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專訪黃之鋒:取消我參選資格展現北京落後思維,「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

2019-10-31 12:10

? 人氣

(美國之音)

(美國之音)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10月29號在被取消香港區議會選舉資格之後,10月30號下午五點在香港政府總部前的公民廣場接受美國之音記者黃耀毅的專訪。他說北京仍然以2014年的思維在面對當今的抗議,而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

黃耀毅:你昨天被宣布DQ(選舉資格無效),昨天下午你說這是北京的硬命令,北京為什麼害怕你參選? 

黃之鋒:其實過去這幾年,在雨傘運動以後,我在國際上面,不管是在美國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還是在不同國家推動一些international advocacy(國際倡導)遊說的工作。其實這些給北京很大的壓力,比如說,其實我從來沒有推動過香港獨立,那你看到不管是國務院,外交部,還是國台辦,一些不同的北京國家單位,也不停在國際社會批評我,說我是港獨頭目。所以其實他們要取消我的參選資格,根本就是一個政治的壓迫。

黃耀毅:選舉主任堅持你有主張港獨,今天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加碼說,你「在此次修例風波中頻頻向外國勢力搖尾乞憐、乞求干預,是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和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禍首之一,從根本上不符合參選人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資格要求」。你是否能針對這一國兩制、基本法,以及你的政治理念,清楚的向我們的觀眾講述你的政治立場?

黃之鋒:香港人在這次抗爭運動裡面所說的五大訴求,也是在基本法裡面,要去落實的普選。香港的特首還有立法會,應該要讓香港人選出來,這就是香港人的majority consensus(多數共識),我們的共識。所以不管是北京怎麼樣批評我們,這也是沒有意義的,只會讓更多的國際社會知道,香港的選舉面對北京的操控。

黃耀毅:這反送中運動其實是沒有領袖的,沒有「大台」的,現在針對你,有什麼意義? 

黃之鋒:其實北京還是用雨傘運動的思維,去處理現在香港反送中的運動,但現在已經是2019年,不是2014年,他們還是完全沒有進步過,還是用以前落後的思維,去處理現在香港的抗議,香港的抗爭。最重要的就是,其實北京這樣做,只會讓美國的行政機關,還有美國的參議院,我相信他們在未來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機會會越來越大。

黃耀毅:請問接下來你個人的政治生涯規劃怎麼樣?還會不會競選其他公職?

黃之鋒:我也很好奇,從現在到2047年,在未來30年,北京要取消我的參選資格多少次,多少遍。不管怎麼樣,我也希望透過我的參與,讓國際社會知道,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是名存實亡。

黃耀毅:美國眾議院已經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保護香港法》,《與香港並肩決議案》。你被DQ之後,美國國會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已經出來聲援你了,看到科頓參議員(Tom Cotton)等參議員們,也都譴責了香港政府。你被DQ(選舉資格無效)是否會促成美國參議院,還有其他世界各國,加緊通過類似保護香港的法案跟政策?

黃之鋒:我相信其實這會讓更多的美國的政治人物,不管是議員還是一些幕僚,也會更關注香港的情況。這也其實也是現在北京政府這樣做,只會讓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在中美貿易協商裡面,會有更多的原因,或是動機,去關注,還有評論香港的抗議。

黃耀毅:接下來你要怎麼推動國際上的發聲跟支持? 

黃之鋒:香港眾志我們有一個駐華盛頓的代表,在做這個遊說的工作,而且我們也有一個crowd funding(眾籌)的campaign(活動),希望更多的世界不同地方的香港人,還有華人,支持我們對抗北京,一個國際上的串聯。 

黃耀毅:在爭取國際聲援同時,北京政府也因此來攻擊你。人民日報指控你收受外國資金。央視又推出一連串醜化你的圖,今天中國國務院又說你乞求外國。如何在爭取國際聲援的同時,避免受到北京這樣的抹黑?

黃之鋒:北京的抹黑就說明了,我們香港人的國際串連工作,是有影響力的。特別是一些中國的媒體說,我們收美國資金,這個從來沒有發生。他們甚至有一些親中國的、親北京的媒體說,我是CIA的特工,或者說我自己是美國海軍陸戰隊訓練過,但這個其實沒有人會相信的。所以不管怎麼樣也好,我們香港人,在這個國際城市,就是希望國際社會聲援我們。

黃耀毅:香港眾誌有一個眾籌的活動,希望能到海外做遊說的工作,也敦促特朗普政府之後要確切執行國會的法案。現在美中貿易協議已經談告一段落了,你在九月的時候也說,希望美國將香港人權議題納入貿易談判,現在是否擔心美中貿易談判影響美國政府對香港的關切?

黃之鋒:如果在美國的國會能夠完全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其實就說明了美國,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他們對香港的外交政策的轉向,是非常關鍵的。過去很多時候也是說engagement(接觸),說我們怎麼樣有一個很正面的交流,或是交往,但現在面對中國的威脅,怎麼樣團結、捍衛人權,還有香港的政治跟經濟自由,也是非常關鍵。

黃耀毅:最後一個問題,香港現在有些的抗議者認為反正現在香港不管是立法會、區議會議會效率不彰,還是很嚴重的受到北京的影響,建制派還是佔據很多席次,應該繼續街頭抗爭,或什至升溫抗爭的力度,你的看法? 

黃之鋒:在街頭,還有在在選舉,也是同樣重要。所以香港人在11月24號投票以外,我也相信他們應該繼續抗議。在我被DQ(選舉資格無效)以後的這個星期六,我希望更多的香港人出來維多利亞公園,出來抗議,說明香港人要一個公平的選舉。香港的選舉,不應該讓北京操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