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我是台灣人」卻遭師長痛罵 台灣首位留美博士孫女談70年來「次一等」人生

2018-01-02 09:00

? 人氣

祖母並沒有責怪林玲文,她只淡淡說一句:「妳要記得是妳是一個台灣人,身為台灣人沒有錯,而且妳要有自尊。絕對不要因為妳是台灣人,而對別人感到抱歉。」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句「不要因為妳是台灣人,而對別人感到抱歉」,林玲文在往後數十年人生仍不斷想起,她希望現在年輕人也能有這樣的觀念:「自覺我們是台灣人,是這麼美好的事,我們真的要保護我們的人民這樣子。」

直到解嚴後公開說話仍有危險 團契被跟蹤、獨台會案年輕人險被判死

所謂自由說話的權利確實得來不易,二二八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數十年來林玲文的父親林宗義也不太敢公開談,直到解嚴後才於1988年回台灣持續進行公開演說。1990年發起二二八平安禮拜、1991年組成家屬團契的蘇南洲,後來也一路協助林宗義。

只是,就算戒嚴解除,還有《動員勘亂臨時條款》、《刑法》100條等著,家屬仍受了好一陣子的壓迫。蘇南洲舉例,團契原先是在他家進行的,後來受難者們總覺得有人在跟蹤,只好把地點換去李登輝總統牧師翁修恭的家:「那時就宣告一件事情,若是連總統牧師家裡客廳聚會都還會出事,那你就不要在台灣了啦!」

儘管如此,蘇南洲發現外頭還是常有情治人員晃來晃去,後來濟南教會發起綁黃絲帶、黃汽球的等待禮拜,也有大量情治人員來盯場,甚至假裝抽菸再趁機用菸頭戳破氣球,「我們一聽到『啵』就跑出去看,他就假裝沒事跑掉。」

二二八家屬綁黃氣球活動(蘇南洲提供)
蘇南洲回憶,就連綁黃絲帶、黃汽球的等待禮拜,也有大量情治人員來盯場,甚至假裝抽菸再趁機用菸頭戳破氣球(蘇南洲提供)

1991年4月發生「獨台會案」,幾名大學生因為讀了台獨革命家史明著作而遭逮捕,差點被判死刑,蘇南洲所屬教會出版品也被捲入:「裡面有個人開打字行的,我們出版社請他打字的,全部都有去無回了!今天如果你的東西被警備總部沒收,說你可以申請要回去啊,你敢去要嗎?那時是1991年4月,更不用說之前了,你都不曉得什麼時候要被抓走的!

「希望台灣後代子孫不要再碰到他們遭遇過的,白色恐怖真的是很恐怖」

從不敢講話的年代,走到轉型正義終於出現一絲曙光,目前二二八與後來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仍四處奔走,說他們的故事。蘇南洲說,這群人出來不是為了仇恨,只是希望加害者負起應有責任、台灣人記得這些苦難,「希望台灣的世世代代後代子孫不要再碰到他們遭遇過的,那白色恐怖真的是很恐怖的。」

「這一切努力,是為了讓後代子孫能夠過一個正常的生活,他們都已經到了這樣一個年紀了,沒什麼好再圖的,他們圖的是像你們這樣的年輕人能過著一個平安的、沒有恐慌的日子,以前台灣天空的那片烏雲,想早日把他弄開。

「如果二二八死2萬個,需要被轉型正義的恐怕不只2萬,加上後來白色恐怖加害者是幾十萬人,絕對不會比受害者少……」蘇南洲強調,二二八只是轉型正義的第一步而已,都還沒真正完成,該賠償的就賠償、被沒收為國民黨黨產的也該歸還、也包括對加害者的究責,儘管加害者一定會拚命抵抗,但對受害者而言,活到這一天就是要看著正義實現。

20171228-林茂生孫女林玲文(左)專訪,陪同者為雅歌出版社蘇南洲社長(右)。(顏麟宇攝)
蘇南洲說,這群人出來不是為了仇恨,只是希望加害者負起應有責任、台灣人記得這些苦難(顏麟宇攝)

對於受難者與遺族來說,轉型正義不只是為了撫平受害者的傷痛,也是要加害者負起責任、勇敢面對歷史錯誤,而真正撥雲見日的那天,他們仍在等。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