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來鴻》常與川普開嗆的「歐盟總統」圖斯克的告別絕唱

2019-11-10 07:10

? 人氣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美聯社)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美聯社)

圖斯克所說的一句流傳甚廣的精彩懟語是:「看看川普最近做出的一系列決定,有些人可能會想,有這樣的朋友,誰還需要敵人呢?」這是對川普摧毀盟友關係的最沉痛指責。

儘管歐盟是當今世界第三大經濟體,但由於這個國家聯盟不稱霸的緣故,因此少有華人知道,我們歐盟有一位很酷的「總統」——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

德國總理梅克爾曾稱讚圖斯克為「一個有遠見的歐洲人」。這兩位政治家,梅克爾和圖斯克,同樣出身於東歐前社會主義國家,同屬中右翼黨派,現在都被公認為是優秀的歐洲領導人。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左)和德國總理默克爾(右)(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左)和德國總理梅克爾(右)。(取自維基百科)

我對圖斯克產生興趣的原因是,一個本是政治符號的「歐盟總統」,怎麼能在這個並不務實的崗位上,大大地發揮了他的話語權。以歷史學家的博學和敏銳的頭腦,以鋒利、精煉而準確的言辭作砲彈,圖斯克在其任期內,毫不客氣地修理了一些主權國家的領導人。其中被他砲擊最多的,是美國現任總統川普。

圖斯克說自己曾是「歐洲最親美的政治人物之一」。可以想像,曾經的東歐知識分子,對被視為「自由燈塔」的美國有過怎樣的嚮往。但是沒想到,就在圖斯克成為歐盟掌門人後不久,美國政治經歷了一場痛苦的「歷史反轉」,產生了川普——一個拋棄一切國際原則與外交慣例,公然仇視歐盟、打擊並試圖分裂歐盟的「非正統」美國總統。

毫無疑問,川普已成為歐洲的威脅。認識到這一點,這位曾在波蘭擦過煙囪的歐洲領袖,不得不與白宮那位不可一世的富豪總統激烈開懟起來。

奉命於危難之際,多面受敵步步驚心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 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如果圖斯克能讀懂中國古代諸葛亮的《出師表》,他一定會深有同感。

圖斯克出生於波蘭北部,父親是木匠,他於八十年代初畢業於格但斯克大學(University of Gdańsk)歷史系。早在上大學期間,他就創立了「學生團結委員會」。畢業後作為記者,他參與了親團結工會的組織。由於積極參與政治,圖斯克曾被列入黑名單,被禁止在任何國家控制的單位工作,被迫在合作社等基層企業當工人多年。

令人吃驚的是,當年那個穿著髒兮兮的擦煙囪工,在90年代東歐轉軌過程中成為政壇新星,居然連任了兩屆波蘭總理。2014年12月,在梅克爾等人的支持下,圖斯克成為第一位擔任歐洲理事會主席的東歐人,連任了兩屆,將在今年11月離任。

對圖斯克來說,待在「歐盟總統」的位置上,就陷入了多面受敵的艱難處境。

歐盟是一個跨民族國家的機構,一種鬆散的結構,歐洲理事會主席的職責是:整合28個主權國家政府領導人的政治決定。這28個國家不但窮富差距大,其政治光譜也五顏六色,整合起來不勝麻煩。

自2014年底出任主席,誓言「我將竭盡所能令歐盟更美好」的圖斯克,就面對歐盟各個方面層出不窮的危局:烏克蘭危機、俄羅斯的地緣威脅、難民潮衝擊、歐債危機、英國脫歐、南北歐出現四分五裂的跡象、東歐匈牙利等國的「非自由民主」趨勢。

就在走溫和右翼路線的圖斯克就任於布魯塞爾之後,烽煙四起的西方右翼民粹浪潮,也席捲了他的祖國波蘭。2015年上臺的波蘭右翼民粹「法律與公正黨」,居然上演了後院起火的戲碼,投票反對本國候選人圖斯克連任歐洲理事會主席。

川普破壞聯盟,圖斯克格外艱難

美國總統川普近日深陷「烏克蘭門」醜聞風暴。(AP)
美國總統川普。(資料照,AP)

更令布魯塞爾的圖斯克倒楣的是,2016年的美國選出了總統川普。這位私商出身的總統一上臺就驕橫跋扈「大破大立」,下辣手摧毀了美國歷任總統建立起來的所有規範和先例,例如撕毀貿易協定,退出伊朗核協議,等等。一切正常的國際關係與文明秩序都在被顛覆之中。

依仗美國的強大,相信自己擁有「偉大而無與倫比的智慧」,川普對歐洲盟友簡直是為所欲為。早在上任之前,川普就表示了他對歐盟的輕蔑,布魯塞爾在他看來,只不過是歐洲大陸的一個無用的小村莊。在上任之後,口口聲聲高喊「美國第一」的川普對歐洲盟友極不友善。他對盟友實行貿易制裁,以好戰的單邊主義破壞大西洋聯盟和條約體系。

川普還悍然干預歐洲內部政治動態,他支援疑歐派以分裂歐盟。例如支持英國脫歐,鼓勵義大利民粹主義領導人,甚至嚴加抨擊救助難民的「自由派旗手」、德國領導人梅克爾。川普還信口胡說:北約早已過時,歐盟「基本上是德國的工具」。

學者出身的圖斯克,和他所代表的堅持平等包容、民主自由及多邊主義的歐盟,就這樣遇上了「歷史反轉」的噩夢,美歐聯盟的基礎和結構被毀壞,這令「歐盟總統」的工作格外艱難。

開始歐盟領導人都儘量低調應對。如果他們是宗教徒的話,大概都在暗暗向上帝祈禱,只求川普早點下臺。但一味忍耐不是辦法,世界不能都聽命於川普的指揮棒,川普也不相信橄欖枝。對一個信奉強權的惡霸,以牙還牙才是有效的辦法。

於是在2018年5月,歐盟28國在保加利亞索菲亞舉行峰會,確定了歐盟反擊美國單邊主義的戰略立場。圖斯克領導下的歐盟各國,決定在任何場合,在關稅與伊朗問題上,同仇敵愾地與川普抗爭到底。

精彩開懟,離任前「天鵝絕唱」

在歐盟28國正式向川普集體宣戰之前,本是禮儀性「橡皮圖章」的歐盟總統,圖斯克早就以他的洞察力、思考力和語言表達能力,與川普隔岸開火。心直口快的他針鋒相對地,一一反駁川普的各種胡言亂語與謬誤。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說,談判很艱難,但不會演變成戰爭。(美聯社)
2017年,圖斯克嚴肅致函歐盟各國領袖,將川普與俄羅斯及極端伊斯蘭相提並論,並稱川普已成歐洲所面臨的挑戰之一。(資料照,美聯社)

2017年,圖斯克嚴肅致函歐盟各國領袖,將川普與俄羅斯及極端伊斯蘭相提並論,並稱川普已成歐洲所面臨的挑戰之一。

很幽默的是,川普在2018年7月與北約盟友舉行峰會之後,居然稱歐盟是美國的「敵人」。對此,圖斯克聲明說:「美國和歐盟是最好的朋友。無論誰說我們是敵人,都是在傳播假新聞。」圖斯克還諷刺了一句:「希望美國尊重盟友,尤其是美國的盟友已所剩無幾。」

圖斯克所說的一句流傳甚廣的精彩「懟」語是:「看看川普最近做出的一系列決定,有些人可能會想,有這樣的朋友,誰還需要敵人呢?」這是對川普摧毀盟友關係的最沉痛指責。

對於川普一直威脅歐盟的關稅戰,圖斯克的反擊斬釘截鐵:「如果美國徵稅,整個歐盟將以類似措施回應。」他指令歐盟動真格做準備,報復美國絕不手軟。圖斯克警告川普說:「歐盟不能容許任何人削弱跨大西洋的夥伴關係,否則現行的國際秩序與和平無法繼續下去。」「我們應當提醒我們的美國夥伴他們自己的座右銘:團結則存,分裂則亡。」

2019年9月,就在圖斯克即將結束其第二屆任期之前,他最後一次作為歐洲理事會主席在聯大發表告別演說。

針對川普在演講中反「全球主義」的論調,圖斯克毫不客氣地回嗆:「缺乏全球視野的愛國主義將會誤入歧途。」「歷史不斷提醒人們,我們對自己國家的熱愛是如何輕易地變成對其鄰國的憎惡,我們對本國文化的驕傲如何轉變為對陌生文化的鄙視,我們在喊著主權口號的同時如何侵犯別人的主權。」

在這個猶如「天鵝絕唱」的深刻演講中,圖斯克指責川普這樣的當權者,不懂捍衛國際團結的原則,不懂保護弱者的道理,說他們將被歷史視作「假領導者」。這位波蘭人還表達了自己的政治理想:「我個人更喜歡『團結』這個詞。在我的政治詞典裡,『全球主義』與『團結』有著一樣的意義。」

這也是歐洲人的共同理想。

語重心長,寄望於川普後的美國

以濃濃火藥味與川普大唱反調的圖斯克,其兩屆五年的主席任期將滿,就要離任了。

圖斯克曾語重心長地告誡歐盟同仁:儘管面對川普反復無常、剛愎自用的種種困難,但「歐盟應該感謝川普,他讓我們擺脫所有幻想,令我們認識到求人不如求己。」他呼籲歐盟團結一致,繼續捍衛建立在規則基礎上的國際秩序,應對美國在氣候保護、關稅和伊朗問題上所作出的決策。

作為一位堅定的跨大西洋主義者,圖斯克仍然很珍視二戰之後沿襲下來的跨大西洋關係,即歐美之間的盟友關係。他聲稱歐洲應「盡自己的一切能力來保護跨大西洋紐帶」,但他知道,只要川普還在臺上,歐洲就只好沉著應戰,繼續博弈。

儘管離開布魯塞爾,但圖斯克維護多邊主義、致力於歐洲一體化的理念,正在被新的歐洲領導人所繼承。在歐盟委員會新一屆班子名單中,有不少堅持原則與理念的精英人才,他們很可能會令川普更為頭痛。

從弱肉強食走向文明秩序,人類走過漫長的道路。然而,今天川普治下的美國卻有重回叢林之勢。我們相信,這只是歷史的一次短暫的倒退。

當年,美國政治經濟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談人類歷史時,曾以他的自由主義國際觀讚美了歐盟具有榜樣性的道路。在他看來,歐盟的以其憲政體制的牢固性和文化感召力,加上美國等「普遍性同質國家」的合作,世界上便沒有任何與之匹敵的力量。

時至今日,福山可能不敢再這樣樂觀了。但歐盟磕磕絆絆一路走來,經歷了一系列重大危機依然倖存,依然懷抱以康得《永久和平論》為思想根源的全球憲政主義秩序理想。歐洲願意分擔全球的安全責任,願意建設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也願意等待那一天,與川普之後的美國重新友好合作。

*作者為旅居瑞典的作家。本文首發於《美國華人》公眾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