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你累了嗎?美國「夾心世代」人口突破1/4,七大秘訣減少後顧之憂

2020-03-12 11:27

? 人氣

上有老下有小,三明治世代內心糾結 反映台下你我。(圖/高雄市文化局提供)

上有老下有小,三明治世代內心糾結 反映台下你我。(圖/高雄市文化局提供)

鮑蒂(Deanna Bautti)有一個年幼的孩子,一位患病的父親和一個小商店。鮑蒂每天要開車去她父親居住的老年公寓兩趟,確保他有吃飽、身上整潔、有乾淨衣服穿。她還要帶著蹣跚學步的兒子羅曼(Roman)一起去,並儘量把探訪時間安排在他午睡和吃飯前後。

「我夾在孩子和我父親中間,左右為難。」鮑蒂說道。她家住賓州康威市(Conway),經營著鮑蒂熟食公司(Bautti Charcuterie)。

據估計,美國還有900萬人過著同樣的生活,當中以女性居多,男性的數量也呈上升趨勢。他們既要照顧孩子,還要護理老人,主要是年邁的父母。

「夾心世代」比例突破26%

新的人口形勢之下,上有老、下有小的「夾心世代」(Sandwich Generation)正被重新定義。婦女生育時間推遲;老年人越來越長壽,而癡呆症的發病率在增加;家庭規模變小,雙薪夫妻變得更常見。種種趨勢匯聚在一起,對那些既要照看兒女、又要照顧父母的人構成了更大的挑戰。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不難看出,我們(照料一家老小的「夾心世代」)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擠壓。」古普塔(Sarita Gupta)說。古普塔有一個9歲的孩子,而她父親患上了老年癡呆症,母親則患有嚴重關節炎;她還是一個名為「跨代關愛」(Caring Across Generations)團體的聯合創始人。

 根據美國代際關愛聯盟(National Alliance for Caregiving and Caring Across Generations)2019年一項研究,擔任這類照顧者角色的人群年紀大多數在30多歲至50歲出頭。根據該研究,他們當中2/3的人除了要照顧小孩外,平均每週工作36個小時,還要花22個小時照顧老人。

通常情況下,照顧老人的責任會落在他們身上,因為他們的父母是嬰兒潮一代,與前幾代人相比,更容易成為鰥寡老人,沒有配偶可以幫忙護理。2017年的一項研究表明,那些既要照料父母、又要照顧18歲以下子女的群體比重從1999年的12.6%增加到2015年的26%。但是,即使更多人開始承擔照顧父母的任務,老年群體的需求還是遠遠無法被滿足。

「能照顧年邁父母的人不多。」美國退休人員協會(AARP)的護理專家戈耶(Amy Goyer)說。

華盛頓州金郡的「柯克蘭生活照護中心」。(美聯社)
華盛頓州金郡的生活照護中心。(美聯社)

醫療進步壽命延長

 如今正值老年人的護理需求成長之際。到2026年,嬰兒潮一代將開始步入80歲,很多老年人將患上慢性疾病,治療費用高昂。按照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說法,65歲及65歲以上人群中,大約有60%的人至少患有兩種慢性疾病;還有更多老人患有癡呆症,這種疾病需要更多「手把手」的護理。在癡呆症病人護理者當中,大約25%的人還要照顧18歲以下兒童。

「如今『老年』的定義與15、20年前已大不相同,」圖姆林森(Anne Tumlinson)說,「醫療手段的介入使人類壽命不斷延長,超過了他們可以照顧自己的年歲。」安妮創立了Daughood.org網站,為照顧老年人的群體提供支持。

2001年,森本麗莎(Risa Morimoto)33歲,當時她想領養一個小孩,母親卻不幸中風。接下來19年裡,她的母親先患上了帕金森氏症,後來查出腫瘤,於去年秋天去世。她的姐姐住在母親隔壁,承擔了日常照料母親的大部分工作。森本和弟弟也參與進來,為母親做飯、週末來探望母親、支付水電費、把房子改造得更適合殘疾人士居住。

「當初,我們無論如何都沒想到母親能再活20年。」住在紐約市的森本說道。他們當初也沒有料到,到了2016年,他們的父親被診斷出患有老年癡呆症,護理老人的壓力陡增。老森本是一名雕塑家,此前一直住在佛蒙特州。他們讓父親搬進紐約一家護理中心,現在住在那裡。

老人照護
老人照護

森本放棄了領養嬰兒的想法,部分原因在於同時照顧父母和撫養嬰兒的成本太高。「母親身患疾病,這讓我們非常缺乏安全感。領養孩子只能一拖再拖,我們擔心一些巨額醫療費用或其它緊急情況,會讓我們無法承擔領養費用。」以擔任自由製片人為生的森本說。三年前,她和丈夫領養了一個青春期女孩,現在女兒已經18歲了。大約半年前,森本創辦了「現代養老」(Modern Aging)網站,為照顧家庭的夾心世代提供線上資源。

職涯關鍵時刻的為難處境

承擔護理老人重任的「夾心世代」,很多也在職業生涯中處於關鍵時刻,他們只能在工作和照顧家人的責任之間左右為難。

45歲的律師巴登-邁耶(Alexis Baden-Mayer)在非營利組織「有機產品消費者協會」(Organic Consumers Association)擔任政治主管,她還是兩個孩子(分別7歲和15歲)的母親,並且要照顧年滿76歲、患老年癡呆症的母親和86歲、患有心肺疾病的父親。三年前,巴登-邁耶和丈夫把他們的房子掛在短租民宿網站愛彼迎(Airbnb)上,然後搬到位於維吉尼亞州亞曆山卓(Alexandria)的父母家中居住。

在家辦公的巴登-邁耶說,她職業生涯的下一步是擔任一家非營利組織的執行董事,但她懷疑自己是否能在此刻承擔該職責,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孩子和父母都需要她的關注。她說:「我現在不可能做那樣的工作。」

他人支持的「喘息服務」

1/3的「夾心世代」和他們父母同住一個屋簷下,白天出門上班時,還是需要有人幫忙照顧父母。位於匹茲堡的伊麗莎白西頓中心(Elizabeth Seton Center)提供成人日托服務,營業時間為工作日的早上6點至晚上9點。該中心的首席執行長博斯修女(Sister Barbara Ann Boss)特地為了那些照顧父母的「夾心世代」將服務時間延長到晚上。

她說:「有些人的孩子尚年幼,或者正在讀高中,他們需要有人照看自己的母親,這樣他們就可以去看孩子的籃球比賽,或者在學校籌款活動中當志工。」中心還配備了一輛麵包車,以提供接送服務。

54歲的軟體工程師卡爾維(Stephen Kalvi)說:「這真是雪中送炭。」 史蒂芬住在匹茲堡郊區,平時要照顧他91歲的母親阿金緹娜(Argentina)。母親和兒子全家人住在一起,包括史蒂芬當教師的妻子以及他們14歲的兒子安東尼。

史蒂夫的母親患有血管性癡呆症,每週要去五次伊麗莎白西頓中心。中心派麵包車在早上7點接她,下午5點送她回家。史蒂芬在匹茲堡醫療服務機構「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UPMC)工作,他調整了自己的工作時間安排,早上晚點去上班,晚上再晚點下班,這樣就可以一早先把母親送上麵包車。

麵包車下午把老人送回家時,克里斯蒂娜或兒子通常已經在家了,但她擔心有時候會塞車或臨時加班。

「我們每天都過得緊張兮兮。」 克里斯蒂娜說。她的婆婆最近得了肺炎,所以丈夫只能在家辦公。「所幸的是,我有一位善解人意的老闆。」史蒂夫說。

提早長大的兒童分擔照護

對於單身母親來說,護理老人的壓力更大。2014年,弗萊徹(Femi Fletcher)的父親中風,弗萊徹便將父親接到家中照顧,同時她還要撫養12歲的女兒和15歲的兒子。

38歲的弗萊徹已經離婚,家住伊利諾伊州尚佩恩市(Champaign),做著一份全職工作和兩份兼職工作。在工作日,她早上6點半就起床,幫孩子們做好早餐並把他們送上7點45分的公車,然後安頓好父親,8點整到當地消防部門上班,她是那裡的調度員。午飯時間,她要回家看望父親,下午5點回家做晚飯,準備做第二份工作:在當地一所大學收停車費,工作時間從晚上7點到10點30。

她說:「我要同時應付一大堆事情。」根據美國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她的父親有資格享受政府提供的家庭護理,工作日內每天可獲得4小時服務。這有助於緩解弗萊徹的壓力,但這項服務缺乏連續性。

週末晚上,弗萊徹還要做一份警察調度員的兼職工作,從晚上11點上到第二天早上7點。她說:「我想上夜班,因為所有人都在睡覺,希望沒有人需要我。」她的兩個孩子幫她護理老人,尤其是她的大兒子。每當她去雜貨店買東西或開車送女兒去上鋼琴課時,他就幫忙照顧外公。

「我敢肯定,有時候我兒子更想去健身房,和他的朋友們一起打籃球,」她說,「他們毫無怨言,但我對此感到內疚,感覺我帶給他們很多不必要的負擔。他們還只是孩子,而且父母離婚已經讓他們留下了心理創傷。」 弗萊徹的父親於2016年去世。

37歲的鮑蒂是一名企業主,她費了很大周折才懷上孕,生下兒子羅曼的時間比較晚,與此同時,父親開始需要人護理,而且需求不斷增大。

她的父親迪卡尼尼68歲,患有心臟病和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在他的老年公寓裡,他喜歡睡在躺椅上;每當用微波爐熱飯時,他就感到呼吸困難。她的父母早已離婚,母親沒有幫她照料父親。鮑蒂的妹妹同時做兩份全職工作,但早上會過來她家,給父親送咖啡和食物。

過去,迪卡尼尼先生每週下一次樓,在大廳與聖經研習小組的夥伴們會合,然後和他曾經供職的聯合鐵路公司(Conrail)同事一起出去吃早餐。從12月份開始,他的病情惡化了。現在臨終關懷人員每週來五次,為他洗澡、檢查生命體徵和用藥情況。有時候,迪卡尼尼先生會打電話給女兒,只是想聊聊天,或者看女兒能不能過來,因為他感到很孤獨。

鮑蒂家距離父親住所只有幾分鐘路程,但如果她兒子在睡覺,那就很難去探望父親了。她說:「他越來越需要我們的照顧,但我們身上還肩負著生活的全部重擔。」

等到丈夫週末和晚上在家的時候,鮑蒂才能點好熟食拼盤訂單。最近她得了流感,無法去探望父親。她說:「我用優食速遞(Uber Eats)和DoorDash幫父親點餐。」

給「夾心世代」的小提示

以下對策適用於那些必須同時照看兒童和照顧老年家庭成員的人群:

1. 設定界限。弄清楚自己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並在必要情況下說「不」。確定自己的哪些需求是不可讓步的,比如每天15分鐘的散步,或者要定期與朋友聚會。

2. 按輕重緩急劃分事務。把非必要事項從列表中刪除,並確保必要事項真的很重要。情況發生變化時要隨機應變。如果你生病了,就找外賣送餐。

3. 列出清單給親友。請親戚、朋友、鄰居、教友放學或訓練結束後去接孩子。孩子們可以幫忙做家務。無法提供初級護理的家庭成員可以研究其它支持方式,並幫助管理財務或支付家政費用。

4. 運用工具溝通交流。在Google雲端或Lotsa Helping Hands等程式上用群組文件、電子表格等工具,隨時把最新消息告知其他人。

5. 提前計劃相關服務。老年人的護理工作可能會持續長達幾十年的時間。研究一下臨時看護服務、成人日托服務和家庭護理服務,看看政府醫療補助計劃和醫療保險計劃等等可以報銷哪些服務費用。

6. 和僱主談談。看看是否有其它靈活選項,比如在家辦公、晚到或早到單位。研究一下《家庭醫療休假法案》(Family Medical Leave Act),看是否能從中受益。

7. 尋求平衡。有幾個星期要多關注孩子,其它時候則多關注父母。這樣做是可以的。

文/Clare Ansberry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訂閱 每天只要10.9元 查看訂閱方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