介石投降。因此,8月23日美軍正式修改了軍政府計畫結論為:「中國必須出兵占領臺灣,並建立軍政府,除非狀況發展不容許其擔負此責任」,而由美國提供中國部隊最小限度之協助,這也就是8月29日通過「占領臺灣計畫」的由來。蔣介石軍再根據此「占領臺灣計畫」原則,自行擬定中方的「占領臺灣計畫」。因為前述事項都已實際進行,美國在臺灣成立軍政府的考量已無存在必要,是以9月19日就正式刪除軍政府之方案。

(二)戰後美國臺灣相關的檔案

戰後在美國的協助下,國民黨政府接管了臺灣,這是臺灣戰後史的開始。但在1951年舊金山合約之前,臺灣仍屬於中華民國的占領狀態下,這時期最初由長官公署統治,卻發生了二二八事件,諸多影響日後乃至於現在的政治問題即源自於此。因此探討二二八事件發生的背景、過程、結果與影響,可說戰後史研究最關鍵的主題之一。

美國檔案館中有非常多與戰後初期臺灣相關的紀錄,這些檔案過去沒有得到充分的注意,這些紀錄不只提供了外國人所觀察到的重要事實,更重要的是有中文資料所缺乏的「觀點」。除了能幫助吾人深入地認識二二八事件之外,更能幫助我們超越狹隘的單一視野,並從更多元的角度認識二二八與臺灣戰後史之發展。本書所選譯的戰後史相關檔案,可細分為以下幾個部分:戰後初期、美國領事館有關二二八事件的報告、分離主義之資料等等。以下以此分類加以介紹。

戰後初期的資料中,最值得關注的就是對長官公署腐敗以及臺灣民心不滿的觀察,這些資料主要是由美國戰略情報處(OSS)調查所得。過去國內曾有蔡丁貴教授翻譯OSS的調查資料結集出版,書名《狗去豬來:二二八前夕美國情報檔案解密》,為大家所熟知。不過這只是全部調查資料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本書則更進一步挑選過去未曾翻譯的部分,例如「70軍軍紀」、或「1946年10月間的政治發展」、或「街頭巷議」、或「臺灣目前的輿論」等。這些資料都同樣指出,在新政府統治下,臺灣人普遍抱怨治安嚴重惡化,而且不滿和憤怒與日俱增,臺灣人與腐敗無能的新政府之間的關係相當緊張,衝突一觸即發,只是尚未觸及導火線而已。

美國檔案反映出一般臺灣人對中國新政府「態度」的轉變:戰後最初期對於能脫離戰敗國之羈絆而回到「戰勝者」祖國,臺灣人原本普遍懷抱高度的期待;但當中國直接統治臺灣,立即發生政治經濟嚴重退步,因此臺灣人很快地從期待變成憤怒不滿,進而反對。在街頭的訪談中,可看出在國民黨政府統治下臺灣人心中的無奈,進而幻想若換個政府或被美國統治將會多好。這種背離國民黨政府的態度,終於在二二八事件時爆發。

關於二二八事件時期,本書選譯了國際媒體的報導、澳洲方面對二二八事件的看法與美國領事館有關二二八事件的報告等。國際媒體的二二八事件報導,主要是根據中文報紙而來。這方面以國內臺北二二八紀念館收集的最多,尤其是在鎮壓後,中文媒體大都遭國民黨政府關閉,只有英文媒體能夠報導鎮壓時屠殺的狀況。而美國領事館有關二二八事件之報告,在過去學者(例如陳翠蓮教授等)的研究中常有引用,但本書有更多檔案的選譯,有些問題仍可繼續深入討論。

其次,在二二八事件期間,除鎮壓之外,最值得注意的是臺灣人的請願運動。二二八事件是占領狀態下臺灣人反抗不義國民黨政府的事件,因此臺灣人陷入沒有政府保護與協助之狀態,此時面對國民黨政府可能的鎮壓屠殺,美國成為唯一可以拜託請願的政府。美國領事館檔案中,臺灣人有多次向美國請願之紀錄,現在確認留存下來的請願書有三件。

最早的一件是3月3日,該件據說有141人簽名,其內容重點是「目前改革臺灣政治最好的方法,是將臺灣置於聯合國管理之下,切斷臺灣與中國大陸之政治與經濟之關聯數年,直到臺灣可以『獨立』。」在本書選議的第42號報告中有提到,相關文字收錄於已出版的美國外交關係文書,但本書並未選譯。第二件為3月5日蔣渭川之臺灣省政治建設協會,請託美國大使轉電文給蔣介石,希望「勿派兵來臺」(見圖)。這件的中文複製本可在二二八紀念館中看到。第三件所署日期也是3月5日,由譯為「臺灣革命同盟」(Taiwan Revolutional League)向馬歇爾將軍提出,主要內容也是「建議聯合國委任統治臺灣,直到中國有能力統治為止」。

第一件和第三件都與託管請願有關,但第一件出現於大使館轉呈領事館的報告中,所以內容已經打過字,並非原件,而且也省略了141人的簽名。目前該件之原件並未發現,只是從美國駐南京大使館的檔案中得知。但第三件卻是原件,但它不見於大使館的紀錄,只存於領事館檔案中,最特別的是其附有簽名,這是目前可見唯一的原件。「臺灣革命同盟」(Taiwan Revolutional League)是什麼樣的團體,附件簽名者又是哪些人,背景如何?目前為止尚未找到可進一步說明的其他事證,這是未來應該進一步深入之處。如果這個謎可以解開,將可更清楚臺灣人託管請願運動史的脈絡。

二二八事件當天在台北專賣局前聚集的臺灣民眾(取自網路)
二二八事件當天在台北專賣局前聚集的臺灣民眾。(取自網路)

其次,關於魏德邁的訪臺。1947年馬歇爾將軍調停國共失敗後,建議如果美國要避免繼續在中國內戰中損失,必須減少對國民黨政府的援助。在做出最後決定之前,杜魯門總統再次派魏德邁將軍到中國評估情勢。魏德邁將軍在該年7月完成中國調查後,因發生二二八的鎮壓,因此在回美國前又順道轉到臺灣調查。這時陳儀已去職,新任省主席為魏道明。回美國後魏德邁提出兩份報告,第一份為1947年8月9日的「臺灣情勢」(The Situation in Taiwan)。第二份為9月19日的「魏德邁報告」(Report to President Truman by lieutenant General Albert C. Wedemeyer, U. S. Army)。8月9日的報告中指出,因國民黨腐敗與殘暴的統治,臺灣人渴望國際或美國介入,希望託管。9月19日的報告中指出,國民黨並沒有好好利用美國的援助,並只是盡量想要求美國巨額的援助,而不願好好開發自己的資源,詳細敘述蔣介石是個無能的軍事領袖,軍官不能勝任其職,國民黨與國民政府內部腐敗,建議美國完全撤離中國。本書選譯之報告,即是臺北領事館為了應魏德邁訪臺而提出的參考資料。

最後,二二八事件最大的影響是臺灣人的獨立運動,本書選譯了其代表性人物廖文毅之相關資料,於此再簡單地敘述相關歷史背景。

如前述,國民黨政府占領接收後,嚴重貪汙腐敗的統治下,臺灣人迅速累積不滿,也愈來愈多人懷疑「回歸中國」到底是不是正確的選項。臺灣社會出現「狗去豬來」的說法,來形容日本的離去與中國的統治。當時在臺灣的觀察家指出:「如果現在讓臺灣人投票決定其統治國的話,他們首先一定選美國,其次選日本。」這種趨勢逐漸反映在政治上,形成了「自治」與「託管」兩種政治主張。

二二八事件爆發前,「自治」應該是主流的主張。當時臺灣人普遍認為「臺灣缺少強有力、孚眾望能獲得大眾支持的領導者,以及成熟的政治」,是以雖對陳儀政府失望,但仍對南京政府抱有期待。事件爆發後,臺灣各地紛紛成立以「自治」為名的政治組織。這些「自治」為名的組織,政治主張相當分歧,有些是純粹為地方治安,或希望剷除貪官汙吏改良政治,或主張「建設高度自治,完成新中國的模範省」。這些「自治」,從普通意義的「一般自治」到激烈排除外省人之「高度自治」都有,因組織不同而異。但這些「自治」想法的共同點,即認為自治下的臺灣仍屬於「中華民國」之一部。前述臺灣省政治建設協會轉給蔣介石的電文,提到「臺灣此次民變,純為反對貪汙官僚,要求政治改革,並無其他作用。請萬勿派兵來臺,以免再激民心,並懇迅派大員蒞臺調處,則國家甚幸。」即是最代表自治派的想法。

另一類主張是「託管」。除了前述美國檔案中所記錄的兩件外,3月13日《東南日報》也引述「合眾社十一日香港電」報導:「臺灣民主同盟」頃致函聯合國,要求將臺灣作為聯合國之託管地」。臺灣人託管請願其實有很多次。殘酷鎮壓之後,「託管」轉而成為流亡臺灣人的主要心願。在本書選譯的領事館報告中,便一再提到「臺灣人希望託管」一事。

但「託管」並不等同「獨立」。前述美國檔案中的託管請願,都保留將來回歸中國的可能。領事館報告中提到「臺灣人仍強烈希望為中國的一部分」,「就如『自治』,或『獨立』或『干涉』,臺灣人並不希望反對開羅的決定與波茨坦之宣言」。領事館認為「託管」與「高度自治」非常類似,都不排除臺灣將來仍然是「中華民國」的一份子。

託管派最初的主張是透過「託管」達到「高度自治」。「託管派」與「自治派」兩者間最大的不同在於方法,自治派要依國民黨政府「自力」的政治改革來實現「高度自治」;託管派要依聯合國或美國「他力」的託管以達到「高度自治」。兩者的差異若以現在政治話語來比擬,自治派類似「一國兩制」,託管派則類似「一個中國,兩個政府」。然而對國民黨政府而言,無論何種程度的「自治」或「託管」主張,都無異於「叛亂」,都在否定國民黨的統治,都必須鎮壓。

到了1948年,國共內戰中國民黨注定潰敗的情勢已經相當明顯,為了不使臺灣落入共產黨的統治,託管論之論述於是產生改變。因為蔣介石政府殘害屠殺臺灣人之故,這時託管論述改主張開羅宣言應該無效,應該依聯合國憲章精神,在「託管」下透過「公投」方法,臺灣人有建立自己主權國家的權利,其中最具代表性人物為廖文毅。其目標很明確是脫離中國而獨立建國,用現在政治話語比擬,即是「臺灣中國,一邊一國」。此為「臺灣獨立運動」之起源。本書選譯之有關廖文毅資料,即是反映這段歷史。

20170208-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前身為戒嚴時期的警備總部景美看守所,曾關押許多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犯。(盧逸峰攝)
1949年以後,國民黨政府敗退到臺灣,臺灣成為遷占者國家(settler state)。國民黨對內施行嚴厲的軍事戒嚴統治,極大化壓制臺灣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圖為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前身為戒嚴時期的警備總部景美看守所。(盧逸峰攝)

1949年以後,國民黨政府敗退到臺灣,臺灣成為遷占者國家(settler state)。國民黨對內施行嚴厲的軍事戒嚴統治,極大化壓制臺灣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在此情況下,於是島內有一波又一波爭自由、民主與人權之政治發展,終至於1990年代臺灣民主化運動。美國對這些運動發展也相當關注,並有實際的人權救援行動,這些也構成相當數量的美國檔案,應該也是未來研究之對象。

五、結語

無可諱言,任何檔案紀錄都有其「觀點」或條件限制等問題,因此其紀錄有不一定符合事實之處,中文檔案是如此,美國的檔案當然也如此。「盡信書、不如無書」,任何檔案與紀錄都必須再加上考證的功夫,才能使檔案研究最接近歷史事實,這是利用美國檔案在內的任何檔案,必須隨時注意之處。

美國檔案非常龐大,保存了諸多中文檔案所掩飾、不足的歷史,非常值得深入發掘。然而臺灣現在所掌握的美國檔案,只是整體之九牛一毛而已,一切可說仍在起步階段。希望本書之選譯,能夠提供國人關於二二八事件更多元豐富的史料基礎和理解觀點,同時也喚起國民對美國檔案之重視。

《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書封照。(遠足文化提供)
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書封照。(遠足文化提供)

*作者為靜宜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本文為《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遠足文化)導讀(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