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美股滔天巨震,不完全是新冠疫情拖累

2020-03-18 10:33

? 人氣

隨著美國債市浮現經濟衰退訊號,美股道瓊指數14日暴跌800點,創今年最糟單日表現。(美聯社)

隨著美國債市浮現經濟衰退訊號,美股道瓊指數14日暴跌800點,創今年最糟單日表現。(美聯社)

美國股市為何會遭遇多年來最驚心動魄的震盪?像波馬達(Michael Pomada)這樣的交易員也許可以提供一種解釋。

3月9日那天,太陽還沒出來,波馬達就開著他的敞篷車前往位於洛杉磯世紀城(Century City)的辦公室。他心情不錯。由他管理的投資公司Crabel Capital Management(資產規模45億美元)所操盤的投資基金,年初以來上漲了約5%。雖然那天早上油價暴跌,但他對金融市場和美國經濟都不是特別擔心。

然而,Crabel一整天都在拋售股指期貨和其他投資產品,道瓊斯指數當天暴跌了2014點,跌幅7.8%。波馬達的公司就這樣拋售個不停。兩天後,道瓊指數跌入熊市,始於金融危機的一輪長達11年的美股牛市也戛然而止。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與當前越來越多的投資者一樣,Crabel是依靠預設的算法由電腦進行交易。交易是由一系列輸入指令來決定的。而在這些輸入指令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市場自身的波動性。

因此,當事態失控時,Crabel和其他公司的電腦就開始賣出,這種操作讓市場變得更加失控。

Crabel首席執行長波馬達表示,「當市場波動加劇時,我們需要削減倉位」,即使這些倉位從長期來看可能會盈利。他指出:「這樣做感覺並不好,但我們知道,從風險的角度來看,我們的做法是正確的。」

由於投資者難以判斷新冠肺炎疫情和石油價格戰的影響以及這些事件對全球經濟的影響,股市一直在暴跌。道瓊指數周一狂瀉近3000點,跌幅超過12%,為該指數124年歷史上跌幅第二大的一天。但上述原因無法完全解釋這種劇烈的波動。

自2月中旬創下市場峰值以來,道瓊指數已經在六個交易日出現收盤下跌逾1000點的情況,並發生四次反彈至少1000點的情況。導致波動加劇、甚至加速的是某些技術性因素,這些因素與投資者對公司、利潤和經濟前景的看法幾乎沒什麼關聯。

市場自金融危機以來已經發生巨大變化,如今是由電腦驅動型投資者和較傳統型投資者主導,前者使用的機器會對一系列技術和其他因素做出反應,後者則依賴於大量快速流動的數據。很多時候,市場波動性和動能、衍生品活動和市場流動性等因素可能幫助推進交易。市場流動性代表買賣交易的難易程度。

之前,交易主要由基本面投資者主導,他們琢磨資產負債表,研究商品價格以及試圖估算一家公司的未來利潤,這些投資者會在一定程度上考慮市場流動性,但不會將其視為決定性因素。現在,對許多交易員來說,股票只是一個會波動的東西,不管相關公司生產的是鞋子、飛機還是冷凍披薩。同時,在決定買進或賣出股票時,一支股票的走勢(波動有多突然和劇烈)和其他因素一樣重要。

上周五,各種動能因素指引投資者在當日稍晚市場開始攀升時買入股票。交易員稱,這些算法投資者的買盤再加上其他投資者的看漲或對沖操作,推動道瓊指數上漲近2000點,漲幅9.4%,創下2008年以來最大單日百分比漲幅。大部分漲幅在當天交易的最後30分鐘取得,這種集中式爆發推動該指數上漲逾1400點。

2020年伊始,投資者樂觀認為經濟擴張的勢頭將延續,因為美中貿易緊張局勢緩和,聯準會(FED)最近三次降息將股市推升至創紀錄高位。多年來,逢低吸納以及押注波動性不會回歸的交易,都為投資者帶來了回報。

2月22日的周末,在中國境外的新冠病毒確診病例激增後,投資前景開始變得嚴峻。對疫情可能蔓延至全球並將經濟拖入衰退的擔憂,打破了金融市場的長期平靜。

從2月12日至3月11日19個交易日中,道瓊指數從創紀錄高位跌入熊市,創下有史以來此類跌勢的最快紀錄;熊市的定義是自近期高點下跌至少20%。標普500指數也經歷了類似下跌。

包括周一的暴跌,標普500指數市值已蒸發8.28兆美元。美國國債收益率連創新低,反映出投資者瘋狂購買國債避險。油價以1991年第一次海灣戰爭之後前所未見的速度下跌。投資者紛紛逃離風險較高的債務產品,擔心之前在低利率環境下大舉借款的公司如今無力償還。

SkyBridge Capital聯席首席投資長蓋伊斯基(Troy Gayeski)說:「形勢已經變了,起初你以為會出現迷你泡沫,如今可能從3月份開始陷入衰退。」蓋伊斯基稱:「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該公司管理90億美元資產。

根據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的數據,2月23日當周有逾1000億美元的賣盤是受期權對沖、「瞄準波動率」和其他系統性策略推動。瞄準波動率策略把波動性作為交易決定的關鍵因素。當周是金融危機以來市場表現最糟糕的一周。

曾幫助支撐11年牛市行情的技術型交易策略中,有許多一直在影響波動性。市場上行時,隨著波動性降低,人們買入了高風險資產;現在波動性日益上升,所以他們紛紛拋售。

野村(Nomura)的策略師麥埃里格特(Charlie McElligott)說,「你迎來的是明斯基時刻(Minsky):這種穩定最終會催生不穩定。」他指的是已故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觀點,即是長期的平靜可能會為痛苦的崩潰播下種子。

麥埃里格特表示,技術型策略也可能循著不同的路徑發揮另一種作用,讓上行勢頭遭遇重大動蕩。

這些交易員中,很多人都在出售股票及投資組合中的其他資產以管理風險,而非試圖從暴跌中獲利。在此過程中,他們的本意是在市場低迷之際通過拋售股票避開下行勢頭,卻可能恰恰放大了下行勢頭。

其中某些策略比如追逐動能,也可能放大漲勢。持久的漲勢通常會帶來較低的市場波動性,從而促使電腦進行買入操作。

基於市場波動性作決策的基金,包括部分瞄準波動性的基金和風險平價基金,已經越來越受歡迎。風險平價基金的資產管理總規模估計約為1750億美元。

克羅斯(Roberto Croce)就是這樣的投資者,他整天都在追蹤數以千計關於波動性的數據點,以及約60個市場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涉及世界各地的大宗商品、股票、債券等。克羅斯在總部位於波士頓的Mellon Investments擔任高級投資組合經理,負責一項風險平價策略、涉及約13億美元資產,他會根據資產在任何給定時間顯現的風險程度進行買賣。

他從2月初開始拋售股票,並在3月2日當周加速拋售。

那時,商界領袖正因疫情而紛紛取消會議和旅行。焦慮情緒高漲,以至於聯準會在3月3日緊急降息,這是自金融危機以來聯準會首次在兩次例行會議之間採取此類措施,但對安撫市場情緒幾乎沒有什麼作用。周日,隨著新冠病毒疫情進一步把美國推向衰退邊緣,聯準會再度降息,把基準利率降至接近零。

克羅斯表示:「風險上升時我要做什麼,這是非常清楚的。我要減少風險暴露。這一切都基於我們替電腦設置的指令清單來進行。」

據一位知情人士表示,3月2日當周,作為全球最大的上市對沖基金之一,Man Group PLC採用了一種風險平價策略,削減對全球股票、大宗商品和信貸的風險暴露。

野村估計,到3月12日,隨著道瓊指數下跌10%,採用風險平價策略的投資對股票和其他資產的風險暴露降至2013年以來最低水平。

根據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策略師查達(Binky Chadha)的說法,同一天,所謂以波動性為目標的基金將其股票配置削減至紀錄低點。

根據波動率進行交易的人說,他們的活動並不危險,因為光憑他們無法撼動市場,而且目前也不清楚他們的交易活動會在多大程度上放大市場動向。

他們還可能幫助市場止血。由於波動率飆升,波馬達的公司在3月9日削減了部分原油空頭頭寸。此前該公司一直做空原油,但當天轉為買入原油,這可能會在油價下跌時帶來支撐。

此外,這些投資者還稱,他們的策略存在細微差別。克羅斯稱:「一群基金經理在完全相同的時間以完全相同的交易衝擊市場,這是可能性微乎其微的事。」

克羅斯稱,他傾向於謹慎拋售股票,以免引發股價大幅波動。這些訊號幫助他做出冷靜的決定。他說:「人們喜歡在低位時拋售,在高位時買入。」

除了因波動率上升而拋售的投資者之外,還有些投資者出售股票只因為他們所出售股票期權價值的變動。

近幾年來,為提高投資回報,大大小小的交易者都開始從事期權交易。期權給予投資者未來以事先商定的價格買進或賣出股票的權利。根據Morningstar Direct截止1月份的數據,採用期權策略的對沖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資產規模已從2010年時的約100億美元激增至260億美元。

在市況平靜時,投資者一般都會較有把握地認為,大部分期權永遠不會行權;一些投資者出售期權只是為了賺取期權金。銀行和交易公司也向尋求對沖的投資者出售期權。

當市場大跌,波動性急劇上升時,看跌期權的賣方可能會陷入困境。看跌期權賦予買方以一定價格出售股票的權利,而且此類期權的價值通常會隨著市場動蕩而上升。看跌期權的賣方爭先恐後地拋售股票和股票期貨,以對沖或儘量減少不斷擴大的損失。

數據公司SqueezeMetrics估計,股市每下跌1%,交易公司就需要拋售300億美元的股票來對沖他們的倉位。當股市上漲1%時,這些公司就需要購買300億美元的股票。因此,波動變得愈發劇烈。

在某些方面,這些交易技巧類似於「投資組合保險」,這是在1980年代末流行的對沖策略,當時投資者的電腦會在出現首個下跌跡象時賣出股票期貨,以防止出現更大幅度的虧損。在1987年10月19日,這種策略引發了更多的電腦賣盤操作,導致道瓊指數暴跌超過22%。

對沖基金True Partner Capital的聯席首席投資長、已從事期權交易20多年的海克斯特(Tobias Hekster)表示:「這加劇了上下震盪的嚴重性。」

道瓊市場數據(Dow Jones Market Data)顯示,截至周一,標普500指數已經連續六個交易日的漲跌幅超過4%,持續時間創下1929年11月以來之最。這種劇烈波動走勢自1997年以來首次觸發了股市熔斷機制。

3月9日,倫敦Aspect Capital自動減持了石油和其他資產頭寸。該公司的風險主管里夫(Christopher Reeve)說,這家資產規模72億美元的公司一整天都在進行交易,而不僅僅是在開市時拋售,這意味著該公司並沒有加劇油價的暴跌。

里夫說:「如果市場波動加劇,我們會進一步減持頭寸。」今年迄今為止,Aspect Capital旗下基金有獲利的,也有虧錢的。

在市場承壓的情況下完成交易十分困難,進一步放大了市場波動。過去十年裡,大型銀行紛紛退出交易業務,導致許多市場的參與者數量減少。完成的交易可能會對價格產生更大的影響,進而導致更大的動蕩。

在拋售行情下,從美國國債到股票,甚至衍生品,許多資產品種的交易會變得更加困難。摩根大通的數據顯示,可在最佳價格附近買入或賣出的美國國債數量已經下降,接近2008年底以來的最低水平。根據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說法,交易標普500指數期貨和股票變得更麻煩了。高盛在3月3日給客戶的研究報告中說,這種情況也對市場的漲跌發揮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紐約經紀公司Macro Risk Advisors主管庫納特(Dean Curnutt)表示,出於這種擔憂,他曾考慮引導客戶放棄某些股票期權的交易。

當投資者擔心股票下跌時,期權是很方便的選擇,可以為損失提供緩衝。如果在市場承壓的情況下難以交易,那將會令投資者感到束手束腳。

最近iShares iBoxx $ High Yield Corporate Bond ETF (HYG)的期權就出現了這種情況,這是一種高收益債券ETF,價格已大幅下跌。庫納特稱:「我認為這基本上是不可交易的了。難度非常大;也許最好的防禦方法就是把你的投資組合變現。」

結果是什麼?是可能進一步加劇的市場波動。

文/Gunjan Banerji、Gregory Zuckerman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訂閱 每天只要10.9元 查看訂閱方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