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化資本主義不只是幻想:《如何在二十一世紀反對資本主義》選摘

2020-04-09 05:20

? 人氣

作者指出,從來沒有一種經濟體系是純粹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而且也永遠不可能會有這樣的經濟體系。圖為資本主義社會示意圖。(圖/Zürich Tourismus@ flickr)

作者指出,從來沒有一種經濟體系是純粹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而且也永遠不可能會有這樣的經濟體系。圖為資本主義社會示意圖。(圖/Zürich Tourismus@ flickr)

弱化資本主義的策略觀念有時會隱含於社會與政治抗爭當中,通常不會被標舉為回應社會不公的核心組織原則。以下是這一點背後的原因:

弱化策略的基礎在於對經濟體系這個概念的一種特定理解方式。思考一下資本主義。從來沒有一種經濟體系是純粹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而且也永遠不可能會有這樣的經濟體系。資本主義的定義是以下三者的結合:市場交易、私有化的生產工具,以及透過勞動市場僱用雇傭勞動者。既有的經濟體系,都是結合了資本主義,以及其他多種對物品與服務的生產與分配的安排方式:包括由國家指導的生產與分配;為了迎合家庭成員的需求而在家庭的緊密關係當中從事的生產與分配;在所謂的社會與團結經濟當中,透過以社群為基礎的網絡與組織進行生產與分配;由成員共有並且採取民主治理的合作社進行生產與分配;透過非營利的市場導向組織從事的生產與分配;透過採行合作生產過程的同儕網絡進行生產與分配;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可能性。

在以上這些安排經濟活動的方式當中,有些可以被視為混合型態,結合了資本主義與非資本主義的元素;有些完全屬於非資本主義;有些則是反資本主義。再度採用我們的遊戲比喻,我們可以說在真實的經濟體系裡,有多種不同的遊戲同時在進行,每一種遊戲都各有自己的規則與玩家行為。在這種複雜的經濟體系當中,如果生活的經濟條件與大多數人獲取生計的方式都受到資本主義主導支配,我們就把這種體系稱為「資本主義」體系。那樣的主導狀態深具破壞性。挑戰資本主義的一種方法,是在這套複雜體系當中任何找得到的空間與縫隙裡建立更民主、更平等也更具參與性的經濟關係。弱化資本主義的構想認為這些替代做法富有潛力,能夠在長期之下於個人與社群的生活中產生足夠的重要性,而終究取代資本主義在體系裡的主導地位。

整個資本主義賭場,就是靠著資訊不對等的遊戲在獲取暴利。(圖/ pixabay)
如果生活的經濟條件與大多數人獲取生計的方式都受到資本主義主導支配,我們就把這種體系稱為「資本主義」體系。(pixabay)

用自然界當中的生態系來比喻,也許有助於釐清這種構想。以湖泊為例。一座湖泊由一片地貌當中的水所構成,還有特定種類的土壤、地形、水源與氣候。水裡棲息著各式各樣的魚類及其他生物,湖裡和湖畔也生長了許多不同種類的植物。集體而言,這些元素全都構成了湖泊的自然生態系。這樣的生態系之所以是一套「體系」,原因是其中的每個東西都會影響體系內的其他一切東西;但不像單一生物體的體系那樣,所有的構成部分都在功能上互相連結,形成一個具有一致性而且緊密整合的整體。一般而言,社會體系比較適合想像成各個部位鬆散連結互動的生態系,而不是所有部位都各有功能的生物體。在這樣的生態系當中,有可能引進不是「天然」生存在那座湖裡的外來種魚類。有些外來物種會立刻遭到吞食,有些可能會生存在湖裡的某個小角落,而不會對生態系當中的日常生活造成多少改變。不過,偶爾可能會有個外來物種在這個生態系裡蓬勃發展,而終究取代原本的優勢物種。弱化資本主義的策略願景,就是在資本主義的生態系裡引進非資本主義經濟活動當中各種最有活力的解放性物種,然後加以培育發展,包括保護其生存角落以及設法擴展其棲地。最終的希望,是這些外來物種終究能夠從自己的小角落當中溢出,轉變整個生態系的性質。

這種思考超越資本主義過程的方法,就像是一般對於歐洲的前資本主義封建社會如何轉型為資本主義社會所講述的那種簡化敘事。在中世紀晚期的封建經濟當中,原始資本主義式的關係與實踐開始出現,尤其是在城市當中。這種情形原本只涵蓋商人的交易、受到同業公會管制的工藝生產,以及銀行的運作。這些經濟活動型態各有自己活躍的角落,對於封建菁英而言也通常頗為有用。在那些角落當中,經濟遊戲的規則和居於主導地位的封建主義非常不一樣。隨著這些市場活動的範圍逐漸擴展,其性質也就變得愈來愈資本主義化,於是在某些地方侵蝕了既有的封建制度對整體經濟的主導。透過長達幾世紀的一段漫長而蜿蜒的過程之後,封建結構在歐洲的某些角落已不再主導經濟生活;封建制度已經弱化。這段過程中也許有些政治動盪,甚至是革命,但這些政治事件不是造成經濟結構的斷裂,整體上比較算是為早已發生於社經結構裡的改變予以批准和合理化。

1792年8月10日,法國巴黎暴民攻陷杜樂麗宮(Palais des Tuileries),推翻君主制。(取自Wikipedia)
作者指出,透過長達幾世紀的一段漫長而蜿蜒的過程之後,封建結構在歐洲的某些角落已不再主導經濟生活。圖為法國巴黎暴民攻陷杜樂麗宮,推翻君主制。(取自Wikipedia)

弱化資本主義的策略願景,也是以這種方式看待把資本主義的主導性經濟角色替換掉的過程。體現民主與平等關係的替代性非資本主義經濟活動,也可以在資本主義所主導的經濟體系當中出現。這些活動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成長,包括自發性的成長以及刻意推行的策略所促成的成長。其中有些是由下而上,來自社群的適應與主動推行;有些則是由上而下,由國家積極組織或者資助,以便解決實際上的問題。這些替代性經濟關係是一套經濟結構的組成元素,這套結構當中的生產關係具有民主、平等與團結的特質。涉及國家的抗爭開始出現,有時是為了保護這些空間,有時是為了促成新的可能性。每隔一段時間,從事這些抗爭的人士會遇到結構上的「可能性限制」;要超越這些限制,可能需要更強烈的政治動員,目標在於改變資本主義遵循的「遊戲規則」所具備的關鍵特徵。這樣的動員通常會失敗,但至少偶爾會遇到改變條件成熟的狀況,於是可能性的界線就會因此擴張。最後,這種由上而下的變化與由下而上的行動相互作用的累積效果可能會達到一個程度,也就是在經濟生態系裡創造出的這些社會關係,在個人與社群的生活中占據了足夠重要的地位,於是資本主義也就不再算得上是主導性的原則。

這種策略組合結合了兩種願景,一種是進步社會民主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的願景,也就是由上而下改變資本主義遵循的遊戲規則,以便消除資本主義最嚴重的傷害,並且創造出奠基在國家當中的替代制度;另一種是比較屬於無政府主義的願景,也就是由下而上創造出新式經濟關係,體現解放的目標。還沒有一項政治運動明確採取這種抵抗、馴服、拆解與逃離資本主義的策略組合,企圖在長期之下弱化資本主義的主導地位。不過,朝往這個方向的衝動可見於和進步社會運動具有密切關係的政黨當中,例如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與西班牙的「我們能」黨(Podemos)。弱化資本主義也可能在某些地位穩固的中間偏左政黨當中的年輕勢力引起共鳴,例如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二○一六年美國總統初選期間於民主黨內獲得的支持者,或是英國工黨內的柯賓(Corbyn)勢力。

做為一種策略願景,弱化資本主義一方面極為誘人,另一方面也令人難以置信。之所以誘人,原因是這種願景指出,就算國家看起來不支持社會正義與解放性社會變革,我們也還是可以採取許多作為。我們可以繼續致力建造新世界,不是從舊世界的灰燼當中,而是在舊世界的間隙裡。我們可以建造我所謂的「真實烏托邦」,在仍然由資本主義主導的社會裡,打造這種超越資本主義的解放性目的地的元件。弱化資本主義之所以令人難以置信,原因是大型資本主義企業的權力與財富如此龐大,而且大多數人的生計又仰賴資本主義市場順暢運作,如果說在資本主義主導的經濟當中開拓出來的解放性經濟空間能夠經過累積而真正弱化並且取代資本主義,看起來實在是極不可能的事情。非資本主義的解放型態經濟活動與關係如果真能成長到足以威脅資本主義主導地位的程度,必定會直接遭到打壓。

為了證明弱化資本主義不只是幻想,後續的章節將會探討三項議題。

第一,我們必須為替代資本主義的解放性方案這種觀念灌注更多的實質內容。單純標舉我們希望看到體現於這些替代方案當中的價值並不足夠,我們也必須對其中的替代性建構元件懷有清楚的認知。第四章將會討論超越資本主義的解放性目的地有什麼基本輪廓。

第二,我們必須處理國家的課題。做為一種策略構想,弱化資本主義結合了兩種做法,一種是利用國家來維繫可供建立解放性替代制度的空間,另一種則是為了填補這些空間而採行的各式各樣由下而上的行動。不過,資本主義國家的設計如果是為了替資本主義提供阻擋一切威脅的全面性保護,那麼弱化資本主義怎麼可能行得通?第五章所檢視的,就是儘管存在著內建的階級偏見,我們還是有可能透過資本主義國家創造新的遊戲規則,而有助於擴展解放性的非資本主義關係,指向一個超越資本主義的世界。

第三,弱化資本主義就像其他任何策略一樣,也需要集體行動者。策略不會自動發生,而是必須由組織、政黨,以及社會運動當中的成員採行。弱化資本主義的集體行動者在哪裡?古典馬克思主義認為「勞動階級」就是能夠挑戰資本主義的集體行動者。

*作者艾瑞克.萊特 Erik Olin Wright(1947-2019)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社會學教授,曾任美國社會學會理事長,著有《階級》(Classes)、《審問不平等》(Interrogating Inequality)、《階級很重要》(Class Counts)、《深化民主》(Deepening Democracy)。本文選自遺作《如何在二十一世紀反對資本主義》(春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