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牢5年讓媽媽發瘋、被迫換10份工作淪街友 77歲受難者談戒嚴最駭人「刑罰」

2017-12-10 21:35

? 人氣

政治受難者陳新吉。(謝孟穎攝)

政治受難者陳新吉。(謝孟穎攝)

「我出獄後的生活經歷,比坐牢還辛苦!」坐牢5年讓媽媽發瘋、工作被迫一份換過一份一度只能當街友,現年77歲的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新吉,今(10)日出席景美人權文化園區舉辦之世界人權日「跨世代交流」座談分享自身生命經驗,表示比起遭受刑求或跟8名獄友擠在小牢房,更可怕的或許是出獄後一輩子的煎熬,許多受難者就這樣自殺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窗外沒有人 媽媽卻拿杯子猛丟痛罵:你們這些人不要再來抓我兒子!

1963年,22歲的陳新吉因為與同學江炳興等人一場飯局,被捲入戒嚴時期所謂「台獨叛亂組織」;江炳興於1970年泰源事件後遭槍決,陳新吉則被判刑5年:「剛被逮捕時關在調查局三張犁黑牢,被鞭打凌虐,因為我不肯承認參加叛亂,所以被單獨囚禁4個月,非常恐懼、孤單,在那天天掉眼淚……」

「坐牢很痛苦,但我母親比我更痛苦!」隨後陳新吉話鋒一轉,談起母親這位「獄外之囚」。當年陳新吉的母親因為兒子失蹤而精神崩潰,坐牢5年她一次也沒去探視過,當陳新吉恢復自由之身回到家,她竟也認不出兒子了。

陳新吉憶起回家那一天,母親一臉木然地看著他,他連說幾次「媽媽,我回來了」母親都毫無反應,直到他說「我已經平安回來了」,母親才愣愣問:「你是誰?」陳新吉跟媽媽說「我是妳的兒子阿吉啊」,母親卻接連否認:「阿吉沒有這麼瘦,你到底是誰?」

「我一直握著她的手問:媽媽妳怎麼了?不是我故意讓妳傷心的,我是不得已被抓去關……一直叫一直叫,我媽媽被我叫醒了,她緊緊抱著我嚎啕大哭,哭了一會兒眼睛一直看外面,看了以後拿兩個茶杯往外丟,大喊:『你們這些人不要再來抓我兒子!』但我知道窗外明明就沒有人……」

母子重逢那一天對陳新吉來說仍記憶猶新,他說母親過得比他還辛苦,到死前都還在恐懼、因為兒子捲入白色恐怖而一生精神失常。

20171017-美國人權舞蹈大師埃利歐‧波瑪爾以人權鬥士鄭南榕為藍本的舞作「那個時代」排練,舞作觀照白色恐怖、自焚、浴火鳳凰。(陳明仁攝)
20171017-美國人權舞蹈大師埃利歐‧波瑪爾以人權鬥士鄭南榕為藍本的舞作「那個時代」排練,舞作觀照白色恐怖、自焚、浴火鳳凰。(陳明仁攝)

一輩子的監牢:從梨山、萬華到基隆都被監控 流落街頭一度想自殺

老闆一聽說他是「叛亂犯」就趕緊拿錢請他走人、連租房子也被房東趕走,不斷受到歧視是陳新吉出獄數十年後更大的煎熬。陳新吉的專長是園藝,出獄後做過幾份牧場、農場工作卻都老闆說「我們不能留你」、「拜託不要來這」,逼不得已下陳新吉只好去台北橋、龍山寺一帶打零工當街友。

當年陳新吉體力拚不過年輕人與原住民,只能當清潔工,也因被監控而不敢投宿飯店,只好睡在館前路的機車棚或公園路上:「那真的是饑寒交迫,白天希望晚上快點來,天天喝自來水灌飽自己,晚上又很冷,希望白天快點來……」

「無論我們被關多久、從什麼地方出來,雖然離開有形的監獄,出去卻是無形的大煎熬,出去社會被歧視,走投無路情況下很多人很早就了結生命、精神崩潰。」陳新吉坦言自己也嘗試過自殺,到苗栗崎頂海岸打算結束一切,但看到晚霞美麗,他心想:「太陽要下山還那麼漂亮,我是不是該活得老一點,把自己經驗告訴年輕一代、造福他們?」最後陳新吉選擇活下去,那年他32歲。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