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張斯綱觀點:醫護人員工時必須正常化

「如果不能從提高待遇和正常化工時與福利,那麼就算這些畢業生再有理想性,也無法讓他們留在產業中繼續奮戰,已經逐步邁向高齡化的台灣,護理人員的數量嚴重不足,會是國家的重大危機。」(吳逸驊攝)

「如果不能從提高待遇和正常化工時與福利,那麼就算這些畢業生再有理想性,也無法讓他們留在產業中繼續奮戰,已經逐步邁向高齡化的台灣,護理人員的數量嚴重不足,會是國家的重大危機。」(吳逸驊攝)

2018年元旦,總統府外勞團的KUSO抗議行動,讓行禮如儀的升旗典禮相形失色,筆者在醫療相關產業工作多年,對近來因為勞基法修法而產生的醫護反彈,感同身受。

在實務面上,中大型醫療機構絕大多數比照勞基法做為人事作業規範,醫護產業在實務上已經納入勞基法的範疇。而這次勞基法的修法所針對的縮減排班間隔,從11小時變為8小時對醫護權益產生直接的衝擊。對於醫護人員來說,小夜班大夜班是日常值勤上班的一部分,尤其是在醫護與病人比例持續無法降低的狀況之下,拖班或過勞更是一種常態,更何況臨床工作結束後,還有一堆行政工作、表單作業必須完成,準時下班幾乎不可能。原先11小時的值班間隔已是人體休息的極限,這次修法將彈性放寬到值班之間可以縮減到8小時,就真的危及到極度缺乏人力的醫護領域了。

20180101-「過勞共慘」升旗儀式,勞團由民進黨中央黨部遊行至凱道。(甘岱民攝)
「過勞共慘」升旗儀式,勞團由民進黨中央黨部遊行至凱道。(甘岱民攝)

尤其是衛福部長陳時中在接受立委質詢時,親口說出:「我在這裡再次重申,我們認為11小時為原則,8小時為例外。」聽起來好像是萬般無奈,但問題是這個所謂的例外正是醫護工作中的日常;出現重大災害算不算例外?醫護人員要不要輪班救人?要!出現重大傳染病疫情算不算例外?醫護人員要不要長時間工作來救人?要!如果每一天的日常都變成合法的例外時,醫護同仁的勞動權益又有誰來關心?特別是現在民眾就醫權利意識高漲,醫療糾紛頻傳,醫護同仁跑法院已司空見慣,又有哪個單位提供協助?醫護同仁離開臨床工作,醫院有病床也開不了,或者轉去消費性醫療,這也很正常了。

任何職業過勞都會出現因為精神不集中,而表現不佳的狀況,當我們的勞基法把過勞合法化的時候,對醫護同仁和病人來說是把他們逼入更絕望的處境。對醫護人員來說,當他們想要盡力救病患於急難時,卻因為無法有足夠的休息而力不從心,這是一件多麼悲哀的事情?!這不是單純站在醫護權益角度思考的過程,而是站在整個社會權益的觀點,醫護同仁的養成需要時間,是屬於社會的稀缺資源,我們必須珍惜。

20180101-「過勞共慘」升旗儀式結束後,勞團扮演的蔡英文四處發放標語。(甘岱民攝)
「過勞共慘」升旗儀式結束後,勞團扮演的蔡英文四處發放標語。(甘岱民攝)

稍對護理工作有所瞭解的人都知道,目前威脅台灣醫護界最嚴重的事情之一,就是護理人力極度缺乏。而且缺人的狀況跟其他產業差異非常大,許多其他科系是一畢業就知道學非所用而轉行,但根據人力銀行的調查報告,護理相關畢業生一畢業從事相關領域的比例高達八成,但十年之後僅剩下一成。另外一份調查更讓人怵目驚心,護理相關領域的畢業生,進入職場三年之後還留在相關產業的不到三成!

這代表的是護理領域畢業生的理想性和專業性是非常針對性的,但因為產業工作待遇雖然逐漸提升,但是工時和過勞問題一直不能解決,在加上結婚生子後的育嬰托育問題,造成大量人才流失的狀況。如果不能從提高待遇和正常化工時與福利,那麼就算這些畢業生再有理想性,也無法讓他們留在產業中繼續奮戰,已經逐步邁向高齡化的台灣,護理人員的數量嚴重不足,會是國家的重大危機。

拯救台灣的未來,就從醫護工作待遇工時正常化開始吧!

*作者為開放智庫召集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