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紫光夢碎,台灣長期風險更高

2016-12-08 08:10

? 人氣

政府對中資來台與兩岸投資的門越來越小,聯發科多次呼籲政府考慮開放IC設計。(資料照片,蔡耀徵攝)

政府對中資來台與兩岸投資的門越來越小,聯發科多次呼籲政府考慮開放IC設計。(資料照片,蔡耀徵攝)

不意外,日前幾個與中資有關的投資案,幾無例外的胎死腹中,其中堪稱最大宗者就屬紫光案,紫光透過入股台灣半導體公司,以建構其半導體王國的企圖固然是夢碎了,但對台灣而言,表面上似乎解了當下社會的「不安」,長期而言卻置台灣於更嚴重的風險中。

1年多前,國內最震撼的產業消息就是被視為中國「國家隊」的紫光集團,大軍壓境、侵門踏戶,短短1個月之內,就在台灣撒下881億元,分別要入股矽品、力成、南茂等3家台灣的半導體企業,取得這3家公司25%的股權。紫光在此之前,其實已在各國遍撒銀彈要併購科技企業。

但紫光在台灣的入股案基本上算是鎩羽而歸;以568億入股矽品案,早在今年4月下旬,矽品就主動宣佈,「公司考量主客觀因素後,決議終止與紫光集團簽署認股協議」,原因當然是政權變天、衡諸現實已不可能得到政府核准。不死心的力成與南茂則雖然開臨時股東會通過紫光入股案,但送經濟部投審會審核還是要面對主管單位的「補件、補件、再補件」─顯然投審會的暗示是「知難而退」吧。

日前南茂停牌宣布終止紫光的入股案,改以與紫光集團合資經營轉投資的孫公司上海宏茂微電子替代;力成雖未終止,但也已不可能成局,紫光入股台灣半導體公司以拓展其半導體王國的夢想算是全部失敗。而最近的一次投審會議中,也駁回包括中國串流影視業者愛奇藝等投資案,在此之前,其實投審會也駁回中資立訊投入美律案;唯一核准的中資來台投資案,廠商其實是台商。

兩岸相互投資之門,顯然是較過去更小,而中資來台投資則幾乎是接近關閉。

把中資封在外面,這些中資不會再來「偷台灣的技術」、「搶台灣的公司」,確實是「非常讓人心安」;不過,短暫感情上的心安未必能換得真正的長期的心安,相反的對台灣長期的產業與經濟發展反而可能是禍根。

從個體面─也就是個別企業看,台灣這些企業要引進中資入股,除了矽品當時是為了抗拒日月光的併購,找來紫光當「白馬王子」救援外,其它企業所圖者並非紫光入股帶來的資金,因為這些企業並不缺錢;他們圖的其實是與中資企業合作─而且是藉著入股,等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變成一家人了。藉此為企業帶來的市場拓展機會與商機,才是這些企業要的目標。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每年進口半導體數量達2500億美元左右,是中國最大宗的進口商品,甚至超過石油與大宗商品;北京在十二五計劃中已確定要以「進口替代」的方式發展半導體,因此這幾年中國不惜鉅資的大搞半導體國家隊。

台灣是半導體生產與出口大國,中國當然是最大的市場,台灣業者不可能不要這塊市場;但隨著中國政府扶植本土半導體產業逐漸成氣候,台灣業者如果不能尋找與中國廠商更進一步的合作(如那些要讓中資入股的案例)、或是落地投資在中國設廠生產(如台積電終究是到中國建12吋廠),未來在中國市場的前景,一定是逐漸邊緣化。

台灣IC設計龍頭聯發科曾多次呼籲、甚至在小英總統面前亦明言,希望政府開放IC設計,讓兩岸可彼此投資入股,原因就是聯發科看到未來的危機;雖然聯發科仍保有技術優勢,但中國全力扶植的IC設計廠(展訊、海思等)也快速追上;特別是幾年後電信進入5G時代後,聯發科如果未能與中國廠商作更深化的合作,以中國是擁有規格制度能力與權力的國家而言,聯發科在5G市場有被邊緣化的風險。

也因此外界可看到,如南茂、美律,雖然政府不核准中資入股,但他們都改用「繞道」方式行事─拿出子孫公司讓對方入股,雙方在此基礎上進行深化合作。而聯發科即使政府不開放,也還是與中國的四維圖新簽訂策略合作與框架協議,除了把子公司傑發以6億美元賣給四維圖新外,也與四維圖新投資或合資新公司,攜手拓展車用電子及車聯網市場商機,而聯發科在中國的子公司匯頂更是直接在上海上市。

再以總體面來看,中國已是全球第2大、亞洲第1大的經濟體,其GDP是排名其後日本的2倍多,不論是以貿易的地心引力理論、或是中心與衛星的觀念來看,其鄰近的國家都難逃其磁吸效應與影響─這就好像美洲國家不可能無視、自外於美國一樣,否則經濟難有好表現一樣,台灣亦難逃法則。政府一味想讓兩岸經貿往來降溫,降低甚至阻絕貿易與投資的往來,台灣總體經濟勢必因此受影響。

遠離中國、阻絕兩岸企業投資,得到短期的心安,但卻可能埋下未來更大的危機。作為一個小型經濟體,台灣別忘了只有開放才是追求經濟繁榮之道─遺憾的是現在台灣顯然走在相反的道路上。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