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蔡英文欠管中閔一個道歉

2020-11-06 06:20

? 人氣

只知輾壓政敵的統治術,讓蔡英文只能當一個黨的總統,而非全總統。(顏麟宇攝)

只知輾壓政敵的統治術,讓蔡英文只能當一個黨的總統,而非全總統。(顏麟宇攝)

「正義雖然遲到,但不會永遠不到。」台大校長管中閔在臉書貼出北檢簽准結案的通知函,寫下了短短兩句話,糾纏近三年的「管案」,終於在他就任校長一年十一個月後,才「正式」畫下句點。管中閔固然可以一句話釋懷,即使如此,他却等不到一個道歉,甚至一個真相:到底為什麼民進黨蔡政府,會動員龐然巨獸般的國家機器,對一位根據大學自治法規與程序遴選的校長,如此舖天蓋地的追殺一年不止?

台北地檢書函文中,列舉了高達九個案號,都是「他字案」,在司法偵查實務上屬「犯罪事實與犯罪嫌疑人」不明確,擱了二年半近三年,北檢曾經電話通告傳訊若干遴選委員,既無傳票亦無通知書;一度電話傳訊管中閔但臨庭期前取消;最終在去年元月下旬,教育部終於核准管中閔就任後,由監察院彈劾並移送司法院公懲會「公審」(公開審理),開庭兩次後,對最高學府校長撰寫雜誌文章的過往,記「申誡」一支。

沒有人告訴他,監察院是基於什麼重大犯罪嫌疑,清查他二十年個人所得資料,還公諸於眾,甚至要求各單位詳細交代與他往來的細節;當然,更不會有人告訴他,即使校長遴選過程有爭議,也和刑法定義的犯罪嫌疑迥然有別,北檢憑什麼傳喚相關人等?而傳喚連通知書都沒有,遑論傳票。九件「他字案」,以一百五十三字「簽結」,這一百五十三個字,寫了至少兩年半。

管中閔的個人境遇,成了司法為政治服務、政治干擾一切的縮影。如果不是二0一八年民進黨九合一選舉大敗,很難講蔡政府是否會鬆手,即使前教育部長葉俊榮以辭官換來一位大學校長,蔡英文還是在管中閔就任一週後,與媒體餐時直言,她當時有大聲說,「我反對!」甚至懊惱,「怎麼沒在第一時間打電話去阻止?」蔡英文是對台大校長耿耿於懷?還是對管中閔耿耿於懷?權力者手握天下權柄,本來不必期待他們會對知識份子敬之重之,但威權如蔣介石者,再痛恨胡適也只能在日記裡暗駡,明面上都得裝著禮賢下士,蔡英文則是裝都不裝。

曾經允諾團結國家的蔡英文,從第一任到連任,「團結」永遠只在儀式性的講稿中,對大學校長如此,對待「政敵」當然加倍對付,包括她的副手賴清德,她對管中閔沒有一絲一毫歉意,對賴清德則大概根本認為欠道歉的是賴。前總統陳水扁與昔日「對手」趙少康相見歡,大談行政院長蘇貞昌暗嘆蔡英文「壞鬥陣」的往事,力主朝野對話,「有權力的人要先拿出誠意,重點不在在野黨,而在執政當局」;蔡英文的反應是,臉書貼文強調她和蘇貞昌與執政團隊「鬥陣」得很好,至於「朝野對話」,完全不在她的雷達範圍。

本篇文章共 1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