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兒童煉獄》釜山「兄弟福祉院」孩童慘遭性侵、痛毆致死,院方還「出口」嬰兒牟利

2019-11-10 14:30

? 人氣

南韓釜山兄弟福祉院案(資料照,AP)

南韓釜山兄弟福祉院案(資料照,AP)

時年14歲的南韓少年崔承宇被警方突然拉下褲子,點燃的菸頭靠近他的生殖器,被迫承認沒有犯下的罪行:偷竊,接著他就被送去「收容」流浪孩童的「兄弟福祉院」,進去那晚就遭到舍監性侵,開始5年慘無人道的煉獄生活。曾經揭發南韓政府包庇該院惡行的《美聯社》,依據公開資訊法規取得文件檔案,9日獨家披露更駭人的內幕,該院在1979至1986年間「出口」70名未成年孩童。

兄弟福祉院(형제복지원,Brothers Home)位於南韓南部大城釜山,在1975至1987年間專門「收容」街友、身障者和孤兒,就連抗議政府的大學生也會被送進去,成為南韓史上惡名昭彰的拘留營。2016年,崔承宇(音譯,최승우)告訴《美聯社》自己在該院的遭遇,儘管時隔近30年,他仍冷汗直流,痛哭失聲描述當年院內的恐怖情景。

南韓釜山兄弟福祉院案:受害者崔承宇(AP)
南韓釜山兄弟福祉院案:受害者崔承宇(AP)

南韓獨裁時期 孩童成「社福」機構賺錢商品

兄弟福祉院是在南韓2大獨裁者朴正熙、全斗煥掌權時期運作,當時有數千名成人與孩童被政府視為「遊民」而送進該院,這些人淪為奴隸和洩慾工具,甚至有數百案件顯示,有的人慘遭活活打死,屍首被當成垃圾遺棄在樹林中。不過《美聯社》透過南韓官員、國會議員及依據公開資訊法規所取得的檔案文件指出,兄弟福祉院還把孩童送人收養。

《美聯社》直稱,當時的南韓政府積極把無自理能力的窮困孩童「出口」給人收養,以此為國庫帶來收益,全盛時期每年可進帳2000萬美元,而《美聯社》取得的最新資料顯示,兄弟福祉院就是這個貪腐犯罪結構的一分子。此外,收養孩童的歐美家庭,並不知道這些孩童在院內的遭遇,更不知道提供的款項被用來資助這個濫權拘留營,而孩童的原生父母,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送人。

80嬰兒一天少一半 前職員:這事不斷發生

已經50歲的兄弟福祉院育兒室前職員李責植(音譯,이채식)告訴《美聯社》,他隨時都要照顧約80名嬰兒,從剛出生到4歲都有,而在1980年代初期2年間,每個月都會收到一大疊要寄去北美地區的信件,內容是1名該院孩童和1對外國伴侶的照片,李責植則寫過數百封回函:「我們收到您寄給我們的費用和禮物,感謝。」

另外,院方會把檔案寄給名為位於美國俄勒岡州的收養機構「霍特國際」(Holt International),該機構的南韓部門處理兄弟福祉院的收養案。李責植說,每當信件寄出數天後,那些信中所附照片上的孩童就會不見,更直言兄弟福祉院靠「販賣」嬰兒來獲利「無庸置疑」,「你在育兒室看到70、80名嬰兒,但過了1天,僅剩下20至40名嬰兒,這種情況不斷發生」。

收養機構花錢買嬰兒 真實數字永遠是迷

曾被送進兄弟福祉院的李惠律(音譯,이혜율)表示,當時年僅7歲的她被院內育兒室人員告知,要被送給1個英國家庭,對方有寄錢給院方,而她接著每天哭求不要被送出國,與5歲的弟弟分離,最後這筆「交易」取消,但她不知道原因為何。《美聯社》發現,直接證據顯示有19名孩童被送出國給人收養,另有間接證據指出,至少51名孩童被「出口」。

由於缺乏完整檔案,無法證實兄弟福祉院院長朴仁勤(音譯,박인근)利用把孩童送人收養來獲取利益,而該院前職員透露,政府會發給院內每名孩童津貼,除非送出收養的利益大過於放在院內當奴工,不然朴仁勤不會想把孩童送人收養。南韓保健福祉部前兒童政策主任李慶恩(音譯,Lee Kyung-eun)直言,由於收養機構競爭激烈,兄弟福祉院送出多少嬰孩給人收養永遠是個謎。

李慶恩稱,收養機構會花錢向醫院和窮困家庭買小孩,儘管知道原生家庭或孩童只是走失,都會被貼上「棄養」標籤,此舉讓這些孩童較易被人收養,同時也難以追查他們從何而來。《美聯社》發現名為東方社會福祉會(동방사회복지회)的收養機構,曾處理兄弟福祉院至少5名孩童的收養案件,且東方社會福祉會1972年每月給院內每名孩童10美元。

南韓釜山兄弟福祉院案:前職員李責植(右)帶人來看院方原本的水塔所在處(資料照,AP)
南韓釜山兄弟福祉院案:前職員李責植(右)帶人來看院方原本的水塔所在處(資料照,AP)

南韓機構反罵「為何追查」 美國機構不予回應

東方社會福祉會的負責人金真淑(音譯,김진숙)是該會創辦人金德皇(音譯,김덕황),對於《美聯社》的詢問,她反問為何要追查此事,這有損南韓形象。朴仁勤2016年過世,而曾是兄弟福祉院的二把手林永順(림영순)坦言,有些送養案件並未詳細登記。南韓法務部以真相尚未釐清為由,拒絕評論兄弟福祉院的孩童收養問題。

「這些收養案發生在很久以前,根據留存至今的檔案,能挖掘的資料有限」,南韓保健福祉部兒童福利官員成章炫(성장현)告訴《美聯社》,「我們承認兄弟福祉院內的孩童曾遭受違反人權的待遇,不只有收養爭議」。「霍特國際」發言人考克斯(Susan Soonkeum Cox)回覆《美聯社》提問稱,前負責人金大衛(David Kim)「記得『霍特韓國』(Holt Korea)曾與兄弟福祉會合作」。

南韓釜山兄弟福祉院案:該院原本所在地已改建成住宅大樓(資料照,AP)
南韓釜山兄弟福祉院案:該院原本所在地已改建成住宅大樓(資料照,AP)

不過考克斯強調,今日的「霍特國際」與「霍特韓國」已各自獨立運作,但維持良好合作關係,至於當年與兄弟福祉會的合作,僅有過2名孩童被歐洲家庭收養的案子。《美聯社》也找出另外5家曾與兄弟福祉院合作的美國收養機構。4歲被北美家庭收養的黃女現已40出頭,她告訴《美聯社》:「我想問的問題之一,即是為何我要被送去兄弟福祉院,我的原生家庭是否仍在找我?」

「為何是我?」黃女不知道自己曾在兄弟福祉院待過,並稱自己「從不在意」關於自己的收養背景,但現在充滿疑惑,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為何原生家庭要拋棄她,「我對於6歲前的真實情況感到好奇,過去我沒多想過,現在卻整個改變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