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與財團操控媒體 記者遭受生命威脅 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新聞自由開倒車

2017-12-10 09:00

? 人氣

全球媒體新聞自由度逐年下降,今年更是達到近10年來的最低點,新聞報導受到政府審查,記者遭到生命威脅,這些情況不只發生在北韓、中國等專制國家,愈來愈多看似新聞自由度尚可的國家也向下沉淪,巴西、土耳其、墨西哥、波蘭、匈牙利等國的新聞工作者還會面臨生命威脅,尤其是獨立記者。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今年公佈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Press Freedom Index),墨西哥和土耳其的新聞自由度比飽受戰亂的非洲國家南蘇丹還低。

避免醜聞曝光 記者成代罪羔羊

墨西哥和土耳其的新聞自由指數分別是第147和155名,南蘇丹則是145名。土耳其76歲的資深專欄作家恩金( Aydın Engin)直言:「現在土耳其媒體受到來自政府的壓力是史上最大!」恩金為土耳其老牌日報《共和國》(Cumhuriyet)撰稿,他被指控涉嫌恐怖主義而面臨審判,「政府聲稱監獄裡沒有關押任何記者,但據我們所知,目前已有超過160位記者被關在牢裡」。

《土耳其時報》的支持者在街頭舉牌抗議政府干涉新聞自由。(美聯社)
《土耳其時報》的支持者在街頭舉牌抗議政府干涉新聞自由。(美聯社)

曾在柬埔寨獨立媒體《柬埔寨日報》( Cambodia Daily)工作的一位記者則表示,政府一直指控他們報導不實新聞,導致該報9月被迫停刊,甚至將記者逮捕入獄,「政府利用法庭的逮捕行動來阻止記者報導柬埔寨的真實狀況,因為他們不想讓他們的秘密暴露在國際社會的眼前」。

面對這些威脅,有些記者會選擇躲起來,如果他們不幸被政府抓到,可能面臨流放或坐牢的命運。有些記者化名撰稿,或是在處理敏感的新聞議題時自我審查,或是在發佈新聞前先徵求官方批准以避免牢獄之災或官司纏身,有些記者甚至會希望自己的報導不要太受歡迎,以免產生太多問題。

竭盡手段「封口」女記者遭潑糞

為了避免醜聞曝光,有些國家祭出越來越多恐怖手段來對付記者:除了暴力威脅,當局還會使用解僱、起訴、監禁、公開侮辱等惡劣手段,迫使記者「封口」。

對於新聞記者而言,俄羅斯依舊是危險的地方,今年有不少記者選擇離開俄羅斯,不再留下來面對風險,專欄作家拉蒂尼娜(Yulia Latynina)就是其中之一,她長期在網上收到威脅訊息,今年9月這些文字威脅成為實際行動:她的汽車被燒,她還在街上被人噴糞。

波蘭執政黨PiS打壓新聞自由,民眾高舉歐盟旗幟示威(AP)
波蘭執政黨PiS打壓新聞自由,民眾高舉歐盟旗幟示威(AP)

俄國《新時代周報》(New Times weekly)主編阿爾巴特(Yevgenia Albats)對政府箝制言論自由深有體會,許多企業、廣告公司、代理商、新聞記者都害怕與反對俄國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出版社扯上關係,所以現在她缺乏經費經營報社,也無法聘請足夠記者,「生活中的現實就是如此,如果你涉入俄國的政治問題,很可能就會被殺害或受傷,就像過去10年間20位莫斯科記者的遭遇一樣」。

俄國自由派獨立媒體《新報》(Novaya Gazeta)的米拉希娜(Elena Milashina)是首位揭露「車臣共和國」(Chechnya)政府暴力打壓男同志的記者。該報導揭發車臣共和國大規模逮捕和虐待男同志,至少上百人被誘騙並關入猶如集中營的監獄,遭受慘無人道的虐待。報導刊登後,米拉希娜不得不離開俄國幾個月、避避風頭。

車臣男同志連出櫃都不敢,仍遭到政府大規模迫害。(美聯社)
車臣男同志連出櫃都不敢,仍遭到政府大規模迫害。(美聯社)

政黨、財團控制媒體 編輯擔心惹禍上身

即使是全球人口最多的民主國家印度,也有同樣的情況發生,批評和異議的空間正在縮小,新聞業的權力結構也箝制媒體自由。印度與俄羅斯一樣,政治人物是許多新聞媒體的老闆或大金主,也有不少報社依靠政府廣告和合約為主要收入。

今年9月,《印度斯坦時報》(Hindustan Times)總編輯戈什(Bobby Ghosh)與該報老闆以及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會晤後,就突然提出辭呈,但印度政府和《印度斯坦時報》當時皆發聲明,戈什的離職與該場會晤並無任何關聯。

對於棘手敏感的議題,印度報社的總編輯顯得戰戰兢兢,害怕惹禍上身。南部塔米爾納杜邦(Tamil Nadu)的記者菈維珊卡(Sandhya Ravishankar)表示,報社總編輯對於她要揭發印度非法採砂的報導顯得特別小心翼翼,「我接觸過的報社都很喜歡這個故事,但是他們害怕非法採砂業者會提出訴訟,也不願捲入這場長達25年、涉及中央和各邦政府的大規模政治貪腐案, 這完全就是自我審查、掩蓋真相的行為。」

記者處於最危險時代 司法成為打壓新聞自由工具

愈來愈多記者控訴各國政府利用刑法迫使他們保持沈默,巴西的記者席爾瓦(Erik Silva)因揭發某些公務員不符規定的過高薪資,因而被控誹謗。席爾瓦表示:「目前為止我勝訴,但是這是一場耗時又燒錢的法律戰……這些司法程序已被用來壓制新聞界,試圖削弱新聞報導的可信度。即使我報導真相,依然被說是誹謗。」

中亞國家哈薩克( Kazakhstan)的環保律師瓦迪姆.倪(Vadim Ni )表示:「現在最艱難的是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會因為做了什麼而遭到起訴,現在很多記者寧願更謹慎一些,不會在尚未得到政府官員意見之前發佈新聞,但很多時候他們都無法聯繫上那些政府官員。」

非洲國家蘇丹( Sudan)的記者面臨的威脅更嚴重,1名記者因為安全原因,匿名表示:「對於試圖阻撓計畫的人,政府會毫不猶豫地剷除,甚至傷害他們的家人...... 你很可能被綁架、折磨,甚至被殺害。只要政府想要,他們可以一直將你關在監獄裡,這種事發生在許多社會運動者和記者身上。」該名記者說,如果記者想報導蘇丹局勢的真相,必須到另一個國家寫報導,「只要你在蘇丹,你就得遵循政府的指示,才能活下去並保住飯碗」。

美國非營利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CPJ)認為,對記者來說,現在「是最危險的時代」。該委員會表示,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砲轟美國媒體報導「假新聞」,等於是告訴全球專制領袖可以壓制新聞自由,「埃及外長就在短時間內學到了川普的手法」:埃及西奈清真寺恐攻事件發生後,埃及政府向《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施壓,試圖轉移媒體焦點。CPJ副執行主任馬奧尼(Robert Mahoney)表示:「美國過去一直是新聞自由先鋒及記者的捍衛者,但是川普的反新聞自由言論抨擊並破壞新聞界的民主,還可能讓記者處於危險中。」

喜歡這篇文章嗎?

溫亦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