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選舉快成為「笑氣」了

2020-12-30 06:50

? 人氣

香港亞洲週刊讓蔡英文總統穿上龍袍當皇帝引發爭議。(亞洲週刊封面)

香港亞洲週刊讓蔡英文總統穿上龍袍當皇帝引發爭議。(亞洲週刊封面)

最新一期亞洲週刊的封面將蔡英文的腦袋「植入」滿清皇帝龍袍,引發一陣風波。那個「創意」應該是來自西方媒體(記憶中至少2次)給習近平穿上龍袍,第一次看見是5年前,然後那個媒體就在大陸被「屏蔽」了,而這一次亞洲週刊則沒有在台灣被禁——台灣畢竟還是比大陸有言論自由。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然而,蘇貞昌卻為此發言「民選就不會獨裁」,令人既好氣又好笑。

《晏子春秋》的寓言:春秋齊景公大宴群臣,酒酣耳熱之際,景公暢談飲食之道,說:「吃海魚可以補腦,所以我愛吃海魚。」諸大夫異口同聲附和:「難怪大王愈來愈英明了。」酒足飯飽,君臣射箭餘興,齊景公一箭射出,卻落在靶外,但堂上仍然響起一陣喝采聲。只有弦章對景公說:「這些臣子的智慧不足以了解國君的長處,勇氣又不足以冒犯國君的臉色,但知國君喜歡什麼,就順從國君的意思。」過一會兒,漁夫們送來大魚,景公大樂,要賞魚給弦章,弦章說:「請賞給那些喝采的人吧,他們才是想分魚的人。」

弦章指出了齊景公的危機:身邊盡是拍馬屁想「分魚」的貨色,而齊景公事實上不是個昏庸的國君,甚至稱得上中興之主,所以聽得懂弦章是忠諫之言,要賞他大魚。但是,世界上很少人不愛聽馬屁的,所以他並未排拒那些喝采的傢伙。

「新觀察家」(L’Obs)」(左)和英國經濟學人(右),分別在五年前和七年前都用過習近平穿龍袍當雜誌封面。
「新觀察家」(L’Obs)」(左)和英國經濟學人(右),分別在五年前和七年前都用過習近平穿龍袍當雜誌封面;「新觀察家」在今年十一之前,又再做了一次習近平穿龍袍穩坐帝位的專題

寓言中,弦章是以「魚」隱喻「權力」,有權力的人身邊永遠不缺拍馬屁的人,而馬屁集團想要的正是分享權力。

可怕的是,權力跟病毒幾乎一模一樣:

病毒一旦進入宿主體內,就反賓為主,控制宿主細胞並強制細胞生產複製它的遺傳物質與蛋白質,等到細胞複製的病毒「塞爆」了細胞,病毒就擴散到周邊細胞,宿主就發病了,一旦病重就可能不治,而病毒侵入細胞,就靠它的棘狀蛋白(以冠狀病毒為例)能夠跟宿主細胞的ACE2受體結合;權力侵入人腦的機制近似,人一旦有了權力,所謂「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有了權力就能快意恩仇,而且會不斷追求更大的權力、死緊握住權力不放,權力慾最終會蒙蔽「宿主」的理智,讓他做出昏庸的決策,危及他的帝國、王朝乃至企業…,而權力病毒的棘狀蛋白就是馬屁,宿主細胞的ACE2受體就是「喜歡聽馬屁」。

權力病毒的危害,有一個不錯的例子,清朝康熙皇帝。他是高陽筆下「歷史上第二仁君」,文治武功都了不起,絕對稱得上「英明」,一生重大決策如除鰲拜、廢三藩等,莫不明快且正確,「安打率」幾乎百分之百。唯獨晚年在建儲一事上,表現得拿不起放不下,遲疑反覆,成為一生敗筆。他的猶疑瞻顧,顯示他明知挑選接班人是帝國永續的充分條件,可是「權力病毒」卻已經佔據了他的腦袋,不讓他交棒。

蔡英文是不是獨裁非本文主旨且自有公論,本文的重點在於,蔡英文知不知道蘇貞昌是拍馬屁?如果知道,她至少還有齊景公的水準,可是她事實上分給了蘇貞昌「最大一條魚」,而蘇貞昌這次回報以「最響的一聲喝采」。易言之,如果她明知那是馬屁,仍然分給大魚,那就是「康熙末期」了。

美豬投票前,蘇貞昌以同婚法案為例,勉勵黨內同志做正確的事。(柯承惠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說「民選不會獨裁」,作者認為這是拍了蔡英文的馬屁 。(柯承惠攝)

回頭再來看「民選就不會獨裁」這句話。

仍然以病毒疫情為喻,獨裁是因為領導人被「權力病毒」感染且病入膏肓,但選舉肯定不是疫苗,不可能讓政客對權力「免疫」。選舉充其量是治療藥物(如奎寧治療瘧疾、克流感治療流行性感冒),也就是做不好就用選票趕他下台。

可是台灣自總統民選以來的民主品質實在令人汗顏,如今又聽到最高行政首長講出這種令人又好氣又好笑的話,選舉就連藥物都不是了,只是「笑氣」而已。

*維基百科「笑氣」:一氧化二氮或氧化亞氮(英語:Nitrous oxide),無色有甜味氣體,又稱笑氣,……「笑氣」的名稱是由於吸入它會感到欣快,並能致人發笑。……現笑氣被用在很多娛樂場所。

*作者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