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中國國民黨該找回的精神

2020-09-23 06:00

? 人氣

中國國民黨以前也是將尼泊爾研究當成整個政黨外交的主軸,時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組織部部長、中國國民黨中央調查統計局局長朱家驊當時以中國國民黨公函,發文給當時的外交部,敦促要努力促進中尼關係。(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國民黨以前也是將尼泊爾研究當成整個政黨外交的主軸,時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組織部部長、中國國民黨中央調查統計局局長朱家驊當時以中國國民黨公函,發文給當時的外交部,敦促要努力促進中尼關係。(資料照,美聯社)

國民黨近期的許多荒腔走板的作為,讓我這個有著20年國民黨黨齡的黨員,真的有感而發,甚至到今天還在糾結於海峽論壇。

打從退休,到印度念博士班已經一年多,原本已經不再過問中國國民黨許多事情,但是隔著印度洋回頭看著這個百年大黨最近的許多表現,真的讓人感到非常失望,最終核心問題,還是那個一中九二共識,以為擁抱一中憲法就擁有一切的心態。

最近要寫專題期刊,我去了一趟尼泊爾做田野調查順便拜訪尼泊爾的藏人社區,尼泊爾是佛教的發源地,尼泊爾的藏人相對於印度藏人的積極性,大多隱身在尼泊爾這個主流社會之中,和其他佛教徒一樣安分守己的過活,但他們仍然每年會固定跨越國界,到印度去朝聖第14世達賴喇嘛,尼泊爾政府不若印度政府一般對藏人有特殊的關注,基本上大多採取漠視和不關注的態度,但同時信奉佛教和印度教的尼泊爾,對於同樣信奉藏傳佛教、帶著流亡異鄉使命感的藏人而言,當他們千辛萬苦繞過喜馬拉雅山之後,已經是為數不多、陌生又熟悉的「異鄉」。

我曾經問了一位尼泊爾藏人,她用流利的英語告訴我,「我的父母來到尼泊爾,每天都非常勤勞的工作」他端出一杯酥油奶茶給我「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和精力,好不容易才找到學校跟住家,我記得當時我才10歲,我不記得我是哪一天到達尼泊爾,我人生大部分的記憶就是在尼泊爾,但是現在的尼泊爾政府越來越不在意我們藏人的處境」

中國國民黨以前也是將尼泊爾研究當成整個政黨外交的主軸,時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組織部部長、中國國民黨中央調查統計局局長朱家驊當時以中國國民黨公函,發文給當時的外交部,敦促要努力促進中尼關係,並且要外交部將一切尼泊爾的情資、文化語言、風土民情等資料交給他,希望可以由當時國民黨中央擬定一套對尼泊爾的外交路線,這是當時有紀錄國民黨政要唯一提出要主動研究尼泊爾和中尼關係的人,當時他在中國國民黨中執委組織部公函之中說道:

      逕啟者,本部為研究尼泊爾國情況語我國外交關係以輔助邊疆政策之遂行啟見撰請。……關中尼交涉文獻、歷任赴尼使節姓名及最近對尼政策等資料會予供給,以資研究相應函達至希,查照辦理見覆為何此致外交部[1]

中國國民黨中央統計調查局是直屬中國國民黨中央的特務機構,當時研究尼泊爾主要是為了與印度交往同時,也增加跟尼泊爾的關係,順便藉由跟尼泊爾的網來治理西藏事務,[2]因此當時朱家驊提議為當時的尼泊爾王國首相伯達馬賽爾(पद्म समसेर)授予大綬寶鼎勳章及中華民國陸軍上將軍銜,[3]今天我們在討論的紅色滲透,當時的中國國民黨對尼泊爾可以說是藍色滲透,除了透過榮銜和尼泊爾政要與學者往來以外,當時中統局副局長徐恩層則是出身藍衣社系統的徐恩曾,更在尼泊爾佈線,而朱家驊本身是學術界出身,兩人結合研究和情報,理解尼泊爾和藏尼關係,這是當時中國國民黨的精神與主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