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勉生觀點:慎防中共逼台新招

2020-09-23 06:30

? 人氣

賞鳥單純怡人,但鳥團體的「政治」卻不單純又惱人。(呂紹煒攝)

賞鳥單純怡人,但鳥團體的「政治」卻不單純又惱人。(呂紹煒攝)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簡稱中華鳥會)9月15日發布聲明,宣稱該會因為拒簽政治表態文件,遭到「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解除夥伴關係。中華鳥會表示,國際鳥盟過去20年間曾三次要求中華鳥會更改英文名稱,這次更要求該會簽署文件,承諾「不促進或倡導中華民國的合法性及台灣脫離中國獨立」。

外交部認為此事係中共刻意打壓,外交部發言人宣稱:中國政府不當介入國際鳥盟運作,要求我國野鳥學會必須做出政治承諾。對於中國政府連毫無政治意涵的生態保育活動都進行干預與打壓,外交部予以嚴厲譴責。並將訓令駐英國代表處(國際鳥盟總部位於英國劍橋)正式表達我國的嚴正關切與抗議。

本案弔詭之處在於中共並非國際鳥盟的成員。既然如此,國際鳥盟為何三番兩次主動要求中華鳥會改名?

合理的猜測是,中共有意加入國際鳥盟,但對於中華鳥會在國際鳥盟中的地位及使用的名稱難以接受,於是預先「清除障礙」,向國際鳥盟施壓。除了要求中華鳥會刪除中文名稱中的「中華民國」,更為了反制台獨,變本加厲要求簽署政治文件。

此事若以單一事件視之,不足為奇。因為中共在國際組織中對我打壓並非罕見。但若深層思考,此事也可能關係重大,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第一,中共尚非國際鳥盟成員,即有能力促使國際鳥盟對中華鳥會多方施壓,可見中共的國際影響力已經更勝以往。我方不可掉以輕心。

第二,有媒體報導,中華鳥會曾被迫使用Taiwan, China。最終在2019年改為Chinese Taiwan。中華鳥會雖被迫更改英文名稱,但並非常見的Chinese Taipei,而是Chinese Taiwan。譯成中文就是「中國台灣」,充分顯示中共意圖藉此強調「台灣為中國的一部分」,凸顯中共所主張的「一中原則」。此項惡例一開,很可能衝擊我在其他國際組織中的名稱,對我方極為不利。

第三,中共一向在國際組織中挑戰我國會籍,但至多是要求我方改名。此次國際鳥盟要求我方簽署政治文件創下首例。倘若中共將此項要求延伸至其他國際組織,則非同小可。如果其他國際組織紛紛要求我方簽署政治文件,我將如何因應?是要堅持拒簽而被除籍,還是委曲求全簽下政治文件?

蔡總統執政後採取一系列「去中國化」作為,早已引起大陸鷹派不滿,以致於出現武統聲浪。但是中共解放軍少將喬良本年五月四日曾撰文指出,台灣目前形勢文統無望,只能武統,但不可輕率急進。因此中共中央應該不至於決定在近期內動武,但依照中共政權的本質,以及一貫的作法,也不會聽任台灣在民進黨執政下,繼續走向台獨。

我政府目前該做的,不僅僅是訓令駐英國代表處向國際鳥盟交涉,更應該積極設法探究,中華鳥會的案例,會不會是中共強力反制台獨,更進一步逼台的起手式?

*作者為退休大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