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來囉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林建山專欄:疫情釀成世界級經濟大災難

2020-03-18 07:10

? 人氣

疫情肆虐,全球股市狂跌。(AP)

疫情肆虐,全球股市狂跌。(AP)

悲觀的國際觀察家最新論述越來越多傾向於認為,此次新冠肺炎COVID-19引發的全球經濟危機,其嚴重程度勢將超過1997的亞洲金融風暴及2008的世界金融海嘯危機衝擊,甚至大膽指述,不排除成為直追1929年經濟大蕭條的新一回合「世界級經濟大災難」。

「封城」與「擴大入出境限制」崩塌經濟活動基礎

更因為當今絕大多數國家政府領袖人物,祇顧一味媚俗地傾向用政治感性思維根本取代了本應該要有的專業理性經濟思維,祇顧「救人」卻罔於兼顧「救市」,以致更加惡化了使這次小微疫情演變成為「世界級經濟大災難」可能性大增。

新冠病毒疫情正在全球迅速蔓延。世界衛生組織WHO已於2020年3月11日宣佈COVID-19是「全球大流行」級重大疫病;美國決定30天內禁止歐洲入境;川普更已在2020年3月13日在白宮宣布全美進入緊急狀態,將依法動用行政權力與500億美元聯邦資金,指揮調度各地救災防疫,也將投入資金幫助經濟復甦。此次疫情已發展成為中美歐三大經濟圈之間前所未有「停止人員往來」惡劣局面。已有預測認為,新冠疫情給全世界經濟造成損失,單2020年即已高達1兆美元。

全球經濟成長率的攔腰對折新危機

為控制感染者進一步增加,各國政府紛紛採取「箝制人員流動」強制行政措施;「封城」與「擴大入境限制」是今天亞歐日本等國家政府所普遍最積極採行的緊急對應措施。

一旦人員往來中斷,支撐全球經濟活動基礎勢必崩塌;國際航空業所受影響尤為嚴重;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預測,2020年全球航空旅客收入將銳減1130億美元,相當於世界旅客收入的2成。利潤下降幅度之重大,與2008年世界金融海嘯危機時期,不相上下。

世界旅遊組織UNWTO測算,新冠疫情給全球旅遊業帶來的損失為3兆3千億~5兆5千億美元;包括歐洲和亞洲等在內的世界各地遊客,正因此大量驟減。

由於此次新冠疫情的打擊範圍之廣,使得全世界經濟減速風險,也進一步提高。聯合國貿發會UNCTAD於2020年3月9日預測,新冠疫情導致經濟衰退危機,預計將對世界經濟造成1兆美元的負面影響,全世界GDP成長率將挫減1.2%。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武漢民眾在封城之內還是努力過日子。(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武漢民眾在封城之內還是努力過日子。(美聯社)

新冠病毒疫情遠不及H1N1與愛滋病傷害大

事實上,從這一波疫情爆發引起全球矚目關注迄今的事態情境審視,新冠病毒疫情確實遠遠不及H1N1與愛滋病給予國際社會帶來的傷害大;但是,國際級公共事務領袖卻給予COVID-19,前所未有的「政治關注」與「超額民粹想定價值」。

2002~2003年發生的非典(重症急性呼吸症候群:SARS)的流行範圍僅限於亞洲區域,感染者約8千人,致死者不過774人,經濟損失總額也僅400億美元;2007年H1N1全球死亡人數高達57.5萬人;而迄至目前各國都不願意拿出來評較的「愛滋病」疫情,迄今累計死亡總人數更已超過了3200萬人,而且仍然在繼續以每年100萬人死亡的駭人速度增加中。(然而更加悖理的是臺灣執政當局,竟以「有前瞻性的彩虹經濟價值」而歡迎愛滋在臺灣繼續擴散發病!?)

而此次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較諸H1N1與愛滋病疫情,固然猶所不及,但已事實遠遠超過非典,而且因為各國政府以「超乎比例原則」的高壓行政箝制,嚴重全面性凍僵製造業,工商及服務業,乃至所有民生關聯經濟部門活動,倘若疫情再有羈延,且又無能儘快控制,則出現全世界陷入「完全經濟衰敗危機」的可能性將越來越大。

讓世界「暫時停止呼吸」

新冠病毒流行病COVID-19的全球擴散熱燒事件,已被稱為是廿一世紀20年代最大一隻黑天鵝,很可能演變成為一次世界及經濟大災難,可能造成的全球經濟重創,或將更甚於世界金融海嘯危機。

初春三月正待風暖花開大地欣欣向榮時刻,全世界經濟卻驟然因為新冠疫情COVID-19在北緯40以北中國之外的亞洲、北美、歐洲迅速擴散延燒,整個北半球以北的先進經濟國家地區社會,都已陷溺為新冠疫情炙烈燒爆大傷害地區,卻因為所有受災國家都紛紛追摹中國霹靂對應的公共行政對策,也以封城、閉市、堵阻交通、工廠賣場停工休業,延緩集會上班,以及學校開學上課,等同於將所有可見的經濟社會活動一律大休停狀況。

似乎,因為這一波即將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疫情,已經呌全世界經濟社會,在三月初起時刻「集體暫停呼吸」,使一切經濟活動,暫時候止,甚至凍結取消。

義大利部分地區採取封城措施後,便有戴著口罩的警察在檢查點管制進出。(美聯社)
義大利部分地區採取封城措施後,便有戴著口罩的警察在檢查點管制進出。(美聯社)

「瘋狂三月」的經濟金融災難

2020年三月第一個周末,全球經濟社會發生一場異乎尋常又詭譎緊張的沉重經濟金融大震盪:整個北半球都淪陷於新冠病毒流行肆虐、OPEC減產協商破局國際油價直線暴跌,陷入極度躁鬱症的金融市場,特別股市債市超級大驟跌。

最引致全球投資人極度震撼的是,連日間股票市場以單日5%-7%的超級幅度起伏上下,市場交易量值齊步下墜,三度驟然鎔斷停市;而同感震撼的是債市,美國國債殖利率即時向下直線墜落到歷史最低點,10年期國庫券價格也在0.3%上下急遽往後起伏坡波動。

洎美國疾管署CDC承認2019年8月起美國大流感,感染人數逼近2000萬人,因為流感而致死亡人數逾2萬餘人之中,確認已有相當數字人口所感染的,正是「新冠病毒novel corona virus, nCoV」,與先前被嚴重汙名化的中國「後發者」「武漢肺炎」病毒,本皆都屬同一類型,二者並無不同。這也是聯合國世界健康組織(WHO)統一定名這一波新冠病毒流行性感冒疫情為COVID-19的原由。

又一次歷史性「黑色星期一」

因為COVID-19所造致的國際股債市的急遽變動,其實早在2020年1月23日聲稱「五漢肺炎大爆發」之時,已經引起國際間重大矚目,主要乃因為中國是今天全世界最主要的製造業首都重鎮,尤其更是高科技產業全球供應鏈輻輳中心,供應鏈一旦因肺炎疫情而中止停擺,即等同於全世界製造業大停擺,也是歐美日等國家消費者市場出現「空窗大開」的危機所在;而早在2018年美中貿易戰起,中美製造業與零售商業的「企業利潤率大縮水」震盪,已嚴重影響全球經濟成長,而至新冠疫情爆出全世界竄動流行,更惡化了全面「產業利潤率負數化或赤字化」的新世紀災難情境,也越使得國際社會對貨幣經濟、產業經濟、民生經濟等前景,蠭起「一致看壞」的風潮,「瘋狂三月」的股債市大崩盤,根柢關鍵在乎於此。

華爾街,美股。(美聯社)
美股一周三次熔斷。(美聯社)

供應鏈斷鏈危機的全球大失能效應

截至目前為止國際機構針對新冠疫情的可能性衝擊預測,咸認會首當其衝的,當然是「科技產業供應鏈斷鏈」危機所衍生的整體民生經濟社會大失能。

近期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全球股市動盪。新冠病毒疫情引發的全世界股災,主要並非基於病毒迅速傳播對人體危害,更多是基於其對全球經濟景氣的打擊;其中最關鍵核心的焦點撞擊,是對高度民生社會經濟關聯的世界供應鏈之重創,不但短期內「世界工廠」,特別是「全球科技產業供應源頭」中國,因復工困難,所構成的即時「停供」,更攸關重大的是,長期固附性供應鏈扭動重組不易問題。

除地緣政治和經濟社會分散風險考量之外,新冠病毒疫情的供給面經濟衝擊,也因為大有推升世界級生化戰爭可能性,及全球製藥與醫療器材供應斷鏈隱患,更加重了「世界性經濟大災難」病溺嚴重性;這對先進經濟社會「福利經濟國政」核心的「基建醫療戰略配置」和「社會公共安全物資分佈」之挑戰性尤更嚴峻。

中國在全球藥品供應鏈中既已扮演至關重要角色。美國大多數藥品原材料供應,幾乎全部來自中國,包括阿奇黴素、青黴素和頭孢菌素等抗生素;儘管印度也是世界最大藥品出口國之一,但其70%原料藥依賴中國,許多關鍵抗生素和退燒藥,對中國供應之依賴程度,更是幾乎達到100%到頂水準。

中國供應鏈的不能完全被取代性

同時有幾個因素決定中國的供應鏈不能完全被取代:第一,中國有比他國更為完整的工業體系,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第二,在特定產業,中國所能提供的技術和勞工水準不是目前東南亞低工資國家能輕易取代的;第三,中國有很大的內需市場支援供應鏈留在中國,顯示有一部分「在中國,為中國生產」的外商生產將傾向於留在國內。

國際社會對於這個悲觀預測成真的最大疑慮,主要來自於,一個正向高度科技化邁進的全球實物經濟社會,迄今根本看不到可與之匹敵且足以有效預防災難性衝擊的政治架構,也看不到有任何足夠前瞻胸襟眼界格局和治國能力的領袖人物,足可以即時有效斧斤調適復正此次世界級供應斷鏈危機於險殆,重新復健再造全球性供應鏈的吸引力與競爭力。

這種「悲觀的遠見」,正是當今「世界級經濟大災難」可能性的重大關鍵變數。

中國股市,中國經濟,華爾街,美股,股市崩盤,全球股市狂跌。(AP)
全球股市狂跌。(AP)

是否成為新世紀大災難的關鍵變數

在這種情況態勢之下,人們最大的關心是;倘若在春暖花開氣溫回升轉夏時,這一波「全新型」新冠病毒疫情的全球性擴散流竄竟不止歇,而受重災國家政府,又紛紛採取「武漢模式」最嚴厲手段,「用行政威權喊停了全世界一切經濟活動」,則這次疫情會否真讓全球「停止呼吸」而演為「世界級的世紀經濟大災難」?

其決定性關鍵變數主要有兩個:

第一是,國際經濟社會對COVID-19的「恐懼害怕fear」與「驚慌失措panic」程度究竟是越來越大?或是正在遞減轉弱之中?倘若恐懼驚慌程度越來越惡化,則這一波疫情之為害,必然會轉化成為「世界及經濟大災難」的可能性,就必然為之大增,真正使得「或許可能」終致變成為「必然可能」。

其實回顧廿世紀百年歷史,讓國際社會懼怕恐驚慌的大事,一是1929-1933大蕭條、1939二次大戰、2007-2009世界金融海嘯,這幾樁重大情事的震撼性,對全球經濟社會的衝擊破壞及傷亡人數之眾之多,應該都必然遠比這一波新冠病毒疫情所可能肇致的危害程度,更甚更深;迄2020年3月12日為止,全球新冠疫情確診人數不過12萬64人,死亡人4610人,甚至其整體感染率與致死率,都遠比同屬新型冠狀病毒為害的2003年SARS,2007年H1N1都來的輕微得多,世衛組織甚至認為,COVID-19病毒疫情,也比較SARS或H1N1擴散感染境況,來得「更加容易治療、更加容易管控」。

重拾世界信心的絕對必要

事實上,這次疫情會引起全世界大懼怕、大驚慌的原因,主要是美國川普政府,為了達陣「敵中、反中、抗中」政治目的,而大肆透過「御用網軍」的世界媒體,大肆散播瘋傳「唱衰中國」「唱衰習近平」等不利中國的「超額恐怖訊息」所致;倘若川普政府自2020年初起就能夠持平公正看待這次「新型感冒大流行」事件,則相信國際經濟社會及各國政府當局不致於變得如此「完全不合比例原則」看待、對待這次COVID-19疫情的「忽然」擴散流竄,而致無謂滋生莫名懼怕與驚慌,乃至於讓一次「不怎樣的流行病疫情」引申出世界級經濟大災難的超額疑懼感。

第二個關鍵變數是「政治經濟信心」問題,自從2008年世界金融海嘯以來,國際間對於各主要國家政治領導人的普遍性「國際統理能力global governance」及「國家治理能力administration」,都給予「相當極度的負面評價」,對於世界經濟發展前景判斷看法,也相對連動式地,越來越加黯淡;這次新冠疫情的爆發,不啻是將這種「嚴重缺乏信心」的世界級引信,又再度給予點燃了起來。

祇要當今全世界經濟社會,能夠多恢復或多提升一點點「國際政治經濟信心」,則這次疫情即使再進一步發展,也絕不致於演變成為世界級經濟大災難的。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