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國民黨黨內初選全民調的反思

2018-02-02 05:40

? 人氣

移民署前署長謝立功參與國民黨基隆市長初選,因民調搞烏龍以極小差距輸給宋瑋莉。(資料照,陳明仁攝)

移民署前署長謝立功參與國民黨基隆市長初選,因民調搞烏龍以極小差距輸給宋瑋莉。(資料照,陳明仁攝)

對於國民黨基隆初選全民調風波案,黨內掀起了茶壺杯裡風暴,至於民進黨依舊是見獵心喜,見縫插針。

今天筆者以一個資深國民黨員的立場,對於黨內一些含沙射影的批評,我毋寧相信其是「用心良苦」或是「苦口婆心」。泰戈爾曾言:世界上最困難的是認清自己;最容易的是指責別人。

德國政壇有句名言:敵人依危害程度分三種等級,最輕的是—敵人,次之為—死敵,最重的叫做—同志。持評論析,此時國民黨連黨工每月的薪水都難以為繼,同志們不送炭也罷,袖手旁觀也罷,何忍再落井下石,砲轟中央。有句網路笑話,民進黨凡事罵馬英九,國民黨也是罵馬英九,聽了實令人痛心疾首!

今天就事論事,討論「全民調」制度好不好?我相信天底下沒有一種制度是「完美無瑕」的,正如死刑或鞭刑制度一樣。所以要因地因時制宜,也就是視各縣市狀況做最有利的選擇,以台北、新北,跟台南、高雄的選情為例,若以全民調選出的人,有的人根本不敢戰或不能戰,真有「若何為生我家若」之憾!政權要靠選戰贏取,所以一切都要以「勝選」為最高指導原則。

今天先不論侯周之爭。國民黨深怕桃園市與嘉義市面臨分裂,進而採取協調方式。其根本性問題在於黨中央權力難以統御各方,在各地方初選方式不一致下,該徵召的不願聽命徵召,不該徵召拼命鼓動,所以「全民調」真的是國民黨初選的萬靈丹?

全民調的謬誤,來自於台灣電話民調一向有嚴重的涵蓋率問題,隨著民眾手機日益普及,傳統市話抽樣底冊的電話調查涵蓋率也日益限縮。接踵而來的是年輕族群涵蓋率的問題,基於目前市話抽樣戶中主要接電話者都非年輕人,因而導致影響全民調的失真,讓出線候選人難以接地氣。

初選採用全民調,卻不公開全民調的抽樣細部結果、問卷題目與訪問過程的錄音,反讓參與初選的各方人馬,形成非理性的怨懟,影響到後續團結一致的選舉輔選合作,因而每經歷一次初選,就削弱一次黨內力量,反使得初選無法讓黨內最強的人,未來能贏得選舉的初始期待。

當不知全民調調查的侷窒礙因素,根本無法會想到用其他方式補足調查方法的缺漏,儘管按時間完成每一區域全民調的初選結果,但最終難以創造出一個能真正反映候選人「天道酬勤」的初選制度。

總而言之,黨內初選全民調產生的烏龍事件,讓後續還未進行全民調初選的地方,如何再相信民調,是以周錫瑋會脫口而出—「這叫我怎麼相信,所謂的民調」的弦外之音。另外,「全民調」設計的缺失,這些候選人的出線,真能贏得選民的好感與支持?恐怕未必盡然?

言而總之,在各地方初選方式不一致下,難以獲致各候選人的信服,隨著基隆初選烏龍翻盤,後又黨中央宣布宋瑋莉退選,而當事人卻否認的亂局,這都將導致中央喪失領導統御的威信,更顯「全民調」的步履維艱。 

最後,以三國諸葛亮力駁東吳張昭等「投降派」官員的一句名言,作為本文結論「坐而論道,無人能及,臨機應敵,百無一能」。冀望國民黨一些喜好「高談闊論」者,能有所殷鑑與省思。

*作者為國民黨45年資深黨員,曾任備役將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