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26年前,台灣進行了一場沒有法律效力的公投

2020-05-21 09:10

? 人氣

貢寮核四公投在台灣的社會運動史上鐵定要留下一筆,1994年5月29日出刊的377期《新新聞》有詳細報導。(新新聞合成圖)

貢寮核四公投在台灣的社會運動史上鐵定要留下一筆,1994年5月29日出刊的377期《新新聞》有詳細報導。(新新聞合成圖)

我們為什麼要刊登這篇舊文?

核四廠興建住民投票,是1994年5月22日台北縣貢寮鄉(現新北市貢寮區)自辦一次沒有法律效用的「民調」投票。貢寮鄉民希望透過投票來表達自己反對核四──即使投票結果約束不了政府、經濟部,也約束不了台電。

接近6成的貢寮鄉民參加了這次投票,而其中有5669人、占96.13%比率的當地居民投下了不同意票。貢寮鄉人將過去的種種陳情、激辯、遊行、抗爭,透過選票化成最新而量化的反核民意。

核四廠從1980年5月提出計畫,到現在足足40年了,中間歷經波折,除了國內朝野攻防、左右對抗,還遇上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爆炸,和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導致的兩次全球性反核運動。

2014年4月24日正式封存的核四廠,近來因火力發電引發的空汙問題,又有解封的聲音響起,延續30幾年才結束的大戲會不會重啟?有待下次公投──這次將有法律效力。(編輯部)

五月二十二日傍晚,公民投票結果從面積不到一百平方公里的貢寮鄉各個村落傳出來時,不待統計,其實就已經注定了核四未來多舛的命運。

選票上只有「同意」和「不同意」兩種選擇的選舉,在台灣未曾有過,這場全國矚目的選舉,帶給當地居民的喜悅並不在於誰輸誰贏,因為答案早就相當明顯,但是在一○一○七人的公民投票數之中,有五八九八位、接近六成的貢寮鄉民參加了這次投票。

反核團體公認表達決心好機會

其中,又有五六六九人、占九六.一三%比率的當地居民投下了不同意票,這樣的一個事實,不只是貢寮鄉人將過去的種種陳情、激辯、遊行、抗爭,透過選票化成最新而量化的反核民意,同時它也在未來成了一把足供揮舞的利劍,將具體代表當地的社區意識,和台電核四廠進行更無休止的零和戰鬥。

不過,也正因為核電問題的零和,公民投票再怎麼熱烈演出,也只是反核方面的獨角戲。

台電核能溝通中心組長廖肇聰就表示,這次貢寮鄉公民投票之後所產生的效應,台電當然很清楚。「但是台電對核電是不可能因此而棄守的,如果台電棄守了,那以後其他火力電廠、水力電廠的所在地居民也開始公民投票,怎麼辦?」廖肇聰說。

1994年5月22日,貢寮鄉自辦沒有法律效力的核四公投。(新新聞資料照)
1994年5月22日,貢寮鄉自辦沒有法律效力的核四公投。(新新聞資料照)

在這一次由貢寮鄉自己所舉辦的「核四廠興建住民投票」過程中,反核人士全力投入。今年初代表民進黨參加貢寮鄉長選舉最後落選的廖彬良表示,全國反核團體都認為,這場公民投票是「表達反核決心的再一次機會」,因此大約在一個月以前,就陸續展開了宣傳、拉票的工作,他也透過選舉時的樁腳系統進行動員。

貢寮當地反核四的主力組織「鹽寮反核自救會」,在投票前的最後一個禮拜,就選擇了人口較多的四個地點:福隆車站、貢寮車站、龍洞和澳底仁和宮,進行夜間的反核演講;而這一周內的全鄉「掃街」也走了三趟,其中包括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帶隊的一次;投票前一天晚上,還做了電話催票,一切儼然與一般公職人員選舉如出一轍。

台電方面雖然自始至終都將這場公民投票看成是反核團體自己在玩的遊戲,但是在反核團體大舉動員的情形下,台電也無法忍受而白白坐以待斃,除了選舉前一波「貢寮快報」的文宣中,再度強調台電對核電廠附近居民有每月一百度電費「免錢相送」的優待。

而另外一份文宣「台電先生有話要說」中,極力批駁住民投票這項活動之外,據了解,台電核四龍門施工處主任蔡濟昌也曾與推動住民投票的鄉長趙國棟溝通,希望勸他能對舉辦核四住民投票再多「思考一下」,尋求不要辦的可能,但是並沒有成功。

貢寮鄉民大多則表示,台電在這次的住民投票中,除了文宣以外沒有任何的動作,選前曾傳出一些賄選傳聞,但是沒有人能說得確實。

蓋洛普民調引發當地民眾反彈

反而是選前一天在媒體上公布的一份蓋洛普民意調查,指出全國有半數以上的人支持興建核四,引起了貢寮鄉民的強力反彈。

當天晚上反核團體在澳底仁和宮的演講場上,主持人問在場民眾:「你們有誰被這個調查問過嗎?」在場的民眾一下子群情激憤地大喊「沒有」,主持人便說:「這個調查如果不是調查經濟部長江丙坤的伯伯,就是台電總經理張斯敏的『親戚五什』,我們明天一定要去投個八○%、九○%給他們看!」

新新聞1733期
新新聞1733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