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一場只有韓國瑜一個人的選舉

2019-11-01 06:20

? 人氣

20191031-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31日至中壢華勛公園造勢。(顏麟宇攝)

20191031-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31日至中壢華勛公園造勢。(顏麟宇攝)

韓國瑜去年改寫了高雄市長選舉史,儘管自宣布參選總統後,半年多來民調支持度直線下滑,但自請假參選以來,不過兩周,民調止跌甚至緩步回升,所到之處人潮洶湧聲勢不減,即使根據各家民調,蔡英文總統民調仍然領先韓國瑜十到十五個百分點,不論最後選舉結果如何,韓國瑜已經成為台灣選舉史上不能不研究的教材,因為韓國瑜一個人操控了他和蔡英文兩個人的成敗,壓抑朝野兩大政黨的角色,即使明年在總統之外,還有攸關國會席次結構的立委選舉,這是前所未有的現象。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讀書不是資優生,從政不是形象牌

最奇特的是,韓國瑜不但不是「完美的候選人」,甚至弱點百出,套用他自己的說法,他已經被抹到「一黑二黃三花四白」,他漏了一個「五紅」;任何人被抹都不全然無辜,多少要有被抹的可能性,什麼漆都能往他身上潑,還有人信,只有一個解釋:做為總統參選人,他的從政經歷和才德水平,有不被信任的可能;而信任與不信任間,存在極大的落差。比方說,熟識他的「立委同事」,有看不起他的陳宏昌,却也有交情數十年不變的陳學聖;和他一起拚過選戰的,有徹底鄙夷他的楊秋興,却也有一路相挺不悔的謝龍介;連他的大學研究所同學,或者同為眷村出身的故舊,對他都有好惡兩極情緒;若非他有兩面性格,就是性情太真,以至曾經和他一起「混過」的「曾為朋友」,愈是難以接受他可能成為「總統」。

用最簡單的人性或心理反射解釋,「總統總該比我好」,偏偏韓國瑜讀書不是資優生,從政不是形象牌,談起政見或國家願景,截至目前為止還是七零八落,湊不出一個完整的圖像;若非國民黨二0一六年失去政權後,處境比他更落魄,九合一選舉還輪不到他被「拋棄」到高雄,然而,因緣際會需要時空條件俱足,韓國瑜能應運而生掀起「韓流」,除了他敢賭敢拚的個人因素,最重要的,當然是民進黨、蔡政府、蔡英文累積的民怨民憤超過想像却渾然未覺使然。

直到九合一大敗,民進黨和蔡英文才悚然回魂,不知道是民進黨左打右打只有一張「中國牌」,還是民進黨執政資源共享呷太爽,對民瘼失去共感能力,一年過去,民進黨還是搞不清楚或不肯正視民意「討厭民進黨」的癥結,初選階段的蔡英文短暫地表現全神貫注的戰鬥力,對付的是競爭對手賴清德,初選結束立刻依然故我。

九合一前的民怨並未抒解,新生不滿兩個巴掌數不完,國安私菸未了,陳明文三百萬又生;張天欽東廠記憶未遠,又冒出被譏為「東廠總管」的法務部政次蔡碧仲;陳同佳案爭議未歇,特別是徐國勇私會具有中共政協身份的牧師管浩鳴,後腳立法院硬推「中共代理人法」付委;蔡英文譏笑韓國瑜帶職參選,宣示連任恪守行政中立,國營事業員工就舉牌列隊為蔡英文拜廟造勢;至於蔡英文個人的博士論文與學位爭議,迄今餘火未息…。

本篇文章共 9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2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