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想忘掉,越忘不掉…精神科醫師:想忘記離開的人,就用「這句話」來輕鬆說再見

2018-01-02 06:20

? 人氣

和重要的人分離的時候,心就好比突然破了個洞似的,寂寞且難過。

在我活了九十個年頭裡,也經歷過無數次的、痛苦的分離經驗,其中有些經驗也曾讓我久久無法走出。

當強烈意識到「獨自一人」時,就別再勉強自己做任何事,試著暫時持續一段時間,毫無顧慮地沉浸於孤獨之中。

如果過度忍耐,最後極有可能會變成壓力而罹患憂鬱症。所以,在那種情況之下,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努力「想要忘記」已經離開的人了。

因為越想忘懷,就會越忘不掉。

「我們曾經有過這些點點滴滴呀!」

反而應該要試著像這樣,仔細地想過一遍與那個人之間的回憶後,就能夠接受「現在那人已經離我遠去,從我的日常生活中消失了。所以,現在的我是一個人」這樣的現實。

同時,心情也可以重新啟動,獨自一人再次出發的活力也會湧現出來。

要是無法面對分離的事實,就會遲遲無法從「如果他/她可以在我身邊就好了」或是「和他/她一起度過的時光真的好快樂」等等的回憶走出來,飽受孤寂的折磨。

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跟我分享了「有些痛苦的回憶」。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因為自己感覺很孤單,每天就打電話給朋友,卻換來對方這樣的拒絕...(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那是在她高中二年級的夏天所發生的事——和她從國中起就是同班的好友轉學了,因此原本一直都是「超級麻吉的二人組」就這樣被拆散。

「好寂寞、好孤單……班上同學都有自己的小團體,我就這樣被孤立了。

所以,每天我都打電話給那個好友哭訴。那樣的日子持續了將近一個月左右,後來,某一天,我那位好友也稍微抱怨了一下。她說:『我也是啊!因為是轉學生,到現在都還交不到朋友,我也覺得很孤單。能像這樣跟你打電話聊天,真的很開心。可是,你不覺得,我們都在聊以前的事情嗎?感覺很像老人耶。

你不希望我們能夠有新的快樂話題可以聊嗎?我們現在已經不是同班同學了,也差不多該要學習獨立,去交新的朋友了吧?在能夠盡情聊這些事之前,我們暫時連電話都要忍住,先別打了吧!』

瞬間,有如當頭棒喝,我清醒過來,意識到她和我已經不在同一班的事實。

同時,也驚覺自己這樣每天打電話給她,她應該也覺得很困擾。

老實說,當時覺得自己遭到拒絕,真的覺得很受傷。但我也認同她說的,好好地反省了一番。其實我自己也已經厭煩老是聊以前的事情了。

因此,我終於告別了內心的孤獨,積極地和班上其他同學說話。之後,我才知道,好像是我看起來很不開朗,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跟我開口。接下來的日子裡,在不知不覺中,我也成了某個小團體的成員,和他們成為死黨。」

她也提到,因為有了這種經驗,而學會了「輕鬆說再見」。

和高中的友人分開、上大學時和家鄉父母分開、男女朋友分手、因調職要和自己所尊敬的上司告別、與退休同事分開……雖然到目前為止的人生已經經歷過不少別離,但她說每次都會以高二那年夏天的事作為教訓,告訴自己:

「先『複習』回憶吧!」用這種回憶過往的方式讓自己完全沉浸在孤獨裡,盡情享受寂寞後,再告訴自己:「那個人已經不會出現在我今後的日常生活了!」

當然,這並不是說今後和這些重要的人再也不相往來。這些重要的人只是消失在往後的日常生活中而已。若和這些重要的人不是永久的離別,日後還是要記得利用機會,偶爾見見面、通個電話或用郵件聯絡等等來維繫感情。

二十世紀法國的美好時代(註)的畫家,瑪麗·羅蘭珊(Marie Laurencin),在〈鎮靜劑〉(日文版為堀口大學譯)這首詩中寫道:

比被拋棄的女人更可悲的,是無依無靠的女人。
比無依無靠的女人更可悲的,是被趕走的女人。
比被趕走的女人更可悲的,是死去的女人。
比死去的女人更可悲的,是被遺忘的女人。

我們都希望,與自己親密度過某個階段的重要人士的往來,能夠細水長流。但只要稍微怠惰,就會變成如這位畫家所說的「最可悲的女人」。

相識是離別的開始 。而在我們有限的生命裡面,總有無數個邂逅正等候著我們。

好好地揮別和重要的人曾經共同度過的往日時光,然後也好好地與現在正處於同一個環境中的人,彼此真心關懷,創造美好未來——獨自一人的時間,就是道別和問候之間的橋梁。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生命中有許多的別離,也有無數個邂逅在等著我們。(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順帶一提,有人說只要堅信「一定能夠遇見很棒的人」,每天這樣告訴自己,這個願望終究會實現。但我們不能只當一個「愛做白日夢的人」。倘若沒有付諸行動以尋求邂逅,這個目標是不會達成的。

就先到電影院或美術館、劇場、球場、競技場、演講會場……等等自己喜歡的地方去吧!在那裡一定會遇見和自己談得來的人。

當看到一位一直站在自己也非常喜歡的畫前的女性,就輕鬆自在地面帶微笑對她說:「我也很喜歡這幅畫呢!」

有些人就是利用這樣的機會,有了一段美好的邂逅。又或是,看到別人忘在沙發上的東西,立刻將它送回主人手上;看到別人辛苦地提著東西時,順手幫忙一下。在類似場合下,微不足道的親切小舉動,會造就很好的機會。

小小的親切是溝通的開始,就鼓起小小的勇氣,嘗試看看吧!

註解:歐洲社會史上從十九世紀末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而結束的一段時期。

作者|齋藤茂太(Saitou Shigeta, 1916-2006)

1916年出生於東京,醫學博士。為和風詩人齋藤茂吉之長男;作家北杜夫之長兄。

身為齋藤醫院名譽院長,致力於精神醫療之同時,亦活躍於充滿人情味之著作活動等多方面領域;也是日本筆會之名譽會員。

其療癒現代人心靈之著作皆深獲眾多讀者支持。本書即是在現在這個任何人皆擁有「孤寂感」的時代裡,成為大家心靈好友的一本書。

本文經授權轉自遠流出版《孤獨力:一個人也可以好好過》(原標題:所謂「過去比現在美好」的謊言)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