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川普口水防疫注定失敗

2020-04-09 06:40

? 人氣

美國航空母艦「羅斯福號」爆發新冠疫情,百人確診,然而先前向軍方高層寄出求救信的艦長克勞齊,卻因此遭海軍代理部長開除。(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航空母艦「羅斯福號」爆發新冠疫情,百人確診,然而先前向軍方高層寄出求救信的艦長克勞齊,卻因此遭海軍代理部長開除。(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航母羅斯福號艦長克勞齊上校(Brett Crozier)因將自己所寫的四頁向上級求救信本傳給二、三十人,特別被媒體掌握而予以報導,「這封信錯誤呈現航母上的真實狀況,製造不必要的些微恐慌」,因而被解職。克勞齊在離艦時受到官兵們歡送。不過,美國高層已同意讓艦上官兵2700人下船隔離檢疫,克勞齊上校內心的盤算應該是達成了,代價則是犧牲了自己在海軍的美好前程。

克勞齊在求救信中批評了目前上級所要求的防疫隔離作法並不可行。因為只允許有染病的水兵們下船,其他人卻仍留在航母上原船隔離。別忘了鑽石公主號在日本橫濱造成了集體感染事件,還有至尊公主號的集體感染事件。在3/6川普頭戴「讓美國持續偉大」的競選帽,到亞特蘭大視察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時不但左批CNN散播不實新聞,誤導觀眾;右批重災區華盛頓州州長英斯利(Jay Inslee)是「蛇」, 更對在舊金山外海的「至尊公主號」乘客不假辭色,稱既然已有乘客感染新冠病毒,其他乘客就不准上岸,以免增加美國確診人數。

無疑地這就是當時川普的防疫政策,擺明了就是讓所有新冠病毒確診病例全數阻絕在美國本土境外,以免增加美國的病例數字,破壞了他的連任選情。如今美國的確診人數已突破27萬3千(迄4/3統計)成為全球第一,這一套防疫政策明顯明有誤,美國國防部到海軍司令部以對指揮系統有威脅的理由來拔掉克勞齊艦長之舉,不是過度揣摩川普「聖意」,就是國防部與海軍司令部迄今根本對新冠病毒毫無所知,因無知而做出來的判斷來自五角大廈與海軍根本不知道新冠病毒的厲害,連敵手在哪裡?如何傳播與如何才能阻絕?美軍全無章法,注定了美國從海外到本土都將潰敗!

克勞齊艦長的現場體驗是,「由於航母先天的空間限制,根本就沒有辦法好好隔離,這讓疫病繼續在船上加速感染。」他請美軍高層,盡快在關島為「全體水兵」提供檢疫隔離的處所。只要留下大約一成的核心人力,照看兩個反應爐與負責其他基本的操作與維安需求。主因著眼點就是「現在不是戰時,官兵們沒必要捐軀!」對照石公主號與至尊公主號的處理模式,船艦在沒有有效的分流機制與隔離管理下,由於空間有限加上醫療與防疫設備有限(航母以戰鬥為主,主要的戰備而非醫療更非防疫而設計),克勞齊所擔心的就是若以有病才後送,其餘的正常官兵就在航母上隔離,完全是放任病毒在船上肆行無阻。這樣的防疫根本就是向病毒棄械投降,任健康官兵曝露在感染的高風險之下。

然而,克勞齊的長官,國防部長艾斯柏雖出身軍職,1986年從西點軍校,畢業。1990年波灣戰爭期間,艾斯柏效力於著名的第101空降師(101st Airborne Division),該部隊在擊敗伊拉克軍隊的戰役中扮演關鍵角色,因此獲得銅星勳章、戰鬥步兵徽章等榮譽。艾斯柏隨後繼續在五角大廈、哥倫比亞特區國民警衛隊等單位服役約10年,退伍前官至中校。

退伍後在不同的軍事智庫、政府單位與軍事承包商任職,艾斯柏曾任小布希的國防部副助理部長,2010年以後,擔任全球第五大國防承包商「雷神」(Raytheon)公司副總裁,負責打點政府關係。還曾經連續兩年被《國會山莊報》(The Hill)評點為「最佳企業說客」。顯然對指揮航母他是不熟悉的,更重要的是3/16起五角大廈因傳出有37位官兵與包商確診,防長艾斯柏與副防長諾奎斯特分開辦公,兩人的幕僚也透過視訊會議互動。對於防疫的經驗顯然無法掌握到航母防疫現場上。

至於克勞齊的直屬長官海軍代理莫德里(Thomas B. Modly),從海軍官校畢業,曾任職直升機駕駛7年,他是商人,自2019年11月24日起擔任美國海軍代理部長。顯然他對航母並不熟悉。不過他對政治與財務管理可能比防治與管理疫情還要專精。就像他說明解除克勞齊艦長職務時,向全艦官兵表示時,強調當前在全美積極抗疫的同時,強調國際戰略環境正處於「非戰非和」狀態,就算沒有傳統意義上的戰爭,但俄「中」等國正在擴張極權政體與其影響力,進而破壞美國安全與利益,因此所有美軍的指揮官職,需要比往常更具「在壓力下具備判斷力、成熟度與冷靜等領導特質」,以確保在廣大動態戰略環境下行動得宜。

美國總統川普不情願地宣布,疾病管制中心建議美國人民生活中應配戴非醫療口罩。(AP)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是美國總統川普在2020總統大選連任中的一大挑戰。(資料照,美聯社)

他還說在海軍上上下下都在全力幫助「羅斯福號」時,但克勞齊艦長最後仍透過「不安全、未加密」的方式發出電子郵件(即求援信),不只造成不必要的混亂,衝擊美國海軍戰備能力,更使水手、軍眷,乃至於公眾認為,這封艦長的求援信是海軍願意伸出援手的關鍵原因。

最後,莫德里特別呼籲官兵,暱稱「巨棒」(Big Stick)的「羅斯福號」應是讓敵人畏懼膽寒的作戰武力,那怕現在該艦與全美都面臨新冠肺炎挑戰,也「不該有任何事物影響此一戰力」。就和川普從2016年競選時就一再強調的「讓美國持續偉大」的那種氛圍一樣。

克勞齊此時的被拔官一點都不意外,因為他的政治認識不正確,疫情再緊張都沒有川普要連任來得重要。還有就是官兵碰上新冠病毒,疫情再嚴重也無法和國際戰略新局勢「非戰非和」發展相比,克勞齊只顧官兵性命,無視於讓美國偉大的國際戰略,專業上被長官判為失格,難怪要被撤職。

只是為何克勞齊艦長告別下船,艦上官兵為何那麼熱情來相送?川普團隊有沒有看情楚這背後的意義呢?

美國疫情在過去短短的兩個星期狂飆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川普團隊的失能與失策應該是最關鍵原因。

  1. 政治領導專業,注定疫情要大爆發:
  2. 中央與地方一人一把號,注定疫情更難收拾:
  3. 川普一開始的託大與自以為是,注定美國要付出慘痛代價。

在找不到感染源頭,又只顧防堵來自歐盟而忽略來自中東、埃及、土耳其等地還有其他各地流向媒體的國際性新冠病毒(不少帶原者是沒有症狀的,不是被美國境內醫生視為是流感而未能即時篩檢出來,就成了傳播源)。美國的社區感染早在二月底三月初義大利疫情大爆發時已經默默地在社區內移動傳播。

在川普團隊還在口舌上直指北京要為「中國病毒」負責時,美國境內的感染, 在大家都以為這只是季節性流感一樣,不用戴口罩,在家休養幾天就會沒事的,卻沒想到年輕世代還在熱中辦趴跑趴,在接觸頻繁又無防疫意識與自覺,變種的病毒更肆無忌憚地攻向全美各地亂竄,等川普發現事態嚴重時,所有中國從去年十二月底一直到1/23武漢封城的故事一一都在美國本土境內出現,而且變本加厲,讓川普團隊根本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來管控疫情。

克勞齊艦長被撤職只能凸顯川普團隊的荒唐與無知,不去從認識新冠病毒與中國抗疫與防疫經驗開始學習,不去從中找到美國自己的抗疫模式,撤再多吹哨者的官職都沒有用;不去從義大利與西班牙和伊朗的錯誤模式學習與警惕而避免陷入同樣困境,再多厲害的美國生技與醫療科技都將緩不濟急,無法趕上新冠病毒的傳播速度,就是無法有效控制疫情,這一點川普顯然在他的瞌盤中是沒有算到的。只想拿中國與主流媒體來當擋箭牌,斥責別人傳播的都是假新聞,卻不知道川普天天都在散布自以為是的「假訊息」(不聽公衛專家的建議,不重視專業抗疫),談起負責時就找別人來壂背,這樣的口水防疫注定是要失敗的啊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