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秀專文:太陽花的啟示─是好夢還是噩夢?

2018-01-16 07:07

? 人氣

拒馬蛇籠下的總統府。(陳明仁攝)

拒馬蛇籠下的總統府。(陳明仁攝)

夢,有好夢,有噩夢;有立刻就忘的夢,有忘不了的夢。下面這個應該是忘不了的噩夢吧?

夢中某個台灣駐外經濟辦事處有兩個科員,一個因為駐外津貼較優渥,又想藉便進修,經過極力爭取和好幾年的等候,終於得以外派,叫他「錢多事少」好了。另一個為了讓孩子提早到國外接受教育,逃離國內早出晚歸的學習壓力,是否等好幾年或(以及)極力爭取,不太清楚,總之在兩個星期前,抵達駐地,不妨稱之為「子女優先」。

下了好幾天的雪,這一天終於放晴。「子女優先」匆匆走進辦公室,看到「錢多事少」手端冒著熱氣的咖啡,眼睛直盯著電腦。

錢多事少(以下簡稱錢):今天怎麼這麼晚到?家裡有事?

子女優先(以下簡稱子):唉!就是老大上小學,老二上幼稚園的事,總得看看學校環境。我一早電話留言了,你沒聽取錄音嗎?

錢:喔?還沒,一早上網忙看台北的消息。

子:有甚麼重要消息嗎?

錢:我一整個禮拜忙趕學校報告,都沒看信,是有些事。

子:時代力量被圍在總統府前的事嗎?這件事真的蠻扯。要傳遞飲料不行,要提供醫療協助也不行,還限制媒體進入採訪,只有幾家媒體有採訪特權。大概以為只拆帳篷,沒搶走雨衣,已經很民主了。

20180110-勞基法上午在立法院臨時會三讀後,勞團開始繞行立法院,但只能被拒馬隔在院區外,以灑冥紙等方式,表達對於民進黨政府的不滿。圖為走在遊行隊伍前頭戒備的霹靂小組。(蘇仲泓攝)
勞基法在立法院臨時會三讀後,勞團開始繞行立法院,但只能被拒馬隔在院區外,以灑冥紙等方式,表達對於民進黨政府的不滿。圖為走在遊行隊伍前頭戒備的霹靂小組。(蘇仲泓攝)

錢:嗯!我的同學說,她也是忙著在家敲鍵盤,1月10日出門,從喜來登飯店經過鎮江街,想到武昌街去。在鎮江街就看到拒馬,剛好擋在當初太陽花學運時學生席地而坐的邊緣。警察和一些工人正在拆拒馬,行人只能從人行道才拆出來的一小個缺口走過去。轉道青島東路,走了一會兒,竟然過不去,連人行道都封住。

子: 那是說太陽花當初佔據多大的空間,拒馬蛇籠就圍多大?

錢:好像是這樣,太陽花之後,警察機關一定大力檢討過,如何才能讓人群不能靠近立法院、總統府和行政院。

子:這叫做「太陽花的啟示」嗎?

錢:大概不只這樣,看起來比太陽花的靜坐範圍還大。比較像是跟老共學的。老共對台灣的外交圍堵、兩岸圍堵,不也是能堵多大,就圍多大嗎?我們也經常被圍在辦公室裡,寸步難行呀!

子望著錢,隔了一會兒:老共也能獲得啟示吧?看起來也沒有引起很大的風波,媒體檢討在野黨的多,批評執政黨的少,所以時不時對台灣人亮拳頭,真的是一個不錯的策略。

錢:我那個同學也說了呀!太陽花時,她沒有參與靜坐,但她那一天走著走著,心裡一陣酸楚,差點就要流淚。

d時代力量與總統府前靜坐近60小時後,警方開始清場帶離。圖為立委黃國昌。(顏麟宇攝).jpg
時代力量與總統府前靜坐近60小時後,警方開始清場帶離。圖為立委黃國昌。(顏麟宇攝)

子正在查看電子郵件: 等等,有個鄰居來信說,他上星期三和幾個朋友外出,在青島東路上被拒馬擋住,只好回頭,看到立法院的邊門開著,有一群人要走出來,想想或許可以借道立法院,被門口的警衛搖手阻止,只好走回鎮江街。你的同學也是在那個時候出現在現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