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陳時中的光環與柯文哲的困境

2020-03-12 06:20

? 人氣

防疫期間,身兼民眾黨主席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卻面臨內外夾攻的困境。(顏麟宇攝)

防疫期間,身兼民眾黨主席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卻面臨內外夾攻的困境。(顏麟宇攝)

醫生在台灣向來享有尊崇的社會地位,柯文哲市長之路受惠於此,然而,台灣政壇是否容不下兩個醫生同時發光發亮?陳時中聲望竄起同時也是柯文哲下挫的開始?兩位醫師的起起落落,可能來自同一個因緣。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延燒,台灣到目前為止還在可控制範圍內,政府執政團隊頗受肯定,尤其是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的指揮調度深得人心;在此同時柯文哲則因數度發言爭議,聲望及聲勢都下滑,對此柯文哲反擊炮火最猛烈的綠營,「不該7分防疫,3分打柯」!

綠營防疫兼打柯?這個質疑有道理嗎?就以柯文哲兩次發言來說,並非完全沒有道理,第一次是柯文哲不小心公布從武漢回台的隔離地點,第二次是柯文哲批評指揮中心不公布確診的北部女性個案地點,兩次都引發陳時中的不滿及綠營的群攻。

就失言而言,陳時中後來也不小心公布了北部發生院內感染的醫院,但他一句「請忽略地點」就輕騎過關,至於北部女性個案地點,指揮中心後來也形同接受柯文哲的批評,在尊重人民知的權利下、從善如流公布廣泛的地點;由結果來看,柯文哲與陳時中的口角爭鋒並無太大的意義,拉抬陳時中的同時順勢打下柯文哲,確實是個很方便的操作。

然而,就如陳時中的光環不能純歸於運氣好外,柯文哲的困窘也不能歸於外力或時運不佳,民眾黨新人爆發緋聞案,表面上是個偶發事件,但不倫戀背後揭露的其實是結構性問題,柯文哲以公家職務酬庸輔選大將張益瞻,違反他向來宣稱的適才適所原則;民眾黨也許可以辯稱,和綠藍兩大黨比起來算小巫見大巫,問題在於,酬庸這件事某種程度是:這不是多少的問題,而是有無的問題;尤其是民眾黨不斷批評綠藍兩大黨腐化,對許多挺柯文哲或民眾黨的年輕人而言,酬庸更是不該妥協的原則。

可以說,從一位標榜助人的醫生跨到民眾黨黨主席,柯文哲歷經二種折損;第一種是個人品行方面,正如漢娜鄂蘭所形容,善若被察覺、就會消散,鄂蘭以法國大革命為例指出,試圖將善公之於眾的努力,必然會被扭曲,最後都會導致腐敗和偽善;柯文哲擔任市長,當然是政治性的工作,但是和個人善衝突最大的莫過於成立政黨、擔任黨主席,當柯文哲成為民眾黨主席之後,再標榜他過去行醫時的善行,說服力大為降低,也許可以說明自民眾黨成立以來,柯文哲聲望不昇反降的現象。

當然,有志從政的人必須忍受這樣的折損,不然,柯文哲累積的能量及聲望只能虛擲,形同無用之物,成立政黨雖然折損聲望、但若能保存大部分的能量,可能是必要的選擇;但在爭取權力過程中,妥協的界限為何?公共政策的妥協,可能是任何政治人物都必須承擔的,但為了權力交換而妥協,標榜最高政治道德的民眾黨,恐怕就會失去支持者的認同,這樣的折損才是致命的折損。

柯文哲現象極盛之時,光環不下於陳時中,有心借用陳時中光環的民進黨執政團隊,也許可以看看前例,靠個人善行來為政治權力加分,有其危險和限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