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不要太聰明、事業別做太大,才不會把男人嚇跑?她道出身為「女強人」最大無奈

2019-10-31 17:15

? 人氣

出生在「沒有重男輕女」的家庭,我很少注意到,肥狗的存在,對於有些人來說,是會讓人忌憚的。直到這些年,在社群媒體上發表言論,每隔一陣子,不乏有人扔來私訊關懷,問道,「妳這樣子鋒芒外露,是否有想過,會讓男人不敢親近?」第一次被問到時,真有些不知所措,忖度著該怎麼回應,幾年後,才想通,這個問題本身就是個問題。我那些寫專欄、發表時議的男性友人們,沒有一個被質疑過,他們敢言的特質,是否會讓女性們不敢親近。說得更直接一些吧,這問題背後的潛台詞是,肥狗會得到幸福嗎?

肥狗的意思很簡單,豬不肥,肥到狗去了。若冠冕在男性身上會閃閃發亮的特質,是由女性穿戴上,在有些人眼中,亂了,形同金蘋果落進了鐵盤裡;母雞所喚起的清晨,總沾染些黑夜降臨的不祥之感。而在某些標準上,我很可能也是肥狗一條。既然如此,實在是有些難為情,偶爾還升起了是否該對此事賠不是的想法。搶了豬的風采,很對不起。豬該肥的肉,卻有一部分跑來我身上。真是、不好意思。

我第一次見識到肥狗的求生,緣於一位大學時認識的長輩,先管她叫童姐吧。我們很有話聊,我常去她家叨擾。童姐大我十來歲,是家中老三,上面一個姊姊,一個哥哥。童姐是手足中最有生意頭腦的,思路流暢,說話深富說服力,出社會不久,收入已達前段班。童姐的哥哥,不知是生性散漫,或被父母慣著,畢業十幾年,火掉老闆的次數異常豐富。家裡找童姐,無非是要她給哥哥一些資源,童姐若耽擱了幾秒,話筒另一端的咒語便會熟練地滑出,「我們家就是可惜在,豬不肥……」為了避免心情受打擾,童姐通常會匯錢結束這一回合。

我認識童姐時,她的哥哥似乎又辭掉了第一百零一份工作,我倆聊到一半,童姐的手機響起。她看到來電顯示,臉色一掉,深呼吸,按下接聽,三分多鐘的對話,童姐像個被訓話的小孩般,不斷地點頭稱是,好,知道,會考慮,真的會考慮,這不是一筆小數字,我再想想。我以為是公事上的對話,收線後,童姐苦笑著對我說,哥哥吵著要加盟一家店,需要錢,家裡問可不可以幫忙。我問童姐,為什麼要任由家裡予取予求。童姐捏捏鼻梁,嘆道,覺得對哥哥有愧呀。姊姊在法院工作,童姐的生意也有聲有色。

童姐低喃,「親戚們常調侃我們家,怎麼反過來,女生比較爭氣、有企圖心。我的父母也講過,說不定就是因為這樣,才讓哥哥情緒不穩、無心工作。久而久之,我跟姊姊都覺得很對不起哥哥。今天換作是哥哥的成就較高,我跟姊姊一定會毫不保留地替他感到高興,但反過來,卻不是這樣。做人好難。」童姐的聲音漸漸微弱,像一盞趨向熄滅的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