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潘文忠VS.管中閔 處長拚校長,是個官學問就大

台大自主行動聯盟上午舉辦「台大人不服從 向小英學姊拜年」活動,最後前往教育部,由部長潘文忠表達抗議。圖為參與的民眾隔著教育部的欄杆,將訴求折成紙飛機射進教育部。(蘇仲泓攝)

台大自主行動聯盟上午舉辦「台大人不服從 向小英學姊拜年」活動,最後前往教育部,由部長潘文忠表達抗議。圖為參與的民眾隔著教育部的欄杆,將訴求折成紙飛機射進教育部。(蘇仲泓攝)

俗話說,欠債不能欠過年,否則兆頭不好倒運一年,不過,台大校長人事案硬生生被教育部「欠過年」,開春都還沒一個了結,就在由台大人組成的「台灣大學自主行動聯盟籌備會」走上街頭抗議教育部「七道公文卡管」,拖延校長當選人管中閔就任的同時,傳出「府院慰留」年前辭意還甚堅的教育部長潘文忠,接續任務不是他所熟悉的十二年國教,而是高教,包括高教留才、乃至「完成大學校長遴選辦法修正」,如果新聞屬實,那真是個奇特的「任務交付」。

首先,潘文忠並不具高教背景,沒有大學校長資歷而担任教育部長,已經超邁前人出類拔萃;他還是典型的師範系統出身的教育行政官僚,當過國小教師,但顯然沒有教學熱忱,考上高考之後,循公務體系從督學、課長到局長(蘇貞昌台北縣長時代的教育局長)、教育部司長、主任秘書…,從經歷來看,他理當是民進黨崛起後最討厭的「保守的師範系統的教育主官」,唯一正確是他跟對了政黨跟對了人,從蘇貞昌到後來短暫出任林佳龍主政下的台中市副市長,常任文官的好處是技術性政策可以把意識形態的色彩降到最低,直到他成為政務官。

課審會議翻盤在先,台大校長人事拖延在後

潘文忠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教育部長?從他就任伊始,始終有懷疑,特別是他的第一位副手是台大學術副校長陳良基,不以學術論高低,法無明定非大學校長不能當教育部長,當時比較正面的評價是國教最重要,是教育的根本,由熟悉基層教育的潘文忠出任非常適當,至於高教就交給副手,何況大學自治,學術獨立,教育部不必也不該管太多。

那麼過去一年九個月,潘文忠在國教上做了哪些改革或建樹呢?有,他宣布新課綱延後一年實施!最好笑的是,在引發爭議的課綱文言白話選文比例上,教育部課綱審議會議幾經表決後,潘文忠裁示「原案通過」(文言文比例為五十五%到六十五%),想像得到,反對文言比例超過白話文者抗議聲不斷,潘文忠硬是讓課審會重新開會重新表決,然後「翻盤」(文言文比例調降到三十五%到四十五%)!

簡單講,教育部鬧了一大圈,終究還是想盡辦法降低文言選文的比例,也不過是一、二篇文章,潘文忠先前不熟悉議事規則,事後無視自己的會議結論,凸顯的恰恰好是他能用多大努力「完成任務交付」。

然後呢?沒有然後了,十二年國教能因為少這一、二篇文言文起什麼翻天覆地的變化,猶在未定之天,何況,課綱還得明年才上路,唯一的作用是,沒人再討論國教問題。

20171227-教育部長潘文忠。(盧逸峰攝)
年前傳出「辭意甚堅」的教育部長潘文忠,過一個年又傳出「府院慰留」。(盧逸峰攝)

至於高教(包括留才)問題,潘文忠推倒了過去的「頂大計畫」,換新名目推出「高教深耕計畫」和「玉山計畫」(補助千位玉山學者),却被學者駡臭頭,幾番呼籲要求教育部收回這個製造更多資源分配不均的計畫;年前拍板的深耕計畫,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其內涵,理由很簡單深耕雨露均霑的結果就是人人有獎,金額却大半縮水,能獲得十億以上的「國家隊」還是台成清交,台大拿最多十八億,却已是往年經費的六折,這個「國家隊龍頭」偏偏沒有龍頭!

台大校長懸缺時間,將為潘文忠留一筆紀錄

潘文忠能如何解決台大、文大或者高醫等大學校長人事爭議呢?看不出來,因為只有教育部「據報載云云」的公文,來來回回要台大遴選委員會或誠信辦公室說明,台大覆函說了等於白說,因為潘文忠把所有問題都丟給人事處長發言;至於文化大學教育部要該校儘速送遴選的新校長公文來部,文化不依,要高醫重新遴選,高醫董事會也不依…,然後,「府院」還要潘文忠完成大學校長 遴選辦法的修正?是要修改為教育部官派?還是校務會議推舉?還是師生直選?就算改了辦法,又有何作用於已經遴選產生的校長人選或解決現有問題?教育部是不知道法律不溯既往的基本原則嗎?(很可能!)

說到底,潘文忠對「大學自治」沒有理念,對「學術獨立」沒有概念,對已經引發的遴選結果不敢說「是」,更不知如何說「否」,做為政務官,他只向權力者和執政黨負責,課審決議可以翻盤,大學校長人事就來一個不核備,至於台大校長懸缺八個月這件事,或者台大需要校長這件事,並不在他思考的雷達範圍之內,學術龍頭碰上雞同鴨講還欠缺擔當的「教育部長」,確實是很倒楣的事,但所謂「好官我自為之」,潘文忠不會介意干預大學自治的駡名。

所謂「官大學問大」,教育部長是多大的官有多大的學問?不知道,不過,教育部一個人事處長的「官學」就可以力抗博士教授群與大學法,倒讓我們見識到教育部「是個官就不必講道理」的本事,的確很大,教育部能讓台大校長懸缺多久?比照課綱一年嗎?潘文忠或許對他可能「創下的紀錄」沾沾自喜,這一筆肯定要留在他個人的「豐功偉績」裡,留給後繼者讚嘆。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